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衷心希望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結束! | 創建原型類條目前請閱讀關於原型類條目收錄方針變動的公告
七日內新公告:關於伺服器維護的公告
關於長期破壞者認定機制的提案正在討論中,歡迎參與!
  • 你好~!歡迎來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來到這裡,點這裡加入萌娘百科!
  • 歡迎具有翻譯能力的同學~有意者請點→Category:需要翻譯的條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發現某些內容錯誤/空缺,請勇於修正/添加!編輯萌娘百科其實很容易!
  • 覺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話,請推薦給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歡迎加入,加入時請寫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組已經建立,請點此加入!

Are We Cool Yet?

萌娘百科,萬物皆可萌的百科全書!轉載請標註來源頁面的網頁鏈接,並聲明引自萌娘百科。內容不可商用。
前往: 導覽搜尋
SCP.png
控制,收容,保護(To Secure, Contain, and Protect)——SCP基金會
萌娘百科歡迎您編輯SCP基金會相關條目。

另外注意, 所有轉載SCP的相關內部文件,轉引內容禁止進行相關修改,修改者將會██。
相關文章及其演繹內容已經過O5-█同意,在CC BY-SA 3.0協議下進行發布,而不同於本站(Site-██)使用的CC BY-NC-SA 3.0協議。
本站的SCP相關條目應以被大多數文檔所認可的世界觀為標準。編輯前請閱讀並了解SCP編輯指引的主要內容。

歡迎各位研究員加入SCP系列編輯交流群:561474942,入群請註明萌百ID。願基金會與您同在!

SCP.png
本條目是SCP基金會的設定頁面。
AWCY.png
基本資料
組織名稱 Are We Cool Yet?
組織別名 AWCY?
組織種類 異常藝術組織
成立時間 19世紀晚期至20世紀初期
組織領導人
登場作品 SCP基金會

Are We Cool Yet?是虛構作品“SCP基金會”中登場的一個架空組織,是基金會的一個相關組織(Group of Interest, GoI)。

簡介

概述

Are We Cool Yet?的成員是一群異常藝術家(或稱異術家),他們有能力獲得或生產異常物品和實體,並用這些物品創造藝術裝置。這些裝置會被放置在最大程度面向公眾的地方,對旁觀者具有生命威脅,而短語“Are We Cool Yet?”則經常會以某種方式出現。

概觀

“Euclid們的叛逆”[1]

Are We Cool Yet?是存在於國際性前衛邊緣的藝術活動,根基於19世紀晚期至20世紀初期的超現實主義早期藝術活動、逐漸增進的科學理解以及當時開始發展的異常研究。(對一個男子如何使該活動繼承變為自身的記事,參考競賽的參賽故事“Cool的誕生”。)該活動並無統一的領導、沒有總部、極少的傳統和習俗、以及沒有官方成員任務或者要求 - 唯一要做的就是把自身稱作一位製造藝術的成員,動用、利用或圍繞著異常的物品、生物或是現象。

AWCY?的組織架構因地而異。許多團體是以小小的沙龍聚會組織而成,由一位才華橫溢的人或專業評論家所領導;其它團體則只是在一起,且沒有明顯的領導人;有些成員則更喜歡自行做事。在某些人的意見中,甚至不需要知道該運動的存在,也能成為其中的一分子。一些這樣的團體傾向創造高度可見的公共藝術,導致了死亡、傷害或是永久心理創傷,使得一些人將該活動貼上一群“藝術恐怖分子”的標籤,一些成員對此很是自豪、一些人完全否認、一些則將其諷刺地貼上。

在任何時間及地點的AWCY?藝術家的最大和最多的集會是《我們成長壯大嗎?》“Sommes-Nous Devenus Magnifiques?”,自1874年以來,每10年舉辦一次的盛大展覽,使“知情者”能夠聚集一堂,觀賞和細閱過去10年來最優秀的異常藝術作品精選。(關心這些事的人)考慮到成果被認可是作為異術家在職業生涯中最大的成就之一,全球各地的組織成員都會請求他們的作品被展示。

競賽故事

Are We Cool Yet?是隊伍“和平,愛和[已編輯]”參加基金會主站2014年相關組織競賽選用的GoI,參賽作品有《Cool 的誕生》《從吉他曲中誕生》《活在聚光燈之下》《準備》四篇。這裡收錄對AWCY?具有奠基意義、被上面兩段簡介所連結的《Cool 的誕生》[2]一文。

Cool 的誕生

於十九世紀,人類的發展使人們首次能為人類科學思考及理解那些長久以來似乎違反自然規律的現象。在幾十年間,長久以來被視為巫術或法術的概念被嶄新而秘密的科學揭穿,世界各地的政府及組織開始分類,學習,並收習一切此類異常。而且,正如在歷史上藝術家們透過他們的作品將批判的眼光轉移至當時的事件一般,科學復興時期的藝術家們也開始在畫布上闡釋這些新發現。

