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衷心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 创建原型类条目前请阅读关于原型类条目收录方针变动的公告
关于原型类条目收录方针变动扩充修正意见(2021.03.20)音乐条目收录范围的第二修正案(2021.03.25)正在讨论中,欢迎参与!
  •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Sans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Ut红心.png
* 力量在你的心中涌动,此刻你充满了决心。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和进群讨论 群号:1156977171,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DR SOUL.png
那是希望和梦想的传说。那是光明和黑暗的传说。这便是名为「三角符文」的传说。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Undertale sans erkfir.png
画师:Erkfir
基本资料
本名 Sans
(常用译名:杉斯)
别号 老杉、懒骨头、微笑的垃圾袋、馒头精、交通指挥员、地底老流氓
年龄 推测25岁以上[1]
萌点 人外兜帽拖鞋慵懒睡神腹黑毒舌幼儿体型戏精超能力者突破第四面墙
活动范围 UT:地下王国
DR:小镇
所属团体 UT:地下王国
DR:小镇
个人状态 地下世界的审判者摸鱼
亲属或相关人
兄弟:Papyrus
朋友:Frisk[2]Toriel[3]
W.D.Gaster
do you wanna have a bad time?
你是不是想吃点苦头?
——Sans对玩家的审判(屠杀路线)

it's a beautiful day outside, birds are singing, flowers are blooming... on days like these, kids like you... should be burning in hell.
这真是美好的一天,鸟儿在歌唱,鲜花在绽放……在这样的一天里,像你这样的孩子……应该在地狱里燃烧。
——Sans的战斗开始前(屠杀路线)

游戏形象

Sans是由Toby Fox所创作的角色,在其所创作的游戏传说之下三角符文当中以两种不同形式登场。

作为区分,我们也分别把他们称为“UT Sans”和“DR Sans”。

简介

UT Sans

UT Sans首次登场于雪镇外面的森林里,兔子店长曾说UT Sans和Papyrus在某天突然出现在雪镇。他是Papyrus的哥哥。与Papy不同,UT Sans表示他对抓捕人类毫无兴趣。说话时的字体为全小写的comic sans字体。在屠杀线开战前对Frisk说的最后一句话(Should be burning in hell)和最后的打呼噜的声音(Zzz)为Aster字体。矮小而又爱讲冷笑话玩笑的懒骨头馒头。可以在雪镇外的森林的前哨站发现有番茄酱,芥末酱以及各种风味佐料,说明UT Sans可能对调味品情有独钟。

因为和Toriel做过的一个承诺而在除屠杀线以外的所有情况都不会对玩家出手,哪怕身为弟控的他知道他的兄弟被玩家杀死。

因为他独特的人格魅力以及在屠杀线的精彩表现从而拥有诸多的同人作品。

DR Sans

目前没什么信息,因为懒狗还没做第二章和更后面的剧情。在一家商店门口出现,告诉Kris自己有个兄弟。

UT剧情中

Warning.png
严重警告!
除非您已游玩且通关此游戏,否则请不要在互联网上以任何形式查找关于本游戏的攻略或详细介绍。
因为本游戏极其注重个人初体验,本段条文的内容也请确保在您游玩了本游戏且通关完成后再阅读。

你可以点击这里来查看隐藏内容。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Sans这个角色十分特殊,他会根据玩家做出的判断来做出不同的判断,他可以变成你值得信赖的支持者,也可以成为如同恶魔般的可怕对手。当然,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招惹到他。

工作

Sans同时打好几份工就为了更多的法定休假日。

他在地下世界的四个地方当哨兵:各地区的开头处以及热域的非法热狗摊,虽然说他大多数的时候都在睡觉。他的哨站尽管在热域还是有雪,所以疑似是直接传送到热域的。他还在雪镇的前方卖炸雪你没带钱?反正我也没带雪如果你真的有钱50000G买炸雪的话,他会说:“哇哦,这还真是一笔巨款。”当然,还是没有雪。

