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衷心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 创建原型类条目前请阅读关于原型类条目收录方针变动的公告
七日内新公告:关于网站网络波动的公告
  •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现实扭曲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SCP.png
控制,收容,保护(To Secure, Contain, and Protect)——SCP基金会
萌娘百科欢迎您编辑SCP基金会相关条目。

另外注意, 所有转载SCP的相关内部文件,转引内容禁止进行相关修改,修改者将会██。
相关文章及其演绎内容已经过O5-█同意,在CC BY-SA 3.0协议下进行发布,而不同于本站(Site-██)使用的CC BY-NC-SA 3.0协议。
本站的SCP相关条目应以被大多数文档所认可的世界观为标准。编辑前请阅读并了解SCP编辑指引的主要内容。

欢迎各位研究员加入SCP系列编辑交流群:561474942,入群请注明萌百ID。愿基金会与您同在!

SCP-239.jpg
基本资料
能力名称 现实扭曲
能力别称 本质促动、绿型
能力类型 世界规则系
代表角色 SCP-239SCP-343
相关能力 改写现实世界重置

现实扭曲(Reality Bending)是网络共笔文学作品SCP基金会中虚构的一种能力。

简介

现实扭曲指能通过异常方式操纵现实的能力,通常具有随心所欲、无视物理和逻辑规则的特点,如凭空造物、穿过固体、改变他人心智等。现实扭曲者的判断准则通常是拥有异常的休谟指数。拥有现实扭曲能力的人形SCP被称为“现实扭曲者”(Reality Bender),GOC称之为“绿型”(Type Green)。现实扭曲在《标签指导》[1]的“特性标签”列表中被称为“本质促动”(ontokinetic)。

通用设定

现实扭曲是人形SCP中最常见的能力之一也是经常被滥用的能力之一,其设定随着基金会的多年发展逐渐丰富。以下介绍一些被大多数相关文档和故事通用的设定,请注意这并不是官方设定,一无二随

能力强弱不同

现实扭曲者的能力有强弱之分,这通常表现为休谟指数与正常值的差异大小。弱的现实扭曲者仅能影响身边的很小范围,而强的现实扭曲者甚至能引起全球范围的CK情景

受心理影响

现实扭曲的表现会由于现实扭曲者心智年龄、心理状态的不同而变化。现实扭曲者如果内心认为丧失了这一能力,则会真的无法发挥出能力。

例如SCP-239(巫魔幼女)虽然有着近乎全能的现实扭曲能力,但由于心智上只是一个8岁小女孩,因此基金会可以哄骗她是一名女巫,并要求她须遵守一定的规矩,以此来控制其能力并收容她;然而,在【剧透警告,需划开查看】她误认为自己会因违规复活了一只死鸟而被“至高巫师Clef”惩罚,导致Clef博士真的产生了杀死她的念头,因而造成Site-17大乱的事故239-B之后,基金会还是不得不将她保持医学昏迷以避免防止其能力再次失控。

而根据GOC的研究,绿型个体在发现自己有现实扭曲能力后,通常会经历“否定”、“尝试”、“稳定”三个阶段,少数个体会进入“幼年神”阶段并造成威胁。

与奇术的差别

奇术相当于魔法,使用需要消耗资源,需要通过学习掌握;现实扭曲不需要。奇术的原理是操控EVE粒子;现实扭曲是改变休谟。 (欢迎补充)

典型代表

原文明确的现实扭曲者

  • SCP-239(巫魔幼女)
  • SCP-343(“神”):表面上全知全能的神性实体,明显异常地受基金会员工欢迎。
  • SCP-CN-188(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因为坚信异常不存在,所以扭曲了现实,使周围的非自身异常暂时无效化
  • 凉宫春日女子高中生,SOS团团长。本着让世界热闹起来的原则,用自己的意志召唤出了宇宙人,未来人,还有超能力者。
  • 全部含有本质促动标签的SCP

(待补充)

二设中的现实扭曲者

(待补充)

衍生设定

休谟指数和康德计数器

休谟指数(Hume)是测量特定区域现实强度和/或量度的单位。可以将现实比喻为沙子,而将休谟比喻为“测量某区域沙子数量的单位”:

想象一下宇宙中的万事万物都被一层薄薄的沙覆盖着。这就是基础现实-一单位休谟。如果以某种方式把这些沙移走,这里就会出现一个沙子相对较少的部分,在这里现实的级别就下降了。而如果把更多的沙子填进来,现实也就“多”了起来。