在1870年代,巴黎是異常藝術世界的中心,這城市見證著有關異常在藝術中的扮演的角色,或者說,這樣的一個角色是否存在過的無盡爭論。在1874年,著名的Salon des Magnifiques(美麗展覽)拒絕了所有"虛幻般的作品"在他們的大型展覽會中展出後,這些被拒諸於門外的藝術家在河的對岸,在同樣的展期中組織了一場反擊展覽會。這場名為"Sommes-Nous Devenus Magnifiques?(我們已變得美麗嗎?)"的展覽在往後幾個月中成為巴黎新聞界的談資,並得到相對應的好奇,漠視,以及冷嘲熱諷的目光,但流亡的厭物們已經提出了自己的觀點-超自然,異常,以及驚奇已在藝術世界中取得一席之地,而且不會被輕易取締。

"Sommes-Nous Devenus Magnifiques?"展覽每隔十年就會舉辦一次,而異常藝術的世界亦隨著時間的流逝愈發壯大。來自發源地巴黎,以及來自法國與歐洲各地,後來還有來自美洲及東方的藝術家,皆紛紛參與這愈發有名,愈發驚奇,而且難以從有關政府那輕蔑眼神中藏身的展覽,表達出異常在人類生活中與別不同的嶄新演繹。它於1924的第六屆展覽,在包括邏輯與情感,科學與信仰,舊世界與新世紀的兩大流派之間日漸增大的嫌隙之中達至巔峰,在這次展會上,法國超現實主義者Marcel Duchamp的作品和以魔幻寫實及滲入了世界上一些感性(viscerally accessible)的福庭現象[3]的宗教敬畏為主題的墨西哥藝術家Ruiz Marcos的作品首次同台展出使全世界的藝評家都戰在一起。

那些看見在展覽開幕前當日見過該二人的人們表示他們兩人幾乎全程都在烈日當空下熱烈地(以英語,因為他們都不擅長彼此的母語)討論著一切話題-例如藝術家相對於他的作品的重要性,還有背景,信仰,知識,法律,自由意志,神,國家,民主,馬完思主義,戰爭,國聯,以及以最佳的方式端上咖啡的重要性。他們似乎可能會在整場展覽中爭吵不休,但隨著藝術家們準備好於早上的盛大開幕中應付成群記者後,他們似乎最終達成諒解了。

當提及到1924年的世博時,在所有藝術史家心中都會浮現出一個影像,在那張Duchamp 和Ruiz並肩和其他藝術家同胞在緊閉的大門前合影的標誌性照片中,Marcos似乎俯身在Duchamp的耳邊耳語了幾句。數十年來,無數人都在推測Marcos在那難忘的一刻和他的同伴說了什麼話;是一條形上學(metaphysics)的問題嗎?是一封挑戰書?是對他們的妥協表示肯定嗎?還是在提醒他們在這時候站在一起的原因呢?或許這是對因這麼多人來看他們而感到驚訝的表達?根據一名聲稱因站的夠近從而在喧囂的人群中無意聽到耳語的記者的說法,這是五個連貫發音,表達出四個簡單單詞;

"Are we cool yet?"

- 節錄於 最Cool之戰(The Coolest War):一名批評家(Critic)的記憶, by Anonymous

GoI格式

AWCY項目以項目計劃書的格式來描述。項目建議書是一個藝術家的簡介,是關於他/她所尚未創造或有意創造的項目,並且考慮提交於10周年展覽上,或者他們正尋求顧客的資金或材料,以能創造它們。建議書的頁面標題應為“項目建議書 XXXX-YYY:標題”,“XXXX”是可以參與展覽的下個年份(所以如果這藝術家寫於70年後,那應該是為1984年的展覽做準備),“YYY”是一個任意數字,假設是取自建議書被展覽的提審團所接收的順序,“標題”則是該藝術家給項目的名稱。

文章格式如下:

標題:如上所述的藝術家標題,斜體。
需要材料:藝術家創造所用、或是預期需要的材料列表,從平常的到異國的、極難取得的到帶有異常或是本身即異常。
概要:一個簡短的描述 - 它是什麼、它應該做什麼、它如何做到(如果藝術家了解的話)、它應如何被展示,等等。
含義:在這部分,藝術家首先講解,描述創造作品的原因;接著什麼刺激他們想出這點子、他們期望以創造它來達成什麼、他們是如何做到的、目標受眾是誰、他們希望從觀眾那裡得到什麼樣的反應,等等。

這裡收錄一篇樣例[4]

項目計劃書 1964-301:“怠惰之精髓”

標題: 怠惰之精髓

需要材料:

  • 任意顏色的絨面扶手椅
  • ~4 m長的相應絨面革皮料
  • 從下列人類個體身體表面分別取下的20 cm x 20 cm皮膚: 一名白人男性,一名拉丁美洲裔女性(須對活體對象取皮,對象須擁有電視),以及任何一位與Philo T. Farnsworth,Vladimir K. Zworykin或John Logie Baird[5]有親緣關係的男性。
  • 一(1)頭 家牛(Bos Taurus), 雄性
  • 橡膠膠水
  • 植皮手術所需要的相關器械
  • 無菌環境
  • 十(10)kg棉絮
  • 一千(1000)ml形態畸變能力血液。O負血型。