中立路线

  • 主角会在离开废墟前往雪镇森林时初次遇到Sans,他会以黑影的样子跟踪玩家,借此给玩家一个惊喜,来表达他的友善与欢迎。接着他要玩家暂时在形状很便利的灯里躲避他的兄弟Papyrus,并解释虽然他正在担任哨兵,却无意去捕捉人类。然而他说Papyrus热爱捕捉人类,但保证Papyrus不会对玩家造成伤害。他所设下的谜题,诸如 "Monster Kidz Word Search"都能够轻易地解决,显示了其实他对捕捉人类并没有兴趣。
  • 在抵达雪镇之前和他随机相遇几次之后,在玩家要和Papyrus约会或出去玩时,便可以去造访他(和Papyrus共住)的房子。在这期间,玩家可以借由屋内的一些物品更深入理解Sans幽默的性格,包含Sans不想拿走的脏袜子、还有他对“tromBONE”(意为长号、但字里有"骨头") (中文翻译为一骷髅子)的相关笑话. 当Undyne问起Papyrus他们是怎么住得起在雪町镇中这么大的房子时,Papyrus说都是Sans在付房租;而如果再深入问下去,他会说其实他也不知道。
  • 在进入瀑布之后不久,Sans会问玩家要不要陪他走走,如果玩家同意的话,Sans便会“抄捷径”带玩家前往Grillby's。他们会立刻抵达,明示了他能够使用空间传送的能力。Sans向人温和的打招呼,显示了他非常受人欢迎。 Sans告诉玩家他很担忧,因为他的兄弟被一朵会说话的花“耍”了(强烈提示了那就是Flowey,正如后来Flowey说Papyrus在他的粉丝俱乐部中那样)但他用“回音花”岔开了话题。在离开之前,Sans向玩家开了个玩笑,要玩家支付高得离谱的餐费。无论玩家是否答应,他都会笑着说记在他帐上就好了。Sans之后会在瀑布区再次出现,他会做望远镜生意,不过在使用后,Frisk的左眼会被sans的番茄酱染红(sans的望远镜上涂满了番茄酱)这与sans的审判眼有异曲同工之妙
  • 当玩家在热地躲避Undyne的追击时,也可以看到Sans在哨站上打瞌睡,而当Undyne看到他在睡觉时她会发怒,使得她的脚步稍微被拖延。之后可以看见Sans在卖“热狗”,但使用的是水香肠(香蒲)而不是真的香肠。
    接着玩家可以在MTT渡假村外遇见Sans,他会再度邀请玩家陪他走走,如果同意的话,他会带玩家(同样是“抄捷径”)前往MTT餐厅。在那里,Sans会表达他对主角的支持。他提到他和一位女士交了非常久的朋友,初次见面时是借由在遗迹的门口表演“敲敲门”玩笑而认识的。她非常喜欢他的烂玩笑而两人便成为了朋友,即使直到走到和平真结局之前他们都未曾见过一面。Sans接着告诉玩家女士请求他:如果有人类离开了废墟大门的话,希望他可以去寻找并保护他们。Sans接着说虽然他从来不对人做承诺,但他不能对喜欢他的烂玩笑的人说不。同时他也警告玩家,如果他没有承诺的话,主角便会“横尸此地”,明示了Sans会亲自杀了主角。在解释刚才的威胁只是个玩笑之后,Sans又说他确实保护主角保护得很好,他说:“你连一次都没死过呢!”(如果玩家真的在之前死过,那么Sans会补一句“看你这表情有点不对劲啊,难道我说错了吗?”)(以他的视角来看的话,主角确实一次都没死过。因为当你被怪杀死时,sans并不在)不过屠杀线证实sans其实知道你可以SAVE and LOAD和死了几次,并在离开前表示真的有人很关心主角。随后Sans会从左边离开。
  • 在结局中,途经最后回廊时,玩家又会遇到Sans,他说他将对玩家的每个举动做出审判,展现了Sans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观察玩家的事实。

他会解释EXP (execution points;处决点数) 和 LOVE(Level of Violence;暴力等级)的真实意义。

审判

以下内容只限中立路线

Sans是地下世界的审判者,他会根据玩家的情况来审判
  • 如果主角LV为1但是EXP大于0,Sans会认为主角是仅仅为了看他会说些什么而杀了某些人。Sans会说“哇哦,你是个挺恶心的人啊。('wow. you're a pretty gross person, huh?)”因为LV1的处决点数最高不能高于9,代表着玩家一般情况下只能定向去杀死1到2只例如忧郁虫虫(2EXP)、小模怪(3EXP)或者真抱歉(1EXP)这样的怪物来达到
  • 如果主角LV为2,Sans会说他对主角很可能是因为毫不知情而造成的丝毫差错感到非常伤心,但他接着会说他是开玩笑的,还说“谁会意外地升到LV2?滚出去 (who gets to LV 2 on accident? get outta here.)。”一般情况下通过杀死1只蛙吉特得到10点EXP升到Lv2来达到
  • 如果主角LV为3,Sans会给他一个C+评价并告诉主角,主角能做得更好。
  • 如果主角LV大于3,Sans会说主角可能有意地杀害了某些人,可能某些是出于自我防卫的缘故,Sans说他不太确定,因为他那时并没有在观察。
  • 如果主角LV大于9,Sans会说这并不意味着主角还有50%是好的,并责问道“我该说什么才能改变像你这样的存在的想法…?('what can I say that will change the mind of a being like you...?)”
  • 如果主角LV大于14,Sans会说主角是一个“很坏的人('pretty bad person)”,但还能变得更糟,主角“在当一个恶魔这件事上做得太差劲了。(pretty much suck at being evil.)”


