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衷心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 创建原型类条目前请阅读关于原型类条目收录方针变动的公告
关于原型类条目收录方针变动扩充修正意见(2021.03.20)音乐条目收录范围的第二修正案(2021.03.25)正在讨论中,欢迎参与!
  •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星际争霸:星灵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神之长子欢迎您查阅星灵的历史。
D1cnHaJmsd70SqlYN5qOUUep0DQd45qGJNYqQE37b0NJOvNzkh0QAAAAAElFTkSuQmCC.png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因为我们高傲,所以我们守护。
艾尔永存不灭。

星灵(英语:Protoss,又称神族)是出现在《星际争霸》系列的种族。

星灵概述

和适应性强的人类以及狂暴的异虫相比,保守、精细的星灵是完全不同的种族。凭借他们先进的科技和强大的幽能,星灵长久以来一直认为自己是银河系中最强大的生物。虽然他们不是好战的狂徒,但是他们依旧学习到了将机器和战争合并,以及将幽能和科技结合的能力。因此,他们的战士也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如果说星灵有什么弱点,那么就应该算是他们拒绝改变的特性。卡拉的规范十分严谨,星灵不敢有丝毫的背离,深恐会回到原先内战的混乱之中。

星灵护盾.png【护盾】

星灵的每个部队有拥有防御性的能源力场,这也许是他们在战场上最大的优势。在“万世浩劫”中,星灵战士利用集中的幽能力量在自己四周布下强韧的能源力场。在最高议会学者和圣堂武士贤者开始研究利用这种幽能力场产生器来创造护盾,这令即便是最小的机械部队都能够将自己笼罩在保护性的力场中。星灵的力场可以有效地抵挡任何攻击,但在战斗中有可能会被耗竭。只要有充足的时间,护盾就会重新充能,恢复原来的强度。护盾电池可以加快充电的速度。同时,护盾可以保护星灵免受引力撕裂等类型的伤害。

折跃.png【折跃】

星灵是非常先进的种族,他们的建筑方式也经过无数个世代卡莱工匠的改进。所有的星灵建筑物都是在艾尔行星上建筑的。小型的探机会使用特殊的空间讯号来提供给特殊的折跃门导航使用。这样就可以快速地将完成的建筑物从艾尔行星上传到任何一处。这让星灵只要建立幽能链接之后,就可以快速地建造基地(而不需要占用工兵)。

卡拉.png【灵能链接】

星灵的建筑和部队,都或多或少会从艾尔行星上吸取灵能能源。星灵枢纽提供了对于这种力量的连结,水晶塔则是真正将这些灵能输送给新移民地所必须的设施。每座水晶塔都可以散发出一种短距离的能量,提供给附近的能源和折跃门来使用。如果星灵的建筑和灵能的连结中断了,那么它将会自动关闭直到回复连结为止。

星灵历史

萨尔那加Xel'Naga长子Firstborn

虽然古代的星灵只有留下断简残篇的历史,但是其中的确有记载著数千万年前,有一个全能的种族曾经一度统治过数千个星球。这个谜般的种族,通常被称作“萨尔那加”或是“来自远方的漂泊者”,据说曾经在他们领域内的数千颗荒凉、孤寂的星球上播下了生命的种子。星灵的传统中认为萨尔那加是和平而且为其他种族谋求福利的生命,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研究和繁衍宇宙中高等的智慧生命。所有的人都只知道萨尔那加执著于创造一种完美的形体,为此努力的数千年。虽然他们之前的实验创造出了无数的变种和性状,但是这些种族总是赶不上萨尔那加人的期待。

萨尔那加人气馁之余,决定将所有的心力都放在他们期望最高的实验场地,银河系的边缘,拥有浓密森林的艾尔行星。这颗星球上已经有了一种非常先进的种族。这些种族能够适应艰困的难以置信的天候和状况。他们的能力远远超过萨尔那加所知道的其他种族。这个种族甚至已经进化出了一种以集体狩猎和战士阶层为主的原始部落。不过,最最让人惊讶的还是这个种族彼此之间能够用复杂的方法进行心灵上的沟通,让他们能够快速有效的进行集体的狩猎。萨尔那加对于这个种族的状况感到十分欣慰,因为他们是少数已经突破了低等生物形态演化上障壁的种族。为了要强调这个种族将来在宇宙中的特殊地位,萨尔那加给予这个种族一个名字——“长子”,也叫做星灵。

古代的星灵们祥和的居住在艾尔行星上,在数百个世代中都不知道萨尔那加一直都在静静的观察他们。虽然他们已经是萨尔那加的实验中最为成功的,但是萨尔那加人依旧对于他们缓慢的进化感到不耐烦,觉得应该给予更多外界的助力。萨尔那加人又花费了无数的时间导引他们的子民,终于让他们到达了智慧和意识都十分完整的阶段。这些“长子”不但具有极高的智慧,更拥有反省的能力,不但让整个种族发展出灿烂的文明,更让单一个体也拥有不遑多让的光辉。感动于他们的成功,萨尔那加人终于决定要让星灵知道他们的存在,却完全没有料想过随后的混乱。

萨尔那加Xel'Naga长子Firstborn历史(里)

在萨尔纳加来到我们宇宙中播种生命后,埃蒙和他的追随者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观察和甄别。

在最后的计算中,位于艾尔行星和泽鲁斯行星上的两种生物,最有可能演化成纯粹的形体和纯粹的本质,并成为无尽轮回的候选者。

在完成测算后,萨尔纳加搭乘舰队回到乌尔纳进入了长眠。

然而埃蒙一党却事先在睡眠仓上做了手脚,他们提前醒来并且聚集到了一起,驾驶世界舰来到了艾尔,开始了他们的成神之路。

他们来到艾尔,在自己第一次踏足的地方建造了一座神庙,并居住于此。他们利用凯达林水晶加速了星灵祖先们的进化和繁殖速度。

在星灵们进化出高等智慧,发展出文化以后,埃蒙和他的追随者便以神的姿态降临到他们面前。

起初,他们十分称职地扮演了神的角色,他们与星灵共同生活,教化他们,制止他们的争端,启蒙他们的科技与文明。星灵一族对萨尔纳加的良好印象也同样来源于他们。

埃蒙如愿以偿地获得了神的地位,满足了自己神明情结,然而仍有一件事深深困扰着他……

无数次地展现神迹不是没有代价的,原本萨尔纳加单单存在于本宇宙中就要消耗大量的虚空能量,正统的萨尔纳加会选择在乌尔纳沉睡并不是没有原因的,然而埃蒙一党已经数个世纪没有补充虚空能量了。

若没有永恒的生命和不灭的躯壳,何以能称为神呢?