概要: 本作品以絨面椅的形式呈現,擁有使個體產生幻觸的性質。此件家具在觸覺上表現出由活體的血肉構成,與其外觀相異。對該家具進行的醫學檢查將會發現特定生命體徵,諸如心跳,規律性呼吸,第三靈魂的細微波動等。

當任何有感知力的有生命個體在廣義定義上“坐”在此椅上,同時“觀看”一台任意型號的處於開啟狀態的電視時,該作品中含有的形態畸變血漿將被激活。在32小時內,該個體將轉變為一件與原作品相似的椅子,根據個體的總體大小與骨骼結構(若存在)做出相應調整。新的家具將擁有原作品相同的特性,成為一個有生命的,呼吸著的家具。鑑於此,此作品的展出應當有所限制,須採取某些措施以防止參觀者試驗此作品。

在對有相同設計的方形枕頭進行試驗時,我發現這些物品會感覺到飢餓,需要定期餵養與其種類相應的食物來維持其生命。物品死亡之後,將進入“屍僵”(rigor mortis)狀態,即僵化成為固態家具,同時進行自我防腐措施。此狀態下的家具仍可進行解剖。

含義:

"當電視好看時,沒有什麼別的東西──戲劇、雜誌或報紙──比得上它。可是當電視節目不好時,那就沒有什麼比它更糟了。我請你在電視台正播放節目時坐在電視機前,且莫讓任何書報雜誌、損益帳表或定額手冊來分散你的注意力──用你的眼睛緊緊盯住電視機直到電視台停止播送節目。我準保你看到的是茫茫一片荒原。”——Newton N. Minow, 1961

電視。它本是一件為所有人類提供傳媒訊息和娛樂的偉大發明。然而,為改善生活做出的此番努力無疑失敗了。我見證大眾將雙眼久久地鎖死在螢幕上,在他們眼裡他們的朋友和家人逐漸失去,然後在他們滿滿當當的日程當中生生地填充進完全懶散的時間。這件曾經美妙的事物正在成為一次契機,一次將我們的靈魂迅速轉交給那個低劣的物種——所謂“沙發土豆”——的契機。

這件作品旨在體現這樣秕謬的發明為我們帶來的惡果。我們正成為比我們坐著的家具更為無意義的存在。既然如此,何不變成一件家具呢?我們成為供可敬的,工作著的人們休息的扶椅和枕頭,我們提醒他們繼續工作,以免淪落至我們的境地。我們伴隨著工作著的人們的醒來與休憩,我們成為一根底線,也隨之成為了一種動力。

於是,在我們的社會中,一個只能為家裡帶回一台電視機和一把椅子的個體,終將遭到最厭惡的目光與最決絕的唾棄。電視,只是為那些無福經受自己人生的人,捏造了虛幻的人生。

萌娘化

圖片版權聲明

《Euclid們的叛逆》是一個戲仿,融合了以下元素:由山本桂輔加藤泉創作之藝術品《無題2004》的攝影,以及 Rene Magritte 繪製的油畫《形象的叛逆》(La trahison des images)。這些藝術家保留所有權利。

注意事項:SCP-173 是藝術品《無題 2004》的二次利用,《無題 2004》的創作者為加藤泉。 SCP-173 的概念和藝術家原始的《無題 2004》的概念沒有任何關聯。

該雕像與它的形象和照片並沒有以任何 Creative Commons 授權發布。只有這篇文章[7]的文字部分以 Creative Commons 發布。在任何情況下,該雕像與它的形象都不得用於商業目的。加藤泉先生決定慷慨地允許《無題 2004》的圖片被SCP基金會以及其粉絲群僅用於非商業目的。

1. 不可向加藤泉聯絡或洽談任何有關 “SCP-173” 的事情。
2. 不可洽談任何有關 SCP-173 圖片之商業授權的事情。
3. 不可要求 SCP Wiki 與加藤泉先生進行“無題 2004之商業授權談判”。
4. 《無題 2004》的圖片無法在與 SCP-173 相關時進行商業利用。沒有例外。

注釋和外部連結



  1. 該圖片的作者信息見#圖片版權聲明
  2. 原文(中文翻譯):Cool 的誕生
  3. 譯註:Forteana,即無法被(目前的)科學解釋的超常現象
  4. 原文(中文翻譯):項目計劃書 1964-301:“怠惰之精髓”,作者:InsipidParoxysm,翻譯:Jesus_cool
  5. 三人均為對電視技術做出巨大貢獻的發明家與科學家。 ——譯者注
  6. 圖片來源:#蒔花文庫的藝作頁 #kurageart
  7. 萌娘百科編輯者註:指原文Are We Cool Yet?中心頁
  • “概述”引自:相關組織 » Are We Cool Yet?
  • “概觀”、“GoI格式”和“圖片版權聲明”分別引自Are We Cool Yet?中心頁的“概觀”、“資訊”和“作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