  • 如果玩家杀了Papyrus,Sans会过来告诉主角,他怀疑主角有某种特殊力量(也就是SAVE),并且Sans问主角是否认为自己应该承担责任做正确的事。
如果玩家回答:“是”,他接下来会当场质问玩家为什么杀了他的兄弟。
如果玩家回答:“不”,他会说他不会依照玩家的观点来审判玩家,并称玩家为“肮脏的兄弟杀手 (dirty brother killer) ”。
不管选什么,Sans都会在提醒主角是他们亲手杀了Papyrus后离开。
  • 如果玩家杀了每个头目并杀了至少一个怪物,Sans会提到怎么每个有资格当领袖的人,在一夜之间全死了,而怪物们若给他领导会陷入困境。他接着说他不是当国王的料,因为他喜欢放松,接着他说这原因是个笑话,事实上,现在这个情况这是他太放松而造成的。他告诉玩家“下地狱去吧”或是“等会见”并结束对话。
  • 如果只杀了Papyrus会让Sans告诉玩家,Toriel尝试欢迎人类到地下世界,但是Undyne阻止了她,因为Undyne知道Papyrus的死亡,最后,Sans告诉玩家地下世界不欢迎他们。
  • 如果玩家只杀了头目,尽管Papyrus死了,Sans仍会具有一种古怪且较轻松的心情。他告诉玩家一只白色小狗坐上王位,而且一切都很和平。

战斗

哇哦,你看起来很生气呀……woah, you look REALLY pissed off...
——Sans,如果玩家曾经接受他所提议的宽恕

如果主角一直处于屠杀路线毫无手软消灭干净了所有怪物,击败Mettaton NEO后即可升级至LV19并触发与Sans的战斗

名称 数值
HP 1
攻击力 1
防御力 1
击杀经验值 (直接升级到LV20)
饶恕获胜金额 0
击杀获胜金额 0
  • Sans被公认为游戏中玩家会遇到的最强大的Boss如果没有KR就是最弱的,伤害只有1甚至还不如一只小怪,他也是屠杀路线的最终头目,尽管对他使用“检查(Check)”时显示为“最好对付的敌人,只能造成1点伤害”。这很可能是因为Sans只有1点攻击力和1点防御力。和他的兄弟很像,Sans在战斗中使用骨头和蓝色模式。不过,Sans的攻击更快且更刁钻,还会频繁的切换蓝色和红色模式。他也会用“加斯特冲击波(Gaster Blaster)”来进行攻击。
  • Sans的战斗风格和Photoshop Flowey的相反。前者用弹幕地狱来攻击玩家,而后者则是操纵重力来应对玩家,让玩家需要跳过骨头间隙、跳上平台,或者是被重力摔在墙上。
  • 虽然他的攻击一次只会造成1点伤害,但Sans在战斗时会启用“业报惩罚(Karmic Retribution)”,该状态会在血条右侧显示KR字样。KR状态下会彻底移除玩家的无敌时间并按照1帧1HP的速度扣血,附带持续掉血的毒性伤害。同样的,虽然他确实只有一点生命值和一点防御力,但他会在战斗结束前闪掉玩家的所有攻击。在战斗的过程中,玩家必须要持续攻击Sans,因为他是“不可饶恕的”(即使用Spare选项不会使战斗有任何进度)。
  • Sans在战斗开始时就会使用他最强的攻击;一连串的骨头和加斯特冲击波,而且他也是唯一一个能比主角先出手的怪物,很容易就能打玩家一个措手不及。此外,如果玩家输给他后再次挑战他,他会省略他战前台词的最后一段,如果输过三次以上,Sans就会直接略过战前台词而直接说“准备好了?”。
  • 如果你接受他提供的饶恕,他会将你所在的框框变成骨牢,然后施放无法闪躲的攻击,让你的生命值完全归零。Game over时的结束画面也与以往不一样:游戏结束的画面和加速版的“Dogsong”一起出现,而且文字会显示:“geeettttttt dunked on!!!(花——式吊打!!!)盖——火锅!!!”这表示在屠杀路线中你必须要杀掉Sans才能让游戏继续。
  • 如果玩家透过作弊撑过了无法闪躲的攻击,Sans会移掉框框里的骨头,不过玩家会被困在框框中而且什么都不会发生,迫使玩家重开游戏。
  • 继续攻击会继续战斗。接下来的攻击会是闪屏攻击,他会使用更多不同种类的骨头和冲击炮攻击,甚至在玩家选择行动时攻击玩家。
  • 一旦玩家撑过他的最终攻击,Sans将会使用他的“特殊攻击”:实际上就是什么都没有,死不结束他的回合,让玩家什么事都不能做,希望让玩家因无聊而退却。在几分钟后,Sans会完全睡着,让玩家可以拖动弹幕面板到战斗按钮处,然后游戏会自动攻击Sans,将他解决掉。和其他怪物不同,他首先流血了(虽然据称那是番茄酱),然后瘸着腿走出萤幕,呓语中询问他的兄弟是否要他帮他从Grillby's带点东西,然后玩家的LOVE会自动升到20。有玩家推测sans是要死了。因为触发审判的玩家杀掉了先前的所有怪物,包括他的兄弟帕派瑞斯。他说要为他死去的兄弟带点东西,意思就是……(将死之人见已死之人)
  • 拖回合时如果不去碰左侧的战斗框,Sans就会在一段时间后睡着,此时再去碰左侧就可以拖动战斗框,将战斗框拖到攻击键上并发动攻击时,Sans依旧会躲开那次攻击,然而在他对玩家进行嘲讽的时候Chara就会自己砍下那最后一刀不作就不会死你怎么就不明白呢Frisk:sans而后行啊Chara。Chara:滚!