【离去和万世浩劫Aeon of Strife

星灵的文化在数千年间就散布到了整个艾尔行星上,最后终于将彼此征战的部落统一在一个集权政体下。为了要测验这些生物进化的程度,萨尔那加人决定自天而降,让自己开始对星灵的文化造成影响。起初萨尔那加人的抵达似乎让星灵的部落更为团结,惊喜的看著自己的造物者出现,从而感受到更大的领会和喜悦。萨尔那加人对于星灵渴求解开宇宙之谜的好奇心感到十分的讶异。

星灵们为了满足自己不断渴求知识的天性,而发展出了复杂、进步快速的科学和心灵学。当他们对自己的了解和自我意识逐渐茁壮之时,星灵开始变得十分骄傲,努力追求自身的成就而不是团体的进步。越进步的部落就越快开始将自己和其他社会隔离,不但寻求自己在这个社会上的定位,更想要让自己的部落在宇宙中占有一席之地。

当这些部落越来越分散的时候,萨尔那加人开始感到气馁:他们觉得也许是因为他们太过急躁地推动星灵的进化,而导致了他们的纯粹性受到破坏。许多萨尔那加人开始认为星灵们已经失去了他们最强之处,让自我压过了原先合作无间的群体。这些被自我实现所驱动的部落,甚至更变本加厉的恢复各个部落本身的特有仪式,和其他部落越离越远。一度对造物主所抱持的崇敬态度,现在已经开始被怀疑所取代。随著时间的流逝,星灵们开始躲避造物主,并且在各部落之间流传萨尔那加人的可能恶行。

为了要切断自己和其他部落间的连结,星灵们开始中断最原始的心灵链结。当星灵失去了同情彼此的想法时,这心灵链结的最后一段也开始崩坏。心灵链结的中断,对于萨尔那加人来说,是星灵们悲剧性的失落了纯粹性的铁证。

萨尔那加人相信自己已经亲手摧毁了最具潜力的实验品,伤心地永远离开艾尔行星。当听到了造物主离开的消息后,原本就起了疑心的星灵们开始毫不留情的攻击萨尔那加人。有数以百计的萨尔那加人被数十年前还视他们为神的星灵们残酷地杀戮。萨尔那加人哀伤地阻挡住神民的攻势,幽幽地离开了艾尔行星。

星灵的部落在这失落的混乱中,开始彼此征战了起来。接下来的日子是银河系历史上最为血腥的自相残杀、自暴自弃的内战:万世浩劫。无数个世代的星灵在纷乱的年代中彼此残杀,每个人心头都背负著忘恩负义的自责,以及被抛弃的伤悲。虽然神民们有关这个“万世浩劫”的记载只有残留很少的一部份,但是很明显的,这些“长子”们变成了残暴的杀手数世纪以来,对于彼此的仇恨让许多世代的星灵连过往的光荣和一度紧密的心灵链结都不及知道,就在自相残杀中战死。传说中甚至连艾尔行星的地表都因为这些疯狂的杀戮而遭到破坏。看起来,这原先兴盛无比的星灵文化,似乎已经走到了绝灭的边缘。

离去和万世浩劫Aeon of Strife(里)

通过对星灵的进一步研究,很快,埃蒙一党欣喜地发掘出了星灵一族与虚空内在的联系的潜力。由此,一个宏大而又大胆的计划逐渐成型。

通过对星灵一族的实验和改造,埃蒙成功实现了利用星灵个体的生命力来从虚空中吸收能量,作为他们实现不朽的消耗品。

然而,大量星灵个体的失踪与死亡并不是那么容易隐瞒的(而埃蒙也不屑于刻意去隐瞒),这使当时的一些星灵部落对他们的恩主产生了怀疑,甚至引发了攻击行动。

尽管实无“数百萨尔纳加死亡”之众,但原始的星灵确实对埃蒙一党脆弱的躯体造成了实际的伤害(当时埃蒙致力于营造他身为“至高神”的地位,因此“下级神”们尚未大量开始利用星灵的躯体来获取虚空能量)。

造物们的忤逆行动震怒了埃蒙。

这一事件使得埃蒙彻底抛弃了执行计划的最后一丝犹豫。从这一刻开始,埃蒙的目的改变了。

尽管星灵人多势众,且已遍布艾尔,但埃蒙和他的追随者们只需要回到世界舰上,就能从空中对这些逆神者降下湮灭之雨。

然而这远远不能让埃蒙得到满足,他已经完成了对星灵的调整,他带领着他的追随者乘坐飞船离开了艾尔,并径直前往了另一颗据推测将诞生候选种族的星球:泽鲁斯。

在埃蒙离去后,星灵爆发了万世之战,但埃蒙从未将其视为自己的责任,只将其看作无尽轮回的又一个污点。

卡拉Khala:升华之道】

虽然万世浩劫的终止有许多原因,但是带来第二个年代的最重要原因只有一个。在这场古老的血腥争斗中,有一个星灵意外的受到了启发。这个先知,虽然他的名字已经在历史中散逸了,但是史家们都将他称为“卡司”,或者是“带来秩序之人”,他的原名是萨瓦逊。卡司在阅读了那些古老的、神秘的萨尔那加资料之后,他找出了古老的强大圣物——被称作凯达琳Khaydalin水晶的物体。萨尔那加人所留下的水晶是为了加速他们的基因实验之用。卡司将它的力量导入自己身体,让他得以体会自己这个种族古老的、和谐的心灵链结。经过了数千年之后,神民的心灵链结又再度被开启了。

卡司被每个神民的情感和思想所淹没,突然意识到,其实神民的心灵链结根本就没有中断,只是每个人都忘记了如何去使用它。卡司为这毁灭自己种族的战争和仇恨所震慑,决定找出终止这场混乱的方法。卡司聚集了许多年轻的星灵战士,成功的教导他们如何利用先前已经被遗忘的心灵链结。这些年轻人突然之间远离了身旁的纷乱和砍杀,意识到了自己种族的愚昧。他们相信萨尔那加人的想法没错,他们完美的本质的确已经被自我的出现而破坏了,他们的确是个失败的被创造物。他们也相信,由于他们的失败并不是自己本身所造成的,所以其实神民们内心的挣扎是毫无意义的。

卡司发展出了一套先进的幽能进化系统,希望能够好好的训练这些年轻人,让他们不再重蹈过去所发生过的悲剧。他的理论被称为“卡拉”或叫做“升华之道”,这个理论呼唤所有的神民放弃自身的挣扎,重新朝向统一的大我迈进。卡司最大的期望就是“卡拉”能够将新的希望和活力注入神民全体的心中。慢慢的,许多神民舍弃了他们古老的怨恨,并且加入了越来越兴盛的卡拉之徒。这就是万世浩劫中最重要的转折点,也是第二个世代的开端。当部落停止了战争,开始重修旧好的时候,卡拉即将要开始改变神民们更为古老的习俗。

卡拉Khala:升华之道(里)

星灵学者萨瓦塞恩,后世的带来秩序之人,在艾尔的神庙中发现了埃蒙留下的,用于发掘星灵灵能潜力的凯达琳水晶。利用凯达林水晶,萨瓦塞恩和他的继承者们经过不懈的努力,最终组建了跨地域的心灵和情感网络:卡拉,并以此终结了万世之战。