对于现实扭曲者,他们周围的现实一般而言要比正常情况下更“少”,而自己的个人休谟读数会比正常情况高。而对于非人形异常,休谟指数能帮助基金会制定更有效的收容措施。

基金会通过制造休谟固定的口袋现实定义了基准休谟,休谟指数的测定则是通过有两个口袋宇宙入口的康德计数器(Kant counter)。

在2018年初,休谟指数在概念定义方面发生过一次大变动——旧标准将基准休谟定义为1,而新标准将其定义为100。直至今日仍能在部分文档中看到这次变动带来的痕迹。[2]

注意:以上设定均来自《一份FAQ;或者说,休谟指数到底是个啥?》,其他作者的设定也许有不同之处。

值得一提的是,休谟康德在现实(指上层叙事)中均为西方著名哲学家,而“康德计数器”可能neta自物理学仪器盖格计数器

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

主条目: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

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Scranton Reality Anchor,SRA),是一种能稳定局部现实、对抗现实扭曲的基金会黑科技,以其发明者罗伯特·斯克兰顿博士为名,可能是SCP基金会有史以来最为知名的技术,最早出现于SCP-2000(机械降神),其原理在不同文档/故事中有不同设定。

另外,休谟指数这一设定的诞生实际上晚于现实稳定锚,因此休谟曾经并不经常在锚的相关文档中出现,直到近年来这两个概念才得以整合。[2]

CK级重构情景

CK级重构情景,又称CK级现实重构情景、CK级现实终结情景、CK级重构事件、CK级现代社会重组、RK级重构情景等,是指现实被某个神祇/现实扭曲者/历史回溯性篡改/其他所改变。可以是同于真正世界末日的广域大规模变化,也可以是小型的“局部”改变。是流行度最广的K级情景之一(可能仅次于“XK级世界末日情景”)。[3]

经典故事

Clef博士教研班

由DrClef创作的著名的讲座体故事,可以作为读者理解现实扭曲的入门材料。

Clef博士教研班的文字记录,“现实扭曲者与你:怎样在现实并不存在时生存下来。”[4]

“午安,诸位。请坐,来点咖啡与松饼。还有,一个小提醒:这个研究室是无武器区域。请确认你已经在接待处交出了你的武器。我知道这很操蛋,但我最不想碰到的事就是一个O5因为你在蓝区Blue Zones带枪走动而向我抱怨。都准备好了?很好。”

“今天的研讨是关于一个我最得意的项目:现实扭曲者Reality Benders绿型Type Greens玛丽苏Mary Sues比克西斯Bixbies塑形者Shapers巫师WizardsGods恶魔Devils外界观察者Outside Observers,随便你怎么叫,他们就是一群能通过感知力与意志力改变现实的家伙。我就是靠收容与抹杀这些家伙发迹的。现在你们将要在这里获得认证,继承我的事业。”

“想知道我的秘密?我们稍后再谈。首先,我想让你们看一下研究室的门。注意到了什么?再看一遍。什么门?”

“是的,门消失了。你喜欢的话可以走近去看。摸摸它们。它们不在那。它们确实消失了。但这没问题,不是么?如果你想出去,还可以从窗户走。但是还有一个麻烦,这个房间也没有窗户。所有的窗户都消失了。这里除了四面空墙,天棚,地板外,什么也没有。没有出去的路。但你是怎么进来的?”

“开始有点害怕了?别着急,来个深呼吸。你会没事的。只不过是房间的布置改变了一点罢了,而不发生了是更糟的事情。是的,事情可以变得更糟。至少你们在这里是安全的。桌子没有活过来想杀掉你们,不是么?哦,稍等,不是,他们活了。狗日的桌子要杀了你们!”

“你们想怎么做?你们想怎么活下来?这天杀的房间是活的,他要吃了你们。小心这些桌子,他们有牙。从那里滚开,立刻。你们不想死?你们得战斗了?承认它吧,兔崽子们,这是真的。这正在发生。这是扭曲的现实,你们如果不战斗的话就得马上去死。”

“哦,看来有个难缠的家伙,嗯哼?你他妈的想拿那把9毫米手枪做什么?那枪真的管用吗?对抗一个现实扭曲者!?我可以把你那狗日的子弹变成沙子。我能把你的眼珠变成果冻。我还他妈能把你的枪变成面包圈!现在马上放下那逼枪,然后滚到地上趴着,你们这群傻逼。我是一个神,而你们就他妈的是一群虫豸!”