屠杀路线

  • Sans在雪町森林遇到玩家时的态度与往常无异,但他很惊讶玩家拒绝跟他与Papyrus一起玩。在穿过桥之后,Sans会警告玩家最好别攻击他的兄弟。
  • 在最终门廊,Sans问玩家说他们是否还有机会改过向善。不过在玩家铸下那么多罪孽之后,他已经不期待任何答案,接着他询问玩家说是否“想吃点苦头”,并警告他们别再往前一步,否则他们会面临到他们所不愿体验到的发展。即便玩家不加以控制,主角也会主动向前,迫使Sans和主角开始了战斗。他向Toriel道歉说没能信守保护人类的承诺;这个承诺很可能也是Sans没有第一时间向主角开战的主要原因。
  • 在说了一些话后,战斗开始了。Sans多次攻击主角,边攻击边说话,自称自己在思虑着为什么他并没有采取行动。他不知道这是否是理解到一切终将重置或者说仅仅是他过于懒惰的结果,他在最后的危急关头才跳出来阻止主角。在这段话后,下一轮他会试图给主角宽恕的机会,告诉他们这样会轻松许多。
  • 如果主角宽恕了他,他会告诉他们他不会让主角的努力白费。他接着在他眨着左眼的时候,用无法闪躲的攻击杀了主角,并告诉他们说:如果我们还是朋友,那就别再回来了(此时原本Game over界面显示的“Stay determined!”会变成“geeettttttt dunked on!!!”)。
  • 如果玩家继续和Sans战斗,他会继续攻击主角,没有尽头。他会操作重力将玩家的灵魂在弹幕面板里甩来甩去,一旦玩家撑过了这些攻击。他将接着使用了他的“特殊攻击”,其实就是什么都不做,强制将回合停留在他的回合,让玩家什么都不能做。他希望玩家会因此感到无聊而离开,或者永远受困于这里。不过,Sans最后睡着了,让玩家能够用他们的灵魂拖曳弹幕面板到“攻击”选项,向睡着的Sans发动攻击。Sans会躲掉地一下攻击,但是瞬间接上的第二下攻击将对他造成致命一击。而Sans受到伤害之后,Sans的伤口开始"流血"(但有种说法是说,Sans流的其实是番茄酱,毕竟Sans把番茄酱当水喝)然后警告玩家的所作所为,并在死前走出画面。战斗结束后玩家的LOVE达到了20。


真相

  • 如果多次读档回到最终回廊的话,Sans会告诉玩家他怀疑玩家有穿越时间的能力。他低声告诉玩家一串暗号我是个屎蛋我是传奇屁王并让玩家“回溯”到过去跟他对暗号。读档超过两次,Sans便会给玩家他在雪町的房间钥匙,并告诉玩家是时候了解真相了Sans屋子里的跑步机上粘着的纸条上写着“真相就是你被耍啦,傻子……”
  • 在Sans的卧室里能找到银色钥匙,能开启房子后方Sans的工作室。工作室有着与其他房间完全不同的装饰,有着蓝图,照片,一个徽章和一台坏掉的机器(应该是时光机)。