连入卡拉使得星灵个体无需再依赖于虚空。如此庞大数量的个体脱离虚空,造成了虚空中异常的能量波动。这股波动惊醒了沉睡于乌尔纳的萨尔纳加。

苏醒的萨尔纳加很快发现了埃蒙的叛变行为,他们派出舰队来到泽鲁斯讨伐他们的同胞。埃蒙释放了异虫,双方爆发了惨烈的战争。埃蒙在最终一战中被击败并堕入虚空,剩余的萨尔那加则回到了乌尔纳并对其进行禁锢。然而,埃蒙并没有放弃回归,他通过控制塔达林Tal'Darim星灵和异虫主宰Overmind,以及他忠心的奴仆纳鲁德Narud,来策划着轮回的终结。

塔达林Tal'Darim

塔达林部族是众多星灵部族当中对萨尔那加埃蒙有着非常狂热之崇拜的一支。在万世之战之前,塔达林就对埃蒙有着甚高之崇拜,即便埃蒙不断地将星灵变成吸收虚空能量的工具,他们仍旧自愿追随埃蒙,因为他们相信埃蒙能让他们转世,成为像萨尔那加那样不朽的存在。万世之战期间,塔达林部族便从星灵社会当中消失不见,成为谜一般的存在。而事实上,在埃蒙堕入虚空后,塔达林部族就独自离开艾尔,并通过各种方式试图重新联系埃蒙,包括吸食地嗪——一种与高能瓦斯相近,但却混入了一些“异乎寻常”的有机组织的气体。这些气体当中所蕴含的物质会使星灵上瘾,并持续性地损害他们的神经系统,导致塔达林星灵的神经束退化,从而无法接入卡拉。然而,通过地嗪,塔达林似乎确实与虚空建立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并从中获取能量。在万世之战后,埃蒙设计塔达林部族形成了“升格之链”的血腥习俗,并通过这一习俗以及“升格为萨尔那加”的谎言将塔达林部族牢牢掌控在手中。

塔达林部族血腥而残忍,其几乎不耗费任何时间在科技方面。因此,在万世之战结束后的数千年来,塔达林都在偷偷地掠夺艾尔星灵的科技成果,例如使艾尔星灵的远征军失去音讯,或是编造“我们的愤怒情绪化为实体攻击我们”等故事来偷袭艾尔星灵并窃取他们的知识。但由于埃蒙被禁锢于虚空,塔达林部族也只能生存于阴影之中,数千年间都没有任何星灵真正正面对峙过塔达林。直到母巢之战结束,纳鲁德萨米尔·杜兰对混合体的建造取得突破性的进展之后,塔达林才强势回归并大举向外征战。他们一边四处殖民蕴有地嗪的星球并于其中建造崇拜埃蒙的神庙,一边保卫纳鲁德的混合体生产工厂。当然,埃蒙仅仅将塔达林当做实现其目标的工具而已:在主宰的预言中,当凯瑞甘死后,掌握了庞大混合体军团的埃蒙首先消灭了人类,其后就消灭了塔达林,而后就是全部剩余的星灵。

当然,这么多年来,塔达林部族中不乏对埃蒙以及升格之链产生疑惑的星灵——埃蒙真的在乎他们吗?万一埃蒙不遵守他的诺言呢?因此,有越来越多的塔达林星灵开始借由升格之链间接对埃蒙发起挑战。然而,几乎没人能打败埃蒙的忠实拥护者——高阶领主马拉什,直到阿拉纳克的出现。在达拉姆星灵的帮助下,阿拉纳克击败了马拉什继任塔达林高阶领主——塔达林的最高领导人,并带领整个塔达林部族反水埃蒙。原本势不两立的两个星灵部族就此结盟,共同对抗黑暗之神。在埃蒙被击败后,阿拉纳克拒绝加入统一的星灵社会,并带领塔达林部族前往星区深处建设家园。由于埃蒙之死,升格之链已无任何存在的必要,阿拉纳克是否会将其废除,成为了达拉姆星灵在战后非常感兴趣的点。

折跃warp:灵能科技】

在卡拉终结了万世之战后,星灵的科技开始飞速发展。

灵能矩阵Psi Matrix

在大约3000年前,结束了万世之战的星灵由卡拉统一后不久,便发明了灵能矩阵。这些矩阵由嵌入艾尔星球地表的三块巨大水晶形成,它们使得星灵只需几个坐标点,就可以向艾尔的任意位置传送。只需要通过水晶塔供能,经过设计的战场传送门与星门就能将星灵战士与战舰传送到任何一个位置。灵能矩阵的强大供能甚至能够将星灵传送到远不可及的星球,使得星灵拥有了非常强大的远征能力。灵能矩阵非常坚韧,即便后来艾尔被异虫所占据,异虫也未能摧毁这些水晶。

紧急召回Emergency Recall

星灵的个体非常强韧,其寿命能够达到1000年以上。然而,超长的寿命却以超低的生育率为代价。在万世之战后,星灵人口大幅下降,艾尔星灵人口仅数十万。为了减少战士的损耗,所有圣堂武士都佩戴有折跃装置,这些装置使得他们能够在检测到致命打击之时紧急折跃回到他们的枢纽。在母巢之战后,星灵的相位技师们改造了水晶塔,使其拥有了灵能矩阵的部分效果,圣堂武士可以通过折跃装置折跃到任何有水晶塔供能的位置。

龙骑士Dragoon

紧急召回装置并不是100%有效的。有很多时候,紧急召回的星灵战士虽然并未死亡,但已经遭受了足够致残的打击。卡莱工程师们开发了龙骑士框架——只要致残的星灵战士愿意,就可以被植入龙骑士之中。星灵战士可以像控制他们自己一样灵活地控制龙骑士的骨骼和器械,而他们本体则被置于龙骑士核心重重保护之中的营养液内。后来,龙骑士框架引入了卡拉,使得制造龙骑士的成本大幅下降,而操作性则大幅提高。

在艾尔沦陷后,制造龙骑士所使用的军工矩阵被异虫占领,其中的关键技术模块也随之无法再获取,星灵便无法再制造更多的龙骑士。仅存的龙骑士大部分都接受改装、加装了相位干扰炮和强化护盾,它们被称之为不朽者Immortal。不过,奈拉齐姆很早以前就受到龙骑士的启发,设计了一种步战机械,它们牺牲自己的肉身将自己的精神融入到这种步战机械中,从而获得了可观的机动性和远程攻击能力——这些步战机械被称为追猎者Stalker。在星灵撤退到萨古拉斯后,追猎者逐渐替代龙骑士,成为了星灵的主要远程支援和地对空单位。