“我想要什么?我想要什么!?难道我能从你们这坨狗屎中获得什么吗?我什么也不要,你们不过是我的玩物而已,这也是你们能做到的一切了。你们在主神面前永远不过是一堆玩具。无法逃离,没有宽恕。你将在我说活的时候活,在我允许时才能死。这里除了我的幻想外别无他物,你们都是我幻想的产物!!!”

“……”

“…好了,开灯。大家一起做深呼吸。吸气,呼气。吸气,呼气…感觉好些了吗?让我来告诉你刚才发生了什么。”

“你们刚才不过是经历了一场噩梦。桌子上的食物都掺入了强力迷幻剂,是我的独家配方。除了迷幻效果外,它还能使人对暗示非常敏感。通过一些简单的催眠与小伎俩,我就向你们展示了遭受现实扭曲者攻击的感觉。后备人员正在通过进气孔播散药物抵消剂。你们可能会感觉很糟糕,椅子下面有呕吐袋,请随意使用。”

“我想请你们回想刚才情景。你还记得那种无助感么?你们还记得当现实已不复存在,而你在一个可以控制一切的敌人面前只能作为一个玩具的感觉么?”

“记住它。在你们面对生涯中第一个现实扭曲者时,牢记它。当你以为你,或许,可以控制住他时,或者可以和他沟通理解时,请记住刚才你苦命挣扎的感觉。”

“然后在他发觉你的存在前,干掉那个狗娘养的。”

“你们合格了。下课。”

绿色型:现实扭曲者

从GOC的视角描述绿型,可以作为现实扭曲者的参考设定。

《物理部门外勤手册 13 摘要:特殊情况、人形威胁实体》之【绿色型: 现实扭曲者】[5]
介绍

现实扭曲者(绿色型)在GOC作业员中有某种神秘性。一些作业员甚至争论说要让一个绿色型沉寂下来是不可能的,甚至试图这么做都是自杀。我们组织的杀伤记录说的是别的东西。

事实是,绿色型的力量只能改变他们能察觉和在一定程度可以理解的东西。尽管本质上,他们有自己的限制。因此,在95%的案例中:

  • 绿色个体无法预见未来因此可以被伏击。
  • 绿色个体有自己的范围限制并无法影响他们所没有察觉的。
  • 绿色个体无法将他们的意志强加到他们没有打算去利用的东西上。
  • 绿色个体拥有人类的弱点,并可以被感情/理性所左右。
序列

99%的绿色型的力量进程和他们的心理状态的改变会经历下列序列。

阶段1:否定:测试者拒绝接受使用他们的能力来扭曲现实。绿色型个体将试图通过各种方法合理化他们的能力。在某些案例中,绿色型将在此结束:他们的能力被自我压制,并将不会继续进化。尽管如此,大部分都会持续到:

阶段2:尝试:测试者接受他们的能力并测试他们自己能力的极限。一般,绿色型个体会出现两个特征:缓慢,系统的,小心的,在一小段时间内慢慢进化,或忽然有一点小进步。在任何案例中,测试者一般将在该模式停留一段时间,直到进入:

阶段3:稳定:测试者达到了他们能力的极限,并确定了他们能力的极限范围。绿色型个体完全控制了他们的现实转变能力,并可以在必要时使用。更重要的,他们能在需要的时候,选择不利用他们的能力。

阶段3通常的特点是试图过上“平常”的生活。测试者将继续日常的活动,并会除了必要的阻止能力失控的防范外,将只私下使用他们的能力,并会只在不伤害到他人的情况下使用。这些绿色型个体将可以被编级为应对等级1(监视,不得交战),不过由于可能进入阶段4的风险,应进行紧密的监视。

阶段4:幼年神(child-god):遗憾的是,大多数的绿色型个体将进入到阶段4。在此阶段,现实扭曲者变得沉迷于自己的力量并将试图利用其力量来消耗他人满足自己。该阶段可以通过移情别恋,无法接受个人失败,和自大情绪的增加来标识。

尽管有许多警告迹象,阶段4的关键表现是使用他们的能力来操控他人。青少年和青年绿色型个体一般使用他们的能力用作性爱目的,而孩童个体则会试图令陌生人成为他们的“朋友”。年老的个体会试图操控他人用于爱情和金钱目的。尽管在很少一些案例中绿色型个体恢复到阶段3,他们中的99%将会停留在阶段4直到被消灭。因此,阶段4绿色型个体应被当做威胁等级5(紧急威胁)对待并马上消灭。

处决

在近距离战斗中任何试图消灭一个绿色型个体的努力应注意动态三因素。

速度:绿色型个体对任何威胁都可以反应迅速。为了确保一次成功击杀,作业员必须在1秒内完成从初次显露敌意到完成处决项目的过程。这是一个人类对一次意料外威胁和事件的平均反应时间。