真·和平结局

照顾好自己吧,孩子。因为有人真的很关心你。
——中立路线,且未杀死Papyrus时,Sans在MTT渡假村对主角说

  • 在与Asgore的战斗中止后,Sans会出场说“嘿,大家好啊 (hey guys, what's up?)”,Toriel会认出这个声音,而他们会当到对方。Toriel认出Papyrus是Sans的兄弟,并且说Sans曾告诉她很多关于Papyrus的事。
  • 在对抗Asriel的最终战斗中,迷失灵魂型态的Sans不会攻击你,但会说些“跟我一样放弃吧(just give up, i did)”、“为什么还要尝试呢(why even try)”、“我们再也不会见到他们了 (we'll never see 'em again)”之类的话。此时,如果玩家对着Papyrus的灵魂说冷笑话,Papyrus会表示厌烦,但是Sans的灵魂会觉得很喜欢。
  • 在打败Asriel之后,屏障会被摧毁。大家会走上地表世界看夕阳。然后Papyrus会说要给人类塑造“良好的第一印象”,然后就跑开了。Sans说要有个人去让Papyrus别惹上麻烦,不过他却往另一个方向跑掉以确保不是自己来扛这责任,留着让Undyne来处理(或者只是找个地方用瞬移技能,此处有讨论余地)。
  • 在致谢名单里,Sans会在高速公路上骑着三轮车出现并超过了Papyrus,让Papyrus很生气。Sans一辈子的运动量都在这里了-_-

DR剧情中

(即将到来)