随着艾尔的再次陷落,仅存的自由星灵被迫进入亚顿之矛以获取庇护。令人惊喜的是,亚顿之矛上保留了一条完整的龙骑士生产线,且这条生产线是在龙骑士框架引入卡拉之前建立的。这使得星灵又可以再次生产龙骑士这一传奇的步战机甲。然而,由于没有引入卡拉,这条生产线上生产的龙骑士行动不能像引入卡拉的龙骑士那样迅速;相位技师凯拉克斯于是在此基础上进行了改进,将额外的外骨骼加入生产线之中,使得新生产的龙骑士坚固程度大幅提升。

方舟Arkship

方舟的设计是在星灵一次殖民远征事故之后提出的。最高议会认为,有必要设计几艘末世方舟,以使得星灵能在面临灭族危机之时,仍存有生存和延续的希望。最终,末世方舟一共设计了三艘。然而,在异虫入侵艾尔之时,就有两艘方舟遭到异虫摧毁,仅有亚顿之矛因埋藏于艾尔的地表之下而得以幸存。

星灵的身体构造

星灵的身体结构已经高度进化。他们的个体通过类似于光合作用的机制获取能量,而他们的日常交流则是通过灵能进行。灵能可以直接将他们想要表达的内容“呈现”在对方的脑海里,而他们也可以通过灵能来轻易理解对方所意图表达的内容,因此他们可以轻易地与人类沟通,而不会存在“语言”的障碍,因为他们已经不再需要它。尽管如此,星灵依旧保留了一些传统的通过声波发出的“语言”(现在则是使用灵能发送),例如“En Taro Adun”意为“向亚顿致敬”。

与人类和异虫不同,星灵的身体大部分由纯粹的能量构成,生物材料占比非常低。与之相对应的是,纯粹的能量构成可以帮助星灵抵御几乎任何生物层面的改造例如病毒感染和变异,但生物材料的存在依旧使得星灵可以被外来有机体寄生,而一旦失去能量支撑,星灵个体的生物材料就会立即灰飞烟灭。因此,人类建造的许多抽取能量的装置对人类毫无害处,却可以轻易威胁到星灵的生命,但异虫却无法通过传统方式——如提取细胞等——获取星灵的基因信息。

尽管与人类的母星——地球距离遥不可及,星灵个体依旧和人类具有很大的相似性。例如,遵循头——身——脚的设计,两腿直立行走、使用双手为工具,除了没有耳、鼻、口以外面部设计和人类十分接近,男性星灵的“皮肤”较女性更粗糙、个体也更高大等。虽然两者也存在许多不同,如星灵的“手”仅有四指、“脚”仅有两指、“腿”却有三节等,但在虚空一役后,人类开始探究自己与星灵的同源性(纳鲁德称人类为“失败轮回的残次品”)。有人猜测,萨尔那加也是人类的造物主。

净化者Purifier

万世之战结束后,星灵的人工智能科技飞速发展。卡莱阶层通过数据复制技术,实现了对星灵个体大脑数据的高精度复制,准确率几乎接近100%。最高议会便下令用这种技术构建净化者——搭载了牺牲星灵的所有意识和记忆数据的机械星灵。这些机械星灵拥有他们本体生前的所有记忆和人格,表现与真正的星灵几乎别无二致。

起初,净化者们感恩最高议会通过这种方式将他们“复活”,但是最高议会之后则将他们当做机器人,作为杀戮的工具屠戮生灵,以及最高议会的反对者。科罗拉里昂就是其中的一员,也是当时净化者星灵的总执行官。生前被最高议会无比尊重的他,在“复生”成为净化者后则被最高议会当做杀戮的工具并遭到高强度的奴役和屈辱——他虽然拥有完整的人格,但却没有自由的意志,其一举一动都受到最高议会的操纵。之后,科罗拉里昂设计夺取了净化者数据网络的控制权,从而切断了最高议会对净化者的控制,并率领净化者军团起义,意图推翻最高议会。最高议会则派出军队镇压。经过惨烈的战斗,净化者军团战败,其数据网络被卡莱工程师重新夺取控制权,所有剩余的净化者都被集中封印于塞布罗斯号——一艘原本用于净化者远征的巨型母舰,并驻扎于星灵的科研星球——艾迪昂星上空。卡莱科学家们则在艾迪昂星通过一种叫做麦加利斯的类探机巨型装置,构建了牢不可破的静滞网封锁塞布罗斯号,一边持续对其进行封锁,一边继续净化者项目的秘密研究。

在异虫入侵艾尔后,最高议会迫于形势,秘密重启了净化者项目。在格拉修斯设施,卡莱科学家们运用这种数千前的科技成功在菲尼克斯Fenix安提奥克Antioch战败后复制了菲尼克斯的意识和记忆数据,并制作了净化者原型机;不过由于菲尼克斯本人并未死亡,以及最高议会仍旧对净化者所存的疑虑,菲尼克斯原型机并未投入使用,净化者项目也因为最高议会的消亡而继续陷入搁置。但其研究则并未停止,在达拉姆成立后,净化者项目的所有信息都由达拉姆Dealaam大主教Hierarch阿塔尼斯Artanis直接掌握,但仍旧作为最高级别的机密之一。

数年之后,埃蒙回归宇宙,星灵的反抗也随之开始。阿塔尼斯率队取回了格拉修斯上的净化者研究成果,包括仅搭载了基本人工智能的机械狂热者“警戒者”,以及强化过后的机械哨兵。同时,最高议会起初没有投入使用的菲尼克斯原型机也折跃上船。在与菲尼克斯共处后,阿塔尼斯在战争议会中重新界定净化者为星灵而非机器,并前往艾迪昂星重启塞布罗斯号——不过艾迪昂星早就被异虫入侵,仅存的星灵或被异虫消灭,或由于卡拉成为了埃蒙的奴隶。在解放塞布罗斯号之后,阿塔尼斯以将净化者数据网络交由净化者自行管理其实净化者也已经在苏醒后的一瞬间取得了网络的控制权,随便就能切断达拉姆与他们的连接,因此阿塔尼斯不给也不行了为条件,希望净化者能够重新加入神之长子。净化者接受了阿塔尼斯开出的条件,他们推举菲尼克斯作为代表,加入了达拉姆阵营。在战争期间,有多名陨落的传奇圣堂武士通过净化者项目“复苏”,例如携手人类对抗操纵异虫的大海盗的圣堂武士摩约、保护泽拉图取得预言碎片的高阶圣堂武士卡拉斯、为泽拉图抵挡塔达林和埃蒙的执行官塔里斯等等。阿塔尼斯将他们当做活生生的星灵与其他星灵一视同仁、平等对待,这让原本就依旧心存荣耀的净化者战士们士气高昂,他们在此后的作战中狠狠地打击了埃蒙的部队。战后,净化者星灵们加入了统一的星灵社会,参与星灵的重建。