伏击:绿色型个体可以迅速使自己适应于已知威胁。因此建议使用一次声东击西:一次明显的威胁先出现引起测试者的注意,而真正的杀招则来自一个出乎意料的方向。

暴力行为:要杀死一个绿色型个体,必须选择一个一次成功的杀伤方法。狙击武器必须使用大口径子弹,最好使用能造成最大膨胀的空尖弹,或有必要的话,使用穿甲弹。当然,火器是第二种选择:建议使用爆破,不过不能在有附带伤害的风险下使用。若必须使用火器,并部署多名射手,若可能的话,都瞄准头部,或在有需要的情况下瞄准躯干中央部位。

例子

(名字为了安全目的被编辑)

测试者Alpha(“Alice”)是一名90岁的白人女性,居住在城镇A(Anytown-“美国的任何城镇”)的一个农场内。Alice首次引起GOC注意是在她居住的城外有报告出现“幽灵”在田野中游荡。初次潜伏调查发现该幽灵实际上是个光谱个体,缺少真正的生物能量。进一步调查被批准。作业员O(“Oscar”)和一支装备齐全的小组前往Anytowen,伪装成一个社会纪实节目“幽灵发现者有限公司”的成员。

测试者Alice被发现和两只猫一起独住。她从三年前开始寡居,她的孩子都住在外地。测试者Alice美貌又迷人(90岁老太太……),并经常和作业员交谈并为他们提供茶和家庭烤制的曲奇。

Oscar很快在几天内就确定Alice是幽灵出现的源头,且幽灵只会在Alice睡着并不在场的时候出现。在和她进一步的交谈中,他发现她曾是无神论者(背教者),现在则是一个不可知论者,相信有来世但不是盲目的信仰。Oscar现在理论上认为Alice是一个潜意识的绿色型个体,通过产生一个她丈夫的幽灵来表达她对去世丈夫的悲伤。

在一次漫长的哲学讨论,包括一次帕斯卡赌注(Pascal's Wager)的讨论后,幽灵变得更强大和清晰,允许Oscar获取一张该幽灵个体的清晰照片。他随后将照片交给Alice辨识。令Oscar感到惊讶的是,Alice认为照片上的不是他丈夫,不过是测试者B(“Bob”),是她年轻时熟识的一个年轻人。

Alice声称她和Bob曾经有过一次恋爱,不过他们的关系因为Bob参加了二次大战而冷却了。在战争中,Alice和她最后的丈夫结识了:一名被分类为4-F的工厂工人,因为一次汽车事故导致一条腿受伤。在Bob收到了她的“"Dear John" letter”(绝交信)的两天后,他死于诺曼底。

Alice的情绪持续提高,而幽灵也出现的愈加频繁和强大,包括物理表现。在一个GOC作业员被一发鲁格尔手枪子弹打伤后,指挥部下令处决测试者。作业员Oscar申请批准试图“安乐死”(Soft Kill)测试者,并引用第二任务(隐蔽)条例。申请批准。

不知道Oscar和Alice说了什么,不过他成功说服测试者在晚上产生了一个“Bob”的幽灵,她第一次在她在场的情况下产生的幽灵。在她相信那个光谱幽灵是她的旧情人后,由于情绪过于激动,幽灵的产生完全停止了。测试者三天后在睡梦中自然死去。

休谟FAQ

Jekeled创作的一篇指南体故事,常被认为是休谟指数的基础设定。但注意此文为“故事”而非“指导”,其内容并非官方设定,其他作者的设定可能与之有差异。

一份FAQ;或者说,休谟指数到底是个啥?[6]

Q:所以这个“休谟”到底个啥?

A:一个好问题!休谟是测量特定区域现实强度和/或量度的单位。现在,你可能对要如何测量现实充满疑问,这也确实是一个理解难点。一个比较好理解的比喻是这样:想象一下宇宙中的万事万物都被一层薄薄的沙覆盖着。这就是基础现实-一单位休谟。如果以某种方式把这些沙移走,这里就会出现一个沙子相对较少的部分,在这里现实的级别就下降了。而如果把更多的沙子填进来,现实也就“多”了起来。这个解释还是极其简略,但至少能直观地介绍一下大概内容。所以,用这个比喻来说,休谟就是测量某区域沙子数量的单位,明白了?

Q:但我们是怎么定义休谟的呢?它们的参考标准是什么?