细节

  • UT Sans在Steam Tradind Card art里是穿着球鞋的,而衬衫印着的图上则是穿着拖鞋。
  • Sans这个名字是起于他说话时的字体Comic Sans,就和他的兄弟Papyrus一样。
  • 不仅是他用这个字体说话,Sans本身也是一部漫画。
  • 运用了派大星的声线(来源是有好事者比对了Sans的说话音效和派大星的声线,发现二者几乎一模一样[4]
  • 在某些时候,UT Sans会停止他的字体怪癖而开始使用分大小写而非全句小写,在其之间也有一段空间的8位运算符(一种无衬线字体)来说话。当他这样说话时(特别是在他严肃的时候),他的语音会是沉默地播放而不是跟随平常的哔声播放。
  • 在屠杀路线,当UT Sans睡着的时候,他的“zzz”字样是一种类似Aster字体的双衬线字体,其暗示了和W. D. Gaster的关系。
  • UT Sans可以被发现在热地贩卖热狗。如果玩家在背包已经没有多余空间时购买热狗,UT Sans将会把热狗放在他们的头上,最多堆叠30个。讲个笑话:这像素RPG有物理引擎
    • 有时UT Sans会卖给你"hot cat" (热猫),比普通热狗多回复1HP,吃掉时会发出“喵喵喵”而不是“汪汪汪”的提示音。
  • 许多线索提示着UT Sans以前可能是个科学家;他的工作室、他在屠杀路线的头目战言论、那本量子物理的书里面夹着一本笑话书,笑话书里面夹着一本量子物理学书。*你打算停下...、时光机器,以及Papyrus曾提及的他对科幻的真爱。当在完美结局的最后提到Alphys的时候,有暗示说这两个人彼此认识。
  • 如果玩家进入了UT Sans的房间,可以看到他的床很难睡(床垫破旧,床单也卷成一团奇怪的球状物体),这可能可以解释为什么他偶尔会在游戏中打瞌睡。
    • 他房间里也有一台跑步机,可能是他的速度极快且善于闪躲攻击的原因。
    • 房里的龙卷风上的物件会在玩家进出房间时而有所改变(旋转的物件通常会有Sans的袜、意大利面、神烦狗、书本、垃圾等)。
    • 房里有一盏台灯,原本应该放灯泡的位置却塞住一个没电的手电筒。
    • 地上会有一封写给圣诞老人Santa的感谢信,可能是Papyrus写的,但被UT Sans偷拿回来——因为Papyrus以为他房间的模型是圣诞老人送给他、但事实上是UT Sans暗地里买给他的。
    • 另外,在冰箱里可以发现薯片袋,但唯一能获得薯片的地方是真实验室。结合Alphys的狗粮是UT Sans帮忙买的这点,再结合真实验室有数量一半的记录使用了带有标点符号的全小写字母来书写(游戏里只有UT Sans使用带标点符号的全小写字母)可以说明UT Sans可能去过真实验室、甚至可能就是决心实验的参与者之一。
  • 虽然说UT Sans喜欢并会说一些冷笑话,他却曾经在MTT渡假村担任表演者,代表他可能很懂真正的喜剧。
  • UT Sans疑似有着传送的力量
    • 在雪町附近,往神秘之门的路上,UT Sans似乎从萤幕的一边传送到了另外一边,并开玩笑地问玩家说他们是否在跟踪他。
    • 在屠杀路线,玩家偶尔可以看到他传送,例如在雪町森林警告玩家后。
    • 有一段和Papyrus的电话对话(位于在冰地上要玩家把X切换成O来打开开关以通过缺口的谜题的位置)准确地证实了UT Sans的传送能力。Papyrus说他自已也没有解过那谜题,而是直接跳过那缺口。然后他提及到UT Sans也没有解过那谜题,他看来只是...在另一边出现。Papyrus解释这奇怪现象为"I THINK HE HAS A SHORTCUT OR SOMETHING?"。(我想他抄小路或是...其他东西吧?)
    • Sans也有传送其他人的能力,就像他带着主角抄捷径,或者是根据Papyrus在进入UT Sans房间时的评论:IS SANS PRANKING YOU ACROSS TIME AND SPACE? I HATE IT WHEN HE DOES THAT!(Sans是不是又用穿越时空来耍你了?我讨厌他这么做!)
    • 在热地躲避Undyne时可以看到UT Sans在哨岗里打瞌睡,但是再转身回去时UT Sans已经不见了;打电话给Papyrus时,UT Sans会在电话那头回应。
  • UT Sans喜欢喝番茄酱,这点可以从他在Grillby's和Frisk的互动中得知。在那里,他没有吃东西,反而是喝了整瓶番茄酱。当然UT Sans不止食用番茄酱,还会食用其他酱料,所以番茄酱不一定为最爱的食物(从发现其他酱料可以看出这一点,但是UT Sans没有在玩家面前食用过其他酱料)。
  • 在雪镇中,调查哨站附近的被毁坏的出口会发现有几瓶番茄酱罐被放在哨站。
  • 这可能是为什么在游戏中,即使是屠杀路线,他也是唯一流血的怪物。据信为他只喝番茄酱,而那些番茄酱从他伤口流出来(也有说流的是决心)。
  • 如果玩家在Undertale展示版完成完美路线,UT Sans会短暂的出现,他会和Papyrus一起向玩家说一些话。
  • Flowey称他为微笑的垃圾袋,并承认UT Sans是他多次重新读档的原因。
  • 在游戏档案中,他的武器的名称是“gasterblaster”。
  • 如果你在UT中输入角色名字时输入“Sans”,回答会是“nope.”(没门。)并且阻止你使用这个名字。
  • 他的屠杀线战斗曲"MEGALOVANIA"原本是地球冒险(EarthBound)HACK版的万圣节主题,之后这段曲子被再录于Andrew Hussie的网络漫画Homestuck, 之中,最后才在Undertale中使用,国人一般称之为“强者的专属乐曲”或“审判曲”。但Toby Fox从没有说过这首曲子是专门为Sans、Frisk、Chara、玩家或其他什么人创作,并且在对所有此类提问的答复中表示这首曲子属于谁根本不重要。
  • 第二首曲子 "It's Raining Somewhere Else"将在你和Sans于MTT度假酒店吃饭时播送。以及这首曲目在游戏档案中的命名为"mus_Sansdate",这可能是在暗示着sans可能一度在这游戏中实施约会这一情节(或者说吃饭本身就是个约会)。在这首曲子的背景声中包括了像是海浪,风暴,噼啪作响的火焰的声音。 也会在Sans的工作室播放,只是速度会变慢。
  • UT Sans疑似知道你会在游戏中作弊,就像肮脏的骇客结局一样。他会在游戏编码被乱改、出现漏洞时出现。然而这只是作者搞事,Sans不可能有这种能力。
  • 在屠杀路线中,有跟UT Sans的填字游戏作至少一次互动的话,Papyrus会抱怨为何人类没有直接跳过UT Sans的谜题,生气地说他无法在这种打击之下继续做他的谜题并跑走,此时背景音乐变回正常旋律;UT Sans会说﹕“如果你喜欢填字游戏,你本质其实都不太坏吧? (if you like crosswords you can't be that bad?)”。之后再次杀光该区域中所有怪物触发“没有任何人出现(But nobody came.)”时背景音乐将会再度变得扭曲诡异。
  • 你可以透过读取存盘来重复杀死UT Sans,这会引发额外台词。
    • 在杀死UT Sans一次后:你脸上的表情…………嗯,我不想做任何评价。”
    • 在杀死UT Sans两次以上后:“你现在脸上的表情…………你还真是个怪胎呢,哈?”
  • 类似的是,UT Sans也会计算他击败你的次数,如果你输得越多,他会变得越嚣张。他会在第11次后停止计算。
  • 有趣的是,玩家的击杀数在杀掉UT Sans后并不会增加,让玩家怀疑他根本没有死。也有说法为击杀数是UT Sans记录的,他死了之后无人记录,自然不会增加
  • 如果在重置后再度遇到UT Sans,玩家会在他说“人类……”之后立刻转身并和他握手。UT Sans会察觉到这件事,并且觉得很奇怪。当稍后遇到Papyrus的时候,Papyrus会觉得这个人类很眼熟,并问Sans有没有印象。
  • 你在第二次遇到UT Sans跟Papyrus后,UT Sans可能会打电话来问你说你的冰箱是否还能用(is your refrigerator running?)(你的冰箱有在运作吗?)这只会在Fun在40到50之间时发生。(冰箱是否还能用是美国的一个笑话,因为Running有奔跑的意思)
  • 在屠杀路线,如果你在中途UT Sans饶恕你时选择饶恕,那么他将会施展一个无缝攻击并硬生生把你磨死盖火锅!!!,但是如果你开着修改器锁定自己的血量,则不会死亡且血量被定格在46,但是当你退出游戏重新读档时会认定为死亡一次没想到吧你开着修改器还是得接受死亡的现实!还不快去重置!
  • 在和平线中,若读档接受sans的第二次审判后sans会说出“等一下。在我说话时你脸上的表情...你已经听过我说的话了,不是吗?我早就怀疑了。你总是表现得好像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好像你早就见过一样。所以...我有个请求。我有个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暗号。所以如果有人对我提到了这个...那么我就知道他一定是时间旅行者。很疯狂,对吧。那么,告诉你了。(悄悄话)我等着你回到这里然后把这个告诉我。一会见。”随后其实就是各种暗号套娃,秘密暗号:我是个屎蛋,秘密秘密暗号:我是传奇屁王,PS:秘密秘密三重秘密暗号未提及内容虽然真相是你被耍了