在雷诺的游骑兵与星灵结成同盟后,星灵向游骑兵提供了若干科技以升级他们的旗舰——休伯利安号Hyperion,给休伯利安号加装了短途折跃装置和等离子护盾发生器。母巢之战期间,雷诺又和蒙斯克达成了短暂的休战,给休伯利安号加装的短途折跃装置和护盾发生器也加装到了蒙斯克的一些战列巡航舰Battle-Cruiser上。在第二次异虫入侵时,尽管人类仍然没能搞清楚其运作的原理,但他们已经成功地实现对加装在这些旗舰级战列巡航舰上的短途折跃装置和护盾发生器的复制与量产,并将其加装在了所有的战列巡航舰上。人类甚至成功利用这些装置对战列巡航舰的引擎实现助推,从而提升了战列巡航舰的巡航速度。

达乌Dae'Uhl:管理政策】

卡拉除了订立了严格的行为规范之外,同时还试图将社会组织从部落改变成种性(Caste)制度。所有星灵的部落都要分成三个阶层:执法官Judicator卡莱Khalai圣堂武士Templar。这个改变除了更加消弭过往的仇恨之外,也替神民族准备好了一个全新的开始。执法官是由星灵中的长老和议员所组成的,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监督整个社会在卡拉的规范下运作;执法官们共同组成星灵帝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也就是最高议会the Conclave。第二个阶层,被称为卡莱,是由星灵中的绝大部份所组成的。卡莱阶层代表的是工程师、科学家和建筑师,他们在万世浩劫之后努力不休地重建被破坏的家园。第三个阶层叫做圣堂武士,是艾尔行星的神圣战士和保护者。

在最高议会所治理的评议会监督下,以及圣堂武士强大的武力下,艾尔行星很快的就变成银河系中的天堂。随著他们快速的发展,星灵们很快的就重新发现了之前失落的文明,很快的找回了星际旅行的知识。在短短的数百年间,星灵征服了他们四周的几百颗行星,并且将他们的文化散播给无数的智慧生命。最后,星灵们成功地重新得回了萨尔那加人原有星球数目的八分之一。

除了依循卡拉严格的规定之外,星灵们更把“达乌”(Dae'Uhl),或称作“宏观管理”的重担揽到自己身上。达乌依循著萨尔那加人的行为模式,要求星灵们必须照顾和保护那些在他们底下生活的生命。在卡拉提仲裁Kalath Intercession事件[1]后,星灵修改了达乌律法,要求与他们的祖先不同,拒绝介入或是操控他们所保护生命的进化过程。星灵们一直都对于外来的侵略非常的小心,持续地注意著那些毫无所觉的被保护者。不过星灵们像过去的萨尔那加人一样,不现身在被保护者的面前。几百种智慧生命在他们的疆域中繁荣兴盛,根本不知道冥冥中还有一股力量在保护他们。

心灵枷锁:卡拉Khala达乌Dae'Uhl的真相(里)

卡拉使得星灵个体获得了集体的归属感和满足感,但也形成了一种无形的枷锁,导致星灵个体会因为在意其它星灵个体以及星灵集体的看法、以及达乌律法下最高议会几乎无死角的监管,而拒绝做出任何创新举动。因此,在卡拉产生以后的数百年,星灵找回失落的文明以及星际旅行的科技之后(准确来说,是在制造了亚顿之矛等三艘方舟以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科技上的显著进步,仅有能源的微调、各装置的功能优化等举动。

同时,最高议会在不断地封锁曾经的高科技高杀伤性武器(例如巨像),间接地导致了异虫入侵艾尔时星灵的惨败,在最高议会灭亡、艾尔星灵与奈拉齐姆星灵(即萨古拉斯的黑暗圣堂武士)合并后,星灵的科技才重新开始发展,出现了水晶塔能量场远程折跃等技术。

卡拉自身也存在很大的漏洞:卡拉是由凯达琳水晶组建的心灵和情感网络,而凯达琳水晶则是埃蒙的造物,因此卡拉实际上成为了埃蒙的一个陷阱。埃蒙回归后轻易地夺取了卡拉的控制权,卡拉这一无形的枷锁也变成了真正的心灵枷锁,被埃蒙利用并控制了除了洛哈娜以外的所有接入了卡拉的星灵(洛哈娜由于是最高保护者,受过专门的针对卡拉能力的训练,可以短暂抵抗埃蒙的控制,但是如果埃蒙集中注意力,同样能完全控制洛哈娜)。

因此,卡拉给星灵带来的希望,其实只是一个谎言。

黑暗圣堂武士Dark Templar

虽然他们新的文明持续地兴盛发展,但是最高议会依旧保有一个可耻的秘密,不敢被大众知道。有少数的部落拒绝相信卡拉圣典的教诲,相信他们个体意识的消灭只是更为增加最高会议的力量。这些叛逆的部落并不邪恶、也不是民兵、他们只是坚决的相信心灵链结将会是神民族的末日。因此,最高议会尽一切可能隐藏这些叛逆部落的存在,因为他们惧怕这些部落会对目前祥和的世界造成影响,摧毁卡拉所努力达成的目标。他们相信这些叛逆的部落将会是新秩序的一大威胁,因此,他们命令圣堂武士去将这些部落彻底铲除。

领导这支部队的是一名叫做亚顿Adun的年轻战士,他不忍心对自己迷途的同胞痛下杀手。相反的,天真的亚顿试图把叛逆部落藏匿起来,不让最高议会发现。亚顿相信,只要教导他们运用自己的精神力量,就可以说服他们听从卡拉之道的教诲。后来,虽然他们的力量变得和圣堂武士一样的强大,但是这些叛逆部落依旧坚持他们爱好自由的灵魂,拒绝加入卡拉之道。由于缺少了升华之道的训练,这些星灵们的力量失控,不受控制的在艾尔行星上造成了巨大的风暴,即“暮光之星”的爆发。

最高议会惊恐地发现圣堂武士没有消灭这些部落,开始慌乱的寻求解决之道。如果最高议会公开的惩罚亚顿和圣堂武士,那么他们将必须承认叛逆部落的存在。因此,最高议会决定永远驱逐这些迷途的同胞。亚顿辖下的圣堂武士发誓永远不对外公布此事,而这些叛逆的部落则被送上古老的的萨尔那加世界舰,飞向无垠的宇宙。从此以后,这些叛逆部落就会被称作“黑暗圣堂武士”,后来被称作“奈拉齐姆Nerazim”。此事发生于距今约1000年前。

最后的希望:自由的黑暗圣堂武士Dark Templar(里)

奈拉齐姆部族拒绝加入卡拉,为此,每个部族成员都剪掉了自己的神经束(艾尔星灵在卡拉产生之后,每个新生成员都会自动地加入卡拉。由于奈拉其姆部族的星灵与艾尔星灵同宗同源,因此每个新生成员都必须剪掉自己的神经束以避免被强行拖入卡拉)。起初,艾尔星灵将这一举动视为可耻的行为,并试图对奈拉齐姆进行征伐。

