萌娘百科衷心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 创建原型类条目前请阅读关于原型类条目收录方针变动的公告
关于原型类条目收录方针变动扩充修正意见(2021.03.20)音乐条目收录范围的第二修正案(2021.03.25)正在讨论中,欢迎参与!
  •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SCP-2053(父亲的魔方)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SCP.png
控制,收容,保护(To Secure, Contain, and Protect)——SCP基金会
萌娘百科欢迎您编辑SCP基金会相关条目。

另外注意, 所有转载SCP的相关内部文件,转引内容禁止进行相关修改,修改者将会██。
相关文章及其演绎内容已经过O5-█同意,在CC BY-SA 3.0协议下进行发布,而不同于本站(Site-██)使用的CC BY-NC-SA 3.0协议。
本站的SCP相关条目应以被大多数文档所认可的世界观为标准。编辑前请阅读并了解SCP编辑指引的主要内容。

欢迎各位研究员加入SCP系列编辑交流群:561474942,入群请注明萌百ID。愿基金会与您同在!

Padlock-light-silver.svg
由于条目被高度加密,即使使用小刀或者████也无法划开屏幕上的部分黑幕。
SCP-2053
Scp 2053 by sunnyclockwork-d9p050w.jpg
SunnyClockwork绘制的作品
项目编号 SCP-2053
项目等级 Safe
别号 父亲的魔方
特性 玩具、感知力

SCP-2053是虚构组织SCP基金会记录的项目,作者dierubikdie,中文译者ashausesall。

原文

项目编号:SCP-2053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2053-1将被收容于Site-██的一处标准收容柜中,SCP-2053-2将与SCP-2053-1收容在一起,储存在一2GB移动硬盘中。每月1次,一名2级研究员将把SCP-2053从锁柜中拿出并尝试转动项目各面。若未能成功,项目将被放回锁柜。若成功,可在Boone博士指导下继续进行测试。

https://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scp-2053/page.png
SCP-2053-2中的一幅图像

描述:SCP-2053-1是一每边长约5.7cm的魔方。其外形与标准鲁比克魔方一致。SCP-2053-1可用破解非异常鲁比克魔方的方式破解,即转动其各面以使每一面颜色相同。项目上有一定磨损、破损痕迹,推测是因过度使用导致;但是测试显示其组件从未被拆开过。

偶尔地, SCP-2053-1会进入活跃状态,这期间项目的各面会自动开始以每秒3次的速度转动。在项目完成数次转动后,它会进入静止状态20秒,这期间其各面排列不会发生变化。之后项目会再次开始活动,回到“破解”状态,这之后不再活动。

SCP-2053-2是一电子文件,名为“杰克_我_爱_你_请_看_这.pdf "。元数据显示该文件有1.21 MB大小,且能储存进任何可进行存储的数据媒介中。但是该PDF文件中的页数之多明显与其文件大小不符。当该文件以PDF格式打开后,文件将包含43252003274489856000页;基金会分析师估计若一份正常的PDF文件有如此多的页数,其大小将达到2.1YB(2.1兆TB)。

该文件中的每一页都描绘了一张三维魔方的二维展开图。每页图片上的颜色排列都可能在SCP-2053-1上实现。在这些图片下方是以无特殊样式的黑体字写成的一段英语短语或语句。通过从██████有限公司得到的计算机资源,SCP-2053负责人员已建立起一个包含所有图片和语句的数据库。值得注意的是SCP-2053-2的页数与SCP-2053-1可能的颜色排列数刚好一致。这也就意味着对每一种可能的排列而言都有一句话与之对应。通过人为转动其各面以使之符合SCP-2053-2中的图示,以文档中的语句与SCP-2053-1进行交流成为了可能。

+ 采访记录2053-01

采访记录2053-01

附注:为进行试验(以及采访),Boone博士已设置了一台特殊仪器,它能快速分析SCP-2053-1的排列并将其与SCP-2053-2的内容进行比对以获得对应语句。同时,另一程序被用来从SCP-2053-2 中寻找符合特定描述的语句,如“你叫什么名字”并将其翻译为对应地颜色排列。这两个程序先后运行,实现对SCP-2053-1传出信息的解码和对导入SCP-2053-1信息的编码。这使得Boone博士能够与SCP-2053-1展开对话以确认其性质。在首次采访中使用的所有语句都来自SCP-2053-2中; 字体和拼写都未作改动。

Boone博士:你好

SCP-2053-1:杰克

Boone博士:你是怎么做到这种事的

SCP-2053-1:是杰克吗

Boone博士:

SCP-2053-1:是我你爸爸

Boone博士:你是怎么做到这种事的

SCP-2053-1:我爱你杰克

Boone博士:我爱你爸爸

SCP-2053-1:我真高兴杰克

Boone博士:出什么事了

SCP-2053-1:你以前从未和我说过话

Boone博士:我很抱歉

SCP-2053-1:我很高兴这起效了

Boone博士:什么起效了

SCP-2053-1:我终于找到了和你说话的方式

Boone博士:你什么意思

SCP-2053-1:医生说你可能再也不会说话了

SCP-2053-1:在你妈妈遭遇那次事故后

Boone博士:事故

SCP-2053-1:我很抱歉杰克

SCP-2053-1:我只想和你说话

Boone博士:告诉我怎么回事

SCP-2053-1:我爱你还有我很抱歉

Boone博士:没关系

SCP-2053-1:这是你第一次和别人说话有很多事我想对你说

此时,Boone博士终止了谈话。

我建议先搞清楚这个“杰克”和他父亲间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们不可能一直伪装下去。- Boone博士

附录2053-01:自██/██/████起, 寻找可能与SCP-2053相关的人员的工作始终没有进展。

好吧,杰各布是个很普通的名字不是么?我们得改变研究参数。从不同的角度入手。从这个“父亲”所说的内容来看,我觉得这个“杰克”可能患有某种类型的社会或发展障碍症。我们可以从孤儿院、心理治疗机构、医院之类的开始调查。 - Boone博士

附录2053-02:基金会在南卡罗来纳州████████的一处扩展治疗机构里锁定了一名符合当前参数的人员;杰各布 ████,现年31岁,患有[已编辑],在接受采访时,杰各布的主治医师提及到他对复杂的谜题有特别的爱好–特别是鲁比克魔方–且他在解谜上也很有水平。

好的,我们应该是找到这位杰克了。以他自己现在的状态直接交流是不可能的。基于我们从SCP-2053-1和他的医生处得到的信息,似乎他真的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话。我建议我们先别让这位儿子参与进来,暂时再以这个伪装与SCP-2053-1 继续互动一段时间。我们会每月确认一次他的状况看看会不会有什么转机。不过按现在的情况,我们有可能永远也听不到他说……或是别的什么了。- Boone博士

附录2053-03:在迄今为止的采访中(参见采访记录2053-02到2053-08),SCP-2053-1都不愿意将其变成当前状况的原因透露给“杰克”。因此,Boone博士决定以一名医生的名义与SCP-2053-1进行交谈(参见采访记录2053-09)。

+ 采访记录2053-09

采访记录2053-09

Boone博士:你好

SCP-2053-1:你好

Boone博士:我们得谈谈

SCP-2053-1:谈什么杰克

Boone博士:我不是杰克

SCP-2053-1:杰克你在开玩笑吧

Boone博士:我不是杰克

SCP-2053-1:你是谁

Boone博士:我是一个医生

SCP-2053-1:我儿子在哪

Boone博士:你儿子很安全

SCP-2053-1:对杰克做了什么

Boone博士:你儿子很安全

SCP-2053-1:把我交给我儿子

Boone博士:我需要问你几个问题

SCP-2053-1:你对杰克做了什么

Boone博士:杰克被照顾的很好

SCP-2053-1:把我交给我儿子我需要确定他没事

Boone博士:我不能这么做

SCP-2053-1:为什么不能发生了什么事

Boone博士:我向你保证杰克绝对没事

SCP-2053-1:请别伤害我儿子噢上帝他刚刚回到我身边

Boone博士:如果你能回答我的问题我能给你关于你儿子的更多信息

SCP-2053-1:你想要什么

Boone博士:你知道你自己现在的状况么

SCP-2053-1:

Boone博士:你能解释一下你是如何变成现在的状况的么

SCP-2053-1:我只想和我儿子说话

SCP-2053-1:他是个特别的男孩

SCP-2053-1:他爱他的谜题

SCP-2053-1:但从他妈妈的事故后他不再和任何人说话

SCP-2053-1:他整天玩魔方

SCP-2053-1:医生说这叫进行性缄默症

SCP-2053-1:九年

SCP-2053-1:我只想和我儿子说话

Boone博士:你能解释一下你是如何变成现在的状况的么

SCP-2053-1:我遇到了一个自称能让杰克说话的人

SCP-2053-1:他认识一个弗吉尼亚或别的哪里的医生能治好杰克

SCP-2053-1:我只想和我儿子说话

Boone博士:那个男人把你变成了一个魔方

SCP-2053-1:这起效了不是么在九年的沉默后我终于能和我儿子说话了

Boone博士:我想是的

SCP-2053-1:拜托你我能再和我儿子说话么把我给他

Boone博士:我很抱歉现在不行

SCP-2053-1:为什么发生了什么

Boone博士:杰克现在不能和你说话

SCP-2053-1:噢上帝你们对杰克做了什么

SCP-2053-1:你们这群混账最好不要伤害我儿子我对天发誓

SCP-2053-1:我儿子在哪

Boone博士:我想先问你几个问题

SCP-2053-1:我儿子在哪

此时,SCP-2053-1回到了静止状态,看起来是“卡”在了当前组合。该次采访后, Boone博士和协助人员转动项目各面的尝试均告失败。

下面的图片摘自SCP-2053-2中,与当前SCP-2053-1所处组合相同。
Page2.png

外部链接与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