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衷心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 创建原型类条目前请阅读关于原型类条目收录方针变动的公告
关于原型类条目收录方针变动扩充修正意见(2021.03.20)音乐条目收录范围的第二修正案(2021.03.25)正在讨论中,欢迎参与!
  •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Dr.哈特雷斯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Sa5d4as31d.jpg
哈特雷斯与faker
基本资料
本名 化野九郎 克洛
别号 Dr.哈特雷斯(Heartless)、Faker的御主
发色 红发
瞳色 红瞳
身高 182cm
体重 65kg
生日 2月3日
星座 水瓶座
魔术系统 西洋炼金术基础,矿石魔术,降灵术,变身术,极高造诣的现代魔术
魔术回路 质:A+
量:B+
编成:异常
声优 福山润
印象色 红色
所好之物 可以奉献己身的光辉之物
所恶之物 喝酒
现有魔术师体系
天敌 韦伯·维尔维特
出身地区 灵墓阿尔比恩
个人状态 利用妖精之术与Faker一同脱离
小说:已死亡
亲属或相关人
义妹:化野菱理
从者:Faker赫费斯提翁
敌人:韦伯·维尔维特
相关图片

哈特雷斯是由三田诚所创作的小说君主·埃尔梅罗二世事件簿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简介

“Dr.哈特雷斯是我名义上的兄长。我们以前都是诺利吉的养子。”——化野菱理

“他的身材高瘦,有着火焰一般的红发,搭配上他那白皙的的肌肤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他身上的衣服,也已经变成了海蓝色的西装。看不出年龄,从二十五岁到四十五岁,不管说是中间哪一个数字感觉都可以接受。不过,唯有他唇边那如花般的笑容,短时间内我一定无法忘记吧。

因为那柔和而平稳的笑容,让人毛骨悚然。“——格蕾【魔眼列车(下)】

前现代魔术科学部长。作为韦伯·维尔维特的“敌人”,利用四战御主,大帝圣遗物,和改造后的链接冬木灵脉的魔眼列车轨道召唤出虚假的英灵“Faker”。最终目的是完成神代魔术的重现。 毫无疑问会被称作天才的的人物,持续的精心计算。绝非有着优秀的魔术回路就足矣那种程度的东西。不寻常的执念执着。但是作为时钟塔的学部长而言,他可以说是个温柔到不可思议的人。

拥有篡夺之魔眼,只要在它旁边哪怕是虹之魔眼的视界也能篡夺过来的魔眼。

拥有来自精灵域的传送秘术。据说哈特雷斯曾被精灵取走心脏,故称“Heartless"。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经历

化野九郎-克洛-哈特雷斯

化野九郎自幼与母亲被父亲抛弃在灵墓阿尔比恩。作为来到地上的灵墓生还者(Surviour)成为哈特雷斯的弟子,协助哈特雷斯盗掘灵墓。后在灵墓内被同为弟子的同伴所杀,临死前哈特雷斯将其送至妖精域。化野九郎回到二十年前,忘记了过去成为第一任现代魔术科学部长诺利吉的养子,化名哈特雷斯。为了获得资源在时钟塔内保持中立,收生还者为徒并盗掘灵墓的高神秘魔术资源。在四战后期,被时钟塔君主安插在身边的弟子背叛,在克洛被杀死之时想起过去,救下克洛从此离开时钟塔。

七年前被天体科君主委托调查远东的圣杯战争。资金支援双貌塔竞拍带有龙血的圣遗物。利用腑海林之子,袭击魔眼列车。曾前往格蕾的家乡调查,中途将圣杯战争资料交予阿特拉斯院长茨比亚·艾尔特纳姆·奥贝隆以要求“不要演算有关自己的未来”,干扰了那里有关格蕾的某个仪式。冠位会议期间,与faker回到灵幕阿尔比恩进行仪式。


现代的魔术

灵墓阿尔比恩是字面意义上时钟塔的基石。假如那里有所改变,'我’们自然也不得不随之变化。——君主·麦克达内尔

即使是现在这个瞬间,神秘也依旧在劣化着。魔术师到达根源的可能性每分每秒都在减少,可以说已经微小的宛如尘埃了。若是还想继续追求根源,就只能大胆的使出逆转的一招,而举时钟塔之力推进灵墓阿尔比恩的再开发这个方案,确实很有魅力。等到下一个世代,或许就办不到了。

这是完全有可能的。我们是在逐渐灭亡的种族,大概每一个魔术师都是这么认为的吧。如果有人说有办法能从灭亡中逃脱的话,我们一定会轻易的为此出卖灵魂。

关于神代

哈特雷斯会在为冠位决议(Grand Roll)而开启魔力堰堤的同时,于灵墓阿尔比昂进行伊斯坎达尔的再招换。眺望地上之星的地底观测所。接受着星之内海与地上两方的神秘波动,失却的龙之魔力会盈满,这是将一个英灵变换为神灵最为相称的场所。 如果能够将其确定为魔术师的神灵,那么现在的时钟塔的魔术师也可以使用和神代相同形式的魔术。当然,如果其他条件不能全部具备,神代就无法延续下去,但无限接近它(神秘魔术)的魔术应该会复活。