然而,在异虫入侵艾尔后,以塔萨达尔Tassadar为代表的部分艾尔星灵发现,只有掌握了虚空能量的黑暗圣堂武士才能够有效地杀伤异虫主宰和他的脑虫们。当时最高议会坚信正面削弱异虫的数量方为取胜之道,然而实践证明异虫的数量几乎是无穷无尽的,必须使用“擒贼先擒王”的套路才能有效地阻止异虫。黑暗圣堂武士的力量最终拯救了节节败退的艾尔星灵,塔萨达尔将黑暗圣堂武士的力量与自身力量融合摧毁了主宰。这是为艾尔星灵所不齿的黑暗圣堂武士在艾尔星灵面对灭族危机中给予的第一次“最后的希望”。

在第二次大战中,回归宇宙的埃蒙轻易地夺取了卡拉的控制权,从而控制了所有的艾尔星灵。奈拉齐姆星灵由于早已切断了神经束,因此没有受到影响,再次成为了最后的希望——泽拉图牺牲自己拯救了大主教阿塔尼斯,再由阿塔尼斯和其它黑暗圣堂武士拯救了一小队圣堂武士,这队圣堂武士之后成功启动亚顿之矛,并团结了萨古拉斯上仅存的奈拉齐姆自由星灵,开启了逃亡与反击。黑暗圣堂武士第二次给予面对灭族危机的艾尔星灵“最后的希望”,其讽刺意味可想而知。

人类Terran异虫Zerg的到来】

星灵们静静地看著人类意外的来到他们疆域的边缘。虽然星灵们不确定这些流亡人类的来源,但是他们相信这些性格暴烈、短命的生物将会是很好的观察目标。星灵静静的观察人类的殖民超过两百年。这些人类成功在星灵的疆域中建立了许多简陋的殖民地。虽然泰伦人类的科技远逊于星灵,但是他们依旧艰辛的适应了所有的环境,并且发展的十分兴盛。星灵们对于泰伦人类感到非常的有兴趣,因为他们发现泰伦人类之间虽然不停的彼此斗争,却还是依旧扩张、科技依然进步。

星灵警觉到泰伦人类快速的耗竭自己星球上的资源,在星灵眼中看来,这些人类不懂得维护自然界中微妙的平衡,在他们四处迁徙的过程中,只会在身后留下一个又一个荒废的星球。由于受到“济弱扶倾”规范的严格限制,不管他们多么想要介入人类的社会中,他们依旧只能袖手旁观。两个种族之间就这么保持松散的关系许多年。但是,一次星灵的侦察任务看到了这些无助人类的末日。

圣堂武士塔萨达尔Tassadar率领著他著名的圣堂武士探险队,发现在星灵的领空边缘漂浮著一些有机的建筑物。靠近调查之后发现,这些不起眼的生物组织其实是外星人的探测器。虽然塔萨达无法判断这些探测器的来源,但是他可以确定一点,这些探测器是朝著克普鲁Koprulu星区的人类殖民地而去。

塔萨达尔将这些活生生的探测器带回艾尔行星做研究。这些奇异的外星人组织和星灵所知的其他生命完全不同。每个探测器的基因都是特别针对侦察和在太空中生存所调配出来的。为了要调查他们的来源,星灵科学家尝试著将凯达林水晶的能量聚焦在这些小生物的意识上。星灵们惊讶的发现这种外星生命竟然快速而且自然的做出反应。这种惊讶是有原因的,因为只有经过萨尔那加人特别改造过的生物才能够吸收这种水晶的能量。更惊人的是在这些生物的小脑袋中不停重复、一遍又一遍的思想:“找到人类”、“消灭”、“学习”、“进化”……

星灵推断这个探测器的到来是一种可怕威胁的先驱。如果这些生物经过萨尔那加人基因工程技术的改造,那么他们将十分的先进而且强大。很明显的,这种生命对于所有的生物都是一种威胁。而且,不管这些生物的母群体在哪里,他们一定都还在不停的搜寻毫无所觉的泰伦人类。

星灵开始对著四周的宇宙派出大量的侦察船,观察是否有任何的入侵者。塔萨达尔声称,在“济弱扶倾”的纲领规范下,保护这些低下的种族是星灵应有的责任。最高议会则不能认同这种看法,他们认为这些“低等”的泰伦人类已经被某种新的威胁给感染了,必须要用烈火将他们消灭殆尽。在最高议会和圣堂武士之间就应该如何介入人类事务开始了激烈的辩论。

两个阶级唯一能够达成共识的是这个种族毫无疑问的是由萨尔那加人所改造出来的。如果他们确定是由这些造物主所创造的,星灵们最好提高戒备。双方都同意,先派出塔萨达的舰队去观察人类的殖民地,试图判断这次危机的紧迫性。因此,塔萨达率领著他的舰队星梭号和一队强大的星灵战舰前往人类的殖民地。

随著时间的流逝,黑暗圣堂武士的传说开始在艾尔行星上散布,让年轻的星灵们感到既神秘又刺激。为了要展示自己对于评议会和最高议会的唾弃,他们切断了自己的神经束,有效地隔离了和其他星灵间的心灵链结。很多人都相信,由于这些暗影猎人切断了自己和星灵间的联系,所以他们被迫要从黑暗、深邃的太空中吸取心灵能源,虚空。这种传说变成了对这些叛逆战士的一种控诉。黑暗圣堂武士遭到自己同胞的厌恶和追杀,只得在自给自足的太空船上过著流放的生活。虽然不停地在漆黑、冰冷的太空中游荡,但是这些黑暗圣堂武士从来没有忘怀自己的家乡,他们会秘密的用任何的方法来保护它。

【末日的开始】

一抵达了人类的区域之后,塔萨达尔的斥候发现了这些神秘的外星人已经开始入侵人类的殖民地。在仔细的观察之后,塔萨达尔发现边境殖民地乔·萨拉Chao Sara已经被异虫的有机体感染。整个行星的地表都被一种厚重、剧毒的物质所覆盖,持续的腐蚀这里的表土。更糟糕的是,异虫们已经将这里所有的人类都消灭殆尽,或者是寄生在他们身上。塔萨达尔看见了这种恐怖的景象,开始质疑为什么人类没有赶来救援这个已被摧毁的殖民地。

最高议会一得到了消息之后,立刻下命毁灭整个星球上的所有感染。塔萨达尔知道这样做将会杀死所有的生命,但也只能无奈的服从。巨大的星灵战舰从轨道上瞬间降下了天火,烧尽整个殖民地。虽然这里的异虫被全部清除了,但是很明显的附近还有几颗行星也有受到感染的迹象。上级命令塔萨达尔摧毁所有可能受到感染的殖民地,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塔萨达在前往玛尔·萨拉殖民地的途中,开始质疑这项命令的合理性。

人类战士被星灵对于乔·萨拉的攻击打得措手不及,正准备派出大群舰队抵御这些入侵者,而塔萨达尔却正好下令他的舰队撤离。塔萨达尔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摧毁原先前来保护的行星,他想要找到一个方法可以打败这些异虫,却不需要将人类彻底消灭。因此,他拒绝服从上级给予他的无理命令。他带著庞大的舰队藏匿到人类的侦察范围之外,静静的观察虫族接近人类的殖民地。