和其他人物的关系(UT)

待完善

主角(Frisk)

  • Sans会根据玩家控制的主角Frisk的行为来确定与玩家的关系。因为Toriel而许下了保护下一个人类的承诺,也因为这个承诺,除了屠杀路线以外都不会对主角出手,即使Toriel被杀死。如果玩家选择走PE路线,那么Sans会成为玩家的朋友,支持玩家前行。反之如果选择走GE路线,Sans会成为玩家最恐怖的对手之一。如果玩家杀死了Toriel或者Papyrus或者两者,却没有达到屠杀线要求,Sans会很愤怒,但是不会进行审判战。
  • 在和平线路,Sans会对玩家开玩笑,比如卖天价炸雪、要求玩家付账、在望远镜镜片上涂东西、在玩家来到Sans房间时用跑步机戏弄玩家等等。但是在一些时候依然会很严肃,比如问及Flowey和Papyrus的事情等等。

Papyrus

  • 两人为兄弟关系。虽然Papyrus常常对Sans大吼,要他别再懒散下去,并且反感Sans的一些行为(比如用跑步机戏弄主角和吹长号)但是这两个人是打从心底的关心对方。Sans认为Papyrus真的很“酷”。Papyrus经常帮Sans善后,并宣称Sans是非常幸运的,因为有一个这么酷的人在照料他。他也是少数说服Sans去找个工作的人。
  • Sans十分在乎他的兄弟。若玩家在与Papyrus对战时杀死Papyrus却没有处于屠杀线,则当玩家在中立结局的最后接受审判时,Sans阐述说玩家原本可以简单地宽恕他的兄弟,但并没有。如果玩家坚持说他并非他兄弟的照料者,Sans将会称呼玩家为“肮脏的兄弟杀手dirty brother killer”。如果在杀死Papyrus后通过重置回档回到Papyrus没死的时刻,Sans会提醒玩家这次不要杀死Papyrus。
  • 在屠杀路线的结尾击败Sans后,Sans会在弥留之际问Papyrus是否需要给他带点什么,用他一贯的轻松风格掩盖他内心的绝望,同时再次体现两者浓厚的兄弟感情。
  • 在有sans登场的另一部作品Deltarune的第一章中,sans提到了他的弟弟,应该就是papyrus

Toriel

  • 两者关系大部分从MTT度假村得知。如果玩家和Sans在MTT渡假村相会,他会说出他曾经和Toriel做朋友的事,虽然他们不知道彼此的名字也未曾见过面;他们隔着一道门聊天,Sans会对Toriel讲冷笑话。Toriel希望Sans能保护他所能找到的所有人类。Sans强调说如果他未曾向Toriel许下这样的承诺,玩家会横 尸 此 地
  • 真和平线路中,在Toriel制止Asgore与玩家战斗后,Sans也会赶来,这时他们通过声音互相认出了对方。Toriel还通过Sans的讲述认出了Papyrus。