“我们的魔术终究不过是驱动魔术式,在极短的时间内骗过世界之物,但他们的魔术,是通过接续着根源本身的神灵——不对、就是当时神本身,自其直接引出魔术之物” “我们不过是限定地欺骗着世界,而他们则是以理所当然的权利改写着世界。神灵的权能正视如此。当然,那不过是权能的碎片,但差距仍是巨大的。同我们藉十小节以上的魔术仪式暂时欺瞒世界规则有点相似,但其本质是全然不同的。不只是阶段,能称得上相差了一个次元。他们仅凭一言,藉念出神之名,就能改变世界。”

某位选择拒绝的魔术师

“那是背叛我们‘与众神的时代告别,选择现代魔术’的历史的行为,是将即使远不及过去般荣华的,孜孜经营延续两千年间的进步抛弃的行为”

现代魔术,是从神代魔术结束时开始的。成为了一种学问的魔术,改变了过去的目的,期盼着达到根源。将几十代人的命运与血液传承互相折叠,耗费了令人昏迷般,不可估量的才能和资源,在心中描绘着那个梦想的尽头。 也许那时神代的魔术师来看,意义不明的愚蠢行为。

如今,还从莱妮丝那里听说了甚至那个苍崎橙子也在名为Faker的神代魔术师面前被称之为“脆弱”

但是却正因为这种变质,她才挺起胸膛的。

“即使我的这个选择,会被将来的子孙们憎恨,诅咒,我也无论多少次都会去选择它。即使魔术师们之间留下的影之历史将我作为战犯来审判,也无法消除我这份愤怒。”——露维亚瑟琳塔·艾德费尔特

他人评价

“因为他们很像,又或者是因为他们两个正相反。

他们并没有将魔术视为单纯的机密,没有将其与自己的人生一体化,魔术也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不过对于兄长来说,这些特质反倒是他不痛快的根源吧,毕竟无论那一条都不是他【不去做】,而是【做不到】而已。兄长爱着魔术,可惜的是魔术并不爱他。

但是,那个人不同,正相反。他不是做不到,而是不去做。魔术对他的爱足以让他当上现代魔术科(诺利吉)的上任学部长,然而他却不爱魔术。不然他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那么多优秀的魔术师失去性命。对了,法政科应该也是类似的想法吧。”——莱妮丝·埃尔梅罗·阿奇佐尔缇

“你并不是想通过神代的魔术形式,去救赎新世代。”

“把你的人生,献给最璀璨的事物,说出过这句话的你,早已失去了最为璀璨的事物。所以,你只好做出了这种代偿行为。不是取回失去之物,而是憎恨让你失去的愚蠢人们。只不过那个对象不是人类,而是名为魔术师的世界,你只是以神代魔术的形式,将其作为炸弹,将这现存的魔术师世界炸得什么都不剩了。”——君主·埃尔梅罗二世

在作品中,花费了十年时间,想要图谋颠覆魔术世界。 这决不是因为对曾为化野九郎同伴的生还者们(曾为哈特雷斯弟子的四人)的背叛感到愤怒。而是因为跨越时间,亲眼见证了两次同样的背叛之后,他将该事象视作「纯粹因果的归结」。 水由高处往低处流。被火烧毁的东西就会化成灰。 既然如此,只要不改变这个系统本身,同样的事情就会无限地发生。因此,他辞去了现代魔术科学部长一职,不惜用尽一切手段,都想要颠覆基于时钟塔的现有的魔术世界。 这时候,最开始所需要的东西,就是胜过其他魔术师的情报。 总而言之,知道了从者的存在与第四次圣杯战争真相的哈特雷斯,进入了下一阶段的计划。也就是借由神灵伊斯坎达尔,复兴神代魔术的计划。时钟塔之所以会日以继夜地致力于无聊的阴谋,是因为要争夺逐渐衰退的神秘。既然如此,只要取回能让这种行为变得没意义的神代魔术就行了,这就是他的想法。

说些题外话,对他而言,与Faker之间的搭档是一段愉快的经历。

因为在他那总是预测到遭受背叛之事的人生中,唯独与对『王之军势(Ionioi Hetairoi)』的背叛感到震怒的Faker之间的情义,是一段不需要去考虑那些事情的关系。在从者与御主的关系中,总是会暗藏着紧张感,但Faker眼中的哈特雷斯姑且不论,在哈特雷斯的眼中,Faker是能让他一直感到安心的对象。

冠位决议的Faker会那样目瞪口呆,也有着哈特雷斯一直对她显露出这副态度的原因吧。在魔眼搜集列车到冠位决议期间,在埃尔梅罗二世无从知晓的地方,这对搭档经历了数个事件,目击到对这些事件莫名感到快乐的哈特雷斯,Faker皱眉道「这家伙搞什么啊」。

在他坎坷的人生中,唯独意图颠覆魔术世界的最后两个月,与动荡的内容无缘,而是度过了一段极其平稳的时光。——引自事件簿设定集

角色曲

bgm:we call him heartless——梶浦由记

注释与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