塔萨达尔在拒绝服从最高议会的命令后,来到了泰伦联邦帝国的边缘星球——查尔。在这里,除了有人类存在以外,还有大量的异虫主巢建立于此。在此处,塔萨达尔惊奇地发现了由黑暗教长泽拉图Zeratul带领的黑暗圣堂武士先锋队,他们也在对异虫进行观察。起初,塔萨达尔对黑暗圣堂武士表现出了敌意,而泽拉图却向其展现出了友好的姿态。由于没有敌意且目标相同,塔萨达尔放下了种族恩怨,开始与泽拉图合作,泽拉图则教导其引导并使用黑暗圣堂武士使用的虚空能量。这一合作迅速地产生了效果:在遭遇了异虫的新女王凯瑞甘Kerrigan之后,塔萨达尔使用了调虎离山之计,利用小股部队对凯瑞甘进行嘲讽,试图将凯瑞甘与其大部队诱离。年轻的凯瑞甘拒绝听从脑虫萨斯Zasz的建议并中计,泽拉图因此得以潜入萨斯虫巢的内部,将萨斯杀灭。同时,塔萨达尔还和来到查尔意图拯救凯瑞甘的游骑兵领袖吉姆·雷诺Jim Raynor建立了友好关系。

泽拉图杀灭萨斯的举动也对主宰Overmind本体产生了影响,主宰一度陷入休克,而萨斯的族群由于失去了脑虫的控制陷入疯狂且由于脑虫被消灭,虚空能量切断了这个族群下的所有异虫的灵能连接导致它们无法再被统一领导和控制,开始向虫群发起进攻。然而,泽拉图没有料到的是杀灭脑虫会使得泽拉图与主宰通过虚空能量产生灵能联系,双方的思想都被塞入了对方的脑海中——泽拉图知道了异虫就是萨尔那加的造物,它们被赋予了纯粹的本质,其目标就是歼灭并同化星灵但是当时泽拉图并没有探寻到主宰思绪之下藏着异虫的实际控制人埃蒙的思绪,而主宰则知道了泽拉图脑中的秘密——星灵家园艾尔的空间坐标。在主宰恢复后,他留下凯瑞甘在查尔阻击星灵,自己则带领主力部队入侵艾尔。此后,在凯瑞甘的围追堵截之下,塔萨达尔和泽拉图走散,塔萨达尔和吉姆·雷诺被困在了查尔高空被感染的轨道平台上,而泽拉图则被困在了一所被感染的人类设施内部。

【艾尔的沦陷】

主宰成功地入侵了艾尔。在异虫潮水般的攻击下,寡不敌众且没有探寻到异虫软肋的星灵节节败退,在艾尔星球上的古代萨尔那加神庙也被主宰占领。主宰使用凯达琳水晶的力量,将自身植入到了艾尔的地壳之中。

此时,由于塔萨达尔违抗了最高议会的命令且失去联系,最高议会免去了塔萨达尔的执行官职务,并任命阿塔尼斯取而代之。他们派出了仲裁官阿达瑞斯作为副官和监事,建议并监督阿塔尼斯的行动。在阿塔尼斯和其好友菲尼克斯成功防守了安提奥克后,塔萨达尔恢复了与最高议会的联系,并称只需杀死脑虫即可使异虫群龙无首然而这家伙说话说一半,没说必须要用黑暗圣堂武士的力量。菲尼克斯带领部队摧毁了安提奥克附近的一条脑虫,然而这条脑虫却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复活了。阿达瑞斯认为塔萨达尔的思想受到了黑暗圣堂武士的污染,并认为击杀脑虫是错误的行为,要求阿塔尼斯率领部队摧毁赛昂的异虫部队,而菲尼克斯留在安提奥克防守。阿塔尼斯成功地击溃了赛昂的异虫,然而安提奥克却在此时遭受了异虫的猛烈攻击,菲尼克斯在战斗中倒下,其躯体被置入了一台龙骑士机甲,而其所有意识数据在被编码后传输到了格拉修斯的净化者科技研究基地。

在击溃赛昂的异虫后,最高议会确信其对抗异虫的战术是正确的,因此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内部。最高议会商议后决定派遣阿达瑞斯和阿塔尼斯前往查尔逮捕塔萨达尔。在得知击破了异虫防线的星灵大军不是来增援或解救自己,而是逮捕自己时,塔萨达尔怒斥阿达瑞斯:

艾尔正在被异虫席卷,而你们召集了这么大的一支部队,大老远地跑到查尔,就是为了来逮捕我吗?!

之后,执行官阿塔尼斯也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合理之处。塔萨达尔说服阿塔尼斯与其共同解救泽拉图,阿达瑞斯则愤怒地离开了查尔。成功解救泽拉图后,他们收到了菲尼克斯的通知,称最高议会已经将塔萨达尔和阿塔尼斯视为叛徒,并全面通缉黑暗圣堂武士泽拉图和他的部下。不得以之下,塔萨达尔率领部队与最高议会开战。由于不忍心目睹同胞之间的互相残杀,也不想看到星灵在异虫大举入侵、已经面对相当大的劣势时还在内耗消耗自身实力,塔萨达尔在摧毁议会之心的一个枢纽后宣布投降,泽拉图和黑暗圣堂武士趁乱逃脱。此后,阿塔尼斯和菲尼克斯筹划了一场劫狱行动。在雷诺和他的游骑兵帮助下,阿塔尼斯和菲尼克斯冲入议会之心解救出了塔萨达尔,然而却发现中了最高议会的埋伏,最高议会的部队将塔萨达尔一行重重包围。千钧一发之时,泽拉图和黑暗圣堂武士突然出现,并劫持了阿达瑞斯等多名仲裁官,塔萨达尔一行得以离开最高议会。

重获自由之后,塔萨达尔重整部队,杀灭了两条主宰的脑虫,开辟出了通向主宰的道路。在雷诺的游骑兵援助下,主宰周围的异虫被大量消灭,主宰也受到了巨大打击。塔萨达尔驾驶严重受损的星梭号撞向了主宰,其牺牲自身、融合高阶圣堂武士灵能和黑暗圣堂武士虚空能量将主宰彻底杀死,主宰变成了一副空躯壳,留在了艾尔的地表上。星灵获得了惨烈的胜利。

但是,这场胜利也几乎耗尽了星灵的一切。他们的家园被异虫摧毁,保护他们的黄金舰队在战斗中灰飞烟灭,最高议会也在战斗中化为灰烬,仅有阿达瑞斯等极少数仲裁官幸存。与此同时,主宰虽然死亡,异虫却仍在艾尔肆虐,它们虽然群龙无首,但依旧十分具有破坏性。大量的游骑兵部队也被感染,在艾尔肆虐为狂。幸存的艾尔星灵不得不选择通过传送门撤退到黑暗圣堂武士的家园——萨古拉斯Shakuras