Undyne

  • 从Sans具有哨站可以得知,Sans也为皇家护卫队的一员。而Undyne为皇家护卫队队长,是Sans的上级。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当Undyne看到在热域的哨站打瞌睡的Sans会很生气。
  • 在游戏的其中几个结局里,皇家护卫队解散,Undyne成为Sans非法热狗店的员工

Alphys

  • Sans家中有薯片袋,而整个地下世界目前只有真实验室被发现有薯片售卖。这可能暗示Sans曾经与实验室有关,进一步推出Sans和Alphys可能为同事关系。
  • Sans家后面的密室中实验装置可能与实验室和Gaster有关,而Alphys为继任皇家科学员。
  • 目前没有明确的关系
  • 最糟糕的中立线中,BOSS级只剩下Sans和Alphys,Sans在结尾帮助Alphys拨通了玩家的电话。

Flowey

Sans成为半虚无主义者的原因之一,Flowey有提到过,Sans让他重置了许多次,而重置后,一切会退回原点,Sans也正因为有感觉,才会体现得很消极,在真和平线和Asriel战斗时,迷失灵魂Sans就完全体现出Sans的绝望

Asgore Dreemurr

Mettaton

Grillby

W.D.Gaster

  • 首先,两人在一设中没有说明是父子,但是并不是没有任何关系,父子关系为两者关系的一种猜测。
  • sans在屠杀线对玩家使用的武器,即“龙骨炮”,真名叫做Gaster Blaster加斯特冲击波
  • 从sans家中薯片袋的细节可以看出sans和真实验室有联系,而W.D.Gaster为前任皇家科学家。
  • sans家后秘密房间的装置和蓝图很可能与W.D.Gaster有关。
  • W.D.Gaster与sans和papyrus一样,用不同于其他怪物的独特字体说话。

和其他人物的关系(DR)

(即将到来)

二次设定

  • 是个弟控虽然Sans是弟控的说法流传甚广,但懒狗从未宣称过或认可Sans是弟控这一说法
  • 火焰一般的审判眼(原版只是闪光而已)(不过鉴于闪光特效只有做影片或者GIF才能做出来,静态画作使用火焰效果倒也情有可原)
  • 可以自发地产生决心
  • 或许是因为鱼姐转变成“决心鱼”这条原设,Sans也常常获得可以转变成“决心Sans”的二设
  • 如果上一条被采用,那么决心Sans与原版的差异可能只限于两眼放光;同时,决心Sans的产生也不一定是因为被注入决心或自发产生决心,也可以是因为吸收了Frisk的灵魂(典例如《Glitchtale》)
  • 会做出略丰富的表情(原版只有非常固定的露齿笑表情,因为没有嘴唇,但是玩家可以通过眼神看出Sans的情绪)
  • 在害羞、紧张、害怕、悲伤和愤怒等情绪时,脸上会有蓝晕
  • 某些二设中Sans在骨头架子上会长着一些器官(通常不会是内脏),而这些器官是蓝色的,出现最多的是舌头
  • 惧怕小刀
  • 在Frisk到来前亲手杀死了两个人类,也就是青色和蓝色灵魂的两位孩子
  • 是“软骨头”
  • 对重置深恶痛绝,如果Frisk提出要重置可能会让他暴怒
  • 重置之后也能清楚地记得之前发生过的所有事(事实上Sans并不能记住重置前发生过的事,他是全靠对时间线变更的探测、观察Frisk的行为来得知重置这一能力,仅此而已)
  • 如果掀起Sans的衣服,能看到他的灵魂悬浮在胸腔里
  • 知道这一切是个游戏
  • 在Frisk和Papyrus战斗中的“普通攻击”环节暗中出手相助,让Frisk能够撑高战斗框躲过原来的全屏攻击
  • 与兄弟Papyrus同为G爹的孩子/创造物,或者是G爹自己分裂成了骨兄弟

角色歌

歌名 触发条件 音乐 备注
《sans.》 与Sans进行轻松的互动,也在一些较轻松奇怪的场景中使用
因此该曲被国内一些综艺节目滥用
《It's Raining Somewhere Else》 与Sans在MTT度假村吃饭
《The Choice》 和平线Sans的审判
《MEGALOVANIA》 在屠杀路线与Sans战斗
《Song That Might Play When You Fight Sans》 (原流程未出现)真·战斗曲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Papyrus于日语版中确定是其弟弟,可能25岁(2020),那么其年龄就会比Papyrus的年龄大
  2. 屠杀线内则是死敌
  3. 都对冷笑话非常感兴趣所以很聊得来
  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