也是一个好问题!所有的测量手段都需要依托于某个量来定义,所以我们发明了一种方法来创造一个基准休谟。我们制造了两个口袋现实,每个都包含有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并分别维持在一高一低的休谟等级。这两个等级分别被定义为100和0。就是通过这两个口袋宇宙,休谟的测量才建立起来。

Q:那这个神秘的休谟要怎么测量呢?

A:通过康德计数器!康德计数器内置有如上提到的两个口袋宇宙的入口。以基准读数为基础,就能测量局部区域的休谟读数了。

Q:真厉害呀!怎么没见你们得个诺贝尔奖呢?

A:根据基金会政策规定,向外部分享/发布这一成果是不可能的。但别担心!我们得到了比那还丰厚的奖励补偿。此外,我们最近得到伦理道德委员会的行政授权去协助外部的同行研究者加快研究进程;再过几年休谟测量技术就会向全世界公开啦!

Q:这个休谟指数对我有何帮助?

A:如果你经常要面对现实扭曲者或者能造成现实扭曲的SCP,那你就走运啦!

首先说说现实扭曲者,那些能玩弄现实的怪人。第一,这些人周围的现实一般而言要比正常情况下更“少”。第二,他们自己的个人休谟读数会比正常情况高。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当然就是他们具有的现实扭曲能力。一般而言,一个低级别的现实扭曲者的读数大概为75-80/130-150 (分别是周围环境休谟等级/个人休谟等级;下面会举更多例子说明。)但在处理低级别现实扭曲者时必须慎重,以免造成现实扭曲者判定的假阳性,这些读数会因具体个人的不同而有所波动。要获取更多信息,请参见关于现实扭曲者的讲座,这能大大的帮助你深入了解。然而,那些强大的现实扭曲者的读数就会达到40</>300, 这意味这他们周围的现实发生了极大的扭曲。值得一提的是SCP-343。和其他现实扭曲者同,它并没有使用任何一点能力影响外部现实,但是他的内部休谟读数却是天文数字的高,平均下来居然有860休谟 (由7次不同测试获得的平均数;还将进行更多测试。)这个结果可以说明很多事,而研究SCP-343的研究员们也为此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再以SCP-239为例,很多强大的现实扭曲者在其影响区域、内部、外部都有着极大的异常休谟读数,而SCP-239造成的扭曲却是十分特别。她的影响区域范围极小,仅仅局限于她的视线范围和想象力范围(这似乎意味着她具有无限的影响范围,但事实上这仅仅包含了那些她可以具体构想到的东西,也因此合适的收容措施一般上可以限制住这种能力。) 但是,她的读数为30/500, 这使得她可以接近无所不能地随意改造自己影响区域内的局部现实。如同343一样,这种读数的含义、原因以及相应的收容措施都还处在广泛的讨论之中。

而对于那些非人形异常,休谟指数也能有很大的帮助作用,以SCP-2464[Humes 1]为例。 对该异常本身和SCP-2464-2的休谟指数测量都确凿无疑地印证了关于该异常相关猜测(参见附录获取信息) ,这使得我们可以采取更有效的收容措施。再以 SCP-668[Humes 2]为例。这东西在非活跃状态下只会将周围一米范围内的休谟读数提升约2休谟;而一旦其进入活跃状态,所有用于测量的康德计数器读数将飙升到天文数字(大于670休谟),而且理论上来讲这一效应的影响范围会无限延伸到所有已知空间。在发现这一点后,我们 1)对SCP-668采取了更为有效(读作:更为严密)的收容措施,2)立即监控了所有康德计数器,以此构建一个能及时应对类似异常存在的预警系统。最后,让我们来谈谈SCP-2000。早在发明康德计数器前,我们就为了建设它制造并启动了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而现在,我们知道了稳定锚能起效(将局部现实稳定在20休谟)和为何能起效(具体说起来很专业,但再打个比方就是:它们会从其他不同的、不重要的宇宙吸收沙子来保障我们这边的稳定。当然其实根本不是这样,这只是一个差不多的比喻。)


Q:最后,但是最关键的,你们两位是谁?

A:James Caldmann博士和Carlos Rzewski博士。

疑问?困惑?求知?来看FAQ 2,电子布加洛舞,所有休谟指数相关疑问都将得到回答!

原文注释
  1. 译注:封印一个强力现实扭曲者SCP-2464-2的山洞,里面有个小世界;推断如果这个扭曲者被解放就是一次现实重构末日场景。
  2. 译注:那把拿着就会让其他人对持刀者的暴行无法干涉的刀。

注释和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