【流浪的星灵】

在撤离到萨故拉斯后,阿塔尼斯和菲尼克斯分开,阿塔尼斯带领一支队伍与奈拉齐姆汇合并重建文明,菲尼克斯带领一支队伍则和吉姆·雷诺一起防守艾尔的传送门,避免其落入异虫之手。

然而,在撤退的过程中,有异虫也穿过了传送门,并迅速地在萨古拉斯建立了巢群。它们很快便占领了萨古拉斯的萨尔那加神庙——里祖尔圣殿的周边区域。奈拉齐姆的女族长拉沙加尔Raszagal提出,可以通过启动里祖尔圣殿,释放巨大的能量来一举歼灭萨古拉斯表面的所有异虫。为此,阿塔尼斯一行清除了神庙周围的异虫,之后他们却惊奇地遇到了刀锋女王。

刀锋女王带给了他们一个坏消息——达格斯等脑虫正在查尔星球上联合融合一个新的主宰。刀锋女王称,主宰死亡后,她恢复了自由的意志然而刀锋女王是主宰的造物,故此时刀锋女王仍旧受到埃蒙的影响,而一旦查尔星球上的新主宰完全成形,那么她将被再次控制、变成杀戮机器,这是她不愿看到的,而这也肯定是星灵不愿看到的。因此,她请求与星灵合作,清除萨古拉斯上的异虫。察觉到异样的阿达瑞斯要求拒绝与刀锋女王合作,然而却被女族长怼了回去,只得悻悻离开。女族长要求刀锋女王和阿塔尼斯一行共同寻找驱动神庙的乌拉基Uraj卡利斯Khalis水晶,刀锋女王欣然答应。在夺回两块水晶的作战中,刀锋女王逐渐地赢得了阿塔尼斯和泽拉图的信任。期间,阿塔尼斯遭遇了地球联合理事会United Earth Directorate的封锁,在泽拉图的援军之下,阿塔尼斯突破了理事会的封锁,理事会也放弃了追击。

回到萨古拉斯后,等待阿塔尼斯和泽拉图的却是一个坏消息:仲裁官阿达瑞斯率领着一群艾尔星灵发动了叛变。女族长声称他们依然冥顽不灵,视逃离艾尔和与黑暗圣堂武士合作为错误,信以为真的阿塔尼斯和泽拉图展开了与阿达瑞斯的战斗。在短暂的战斗后,阿塔尼斯和泽拉图控制了阿达瑞斯藏身的塔楼,他们试图说服阿达瑞斯再次加入他们,阿塔尼斯甚至以“刀锋女王已经变了,她不想再奴役任何人了”来劝服阿达瑞斯。阿达瑞斯语重心长地告诉阿塔尼斯不能再如此天真——他发现女族长早已被凯瑞甘所控制,而由于各种联系途径都被女族长切断,他不得不采取这种激进的方式来警告他们。就在此时,凯瑞甘便率领一支小队赶到,在阿达瑞斯泄露出女族长被凯瑞甘所控制这一秘密之前将其杀死。由于干预了星灵的内部事务,泽拉图宣布凯瑞甘不再受欢迎,并将其驱逐出了萨古拉斯。此后泽拉图也发现了女族长的异样,但并未做进一步的调查;即便明知消灭萨古拉斯的异虫会增强凯瑞甘的实力,他和阿塔尼斯还是驱动了乌拉基和卡利斯水晶,启动了萨尔那加神庙,将萨尔那加地表的所有异虫消灭。

【同盟与背叛】

另一方面,由于地球联合理事会在星区大乱后介入了星区的战争,三个种族的力量在此时都无法独立抵抗理事会,因此刀锋女王寻求与菲尼克斯和吉姆·雷诺结盟。在理事会首领杜加尔DuGalle上将攻破人类帝国首都克哈、即将俘虏蒙斯克之时,菲尼克斯和吉姆·雷诺的部队出现并使用相位召回将蒙斯克传送到了艾尔。在灵能干扰器Psi Disrupter的作用下,理事会俘虏了新生主宰,一跃成为了星区的最强势力。

虽然忌惮刀锋女王的实力菲尼克斯并不是弱智,他知道一旦新生主宰被摧毁,凯瑞甘就能控制所有异虫,但菲尼克斯同时也对理事会相当警惕,毕竟此时的星灵刚刚经过与主宰的大战,力量十分薄弱。因此,他与吉姆·雷诺一同选择与刀锋女王结盟。在战斗中,菲尼克斯率队突袭了凯莫瑞安联合体Kel-Morian Combine并夺取了大量资源原本菲尼克斯并不情愿与人类展开战争,但是凯莫瑞安联合体的人类却居然想要贿赂菲尼克斯,这让菲尼克斯感到被羞辱和震怒,从而使其自愿担当刀锋女王的先锋击溃了凯莫瑞安联合体的防御,并在刀锋女王肆意感染凯莫瑞安联合体的人类时袖手旁观,此后与吉姆·雷诺一道,摧毁了理事会在克哈的防御主力,为凯瑞甘歼灭理事会在克哈的有生力量开路。菲尼克斯和吉姆·雷诺都知道凯瑞甘迟早有一天会将枪头调转到自己身上,却没想到凯瑞甘在歼灭了理事会在克哈的主力后就马上倒戈相向。倒戈后的凯瑞甘摧毁了蒙斯克和菲尼克斯的主力并杀死了菲尼克斯,吉姆·雷诺率领一小股游骑兵逃离。

此后,凯瑞甘又回到萨古拉斯,其属下萨米尔·杜兰制造了萨古拉斯首都泰马特罗斯的水晶塔过载,引发了一系列爆炸事件,并趁乱掳走了奈拉齐姆女族长拉沙加尔。泽拉图率队联系凯瑞甘,要求其给出解释。凯瑞甘给出条件,要求泽拉图击杀新生主宰,作为释放拉沙加尔的条件。拉沙加尔也向泽拉图下令击杀新生主宰。泽拉图再次怀疑拉沙加尔是否出现了异样,然而其还是遵照指令,击杀了新生主宰。此后拉沙加尔在泽拉图面前对凯瑞甘说出“我的女王,我愿意一直侍奉您”之后,泽拉图才彻底明白,早在他们来到萨古拉斯之前,年老体衰的拉沙加尔此时她已经1045岁了,从星灵寿命:人类寿命大约为12:1至15:1来看,族长大约相当于人类的80余岁就已经被凯瑞甘所操纵了,此时他也才明白阿达瑞斯叛变的真正理由,并为其没能早些发现这些异样感到懊悔。

泽拉图通过相位召回夺走了拉沙加尔,并试图发动群体召回,将族长带回萨古拉斯接受治疗,然而凯瑞甘发动了一场迅猛的攻击击溃了泽拉图的部队。眼见拉沙加尔要再次落入凯瑞甘的手中成为其奴隶,不想其沦为玩物的泽拉图亲手杀死了这位自己平生最敬重的女族长。族长在弥留之际从刀锋女王的控制中摆脱,她将领导权授予给了泽拉图。这一举动连刀锋女王都目瞪口呆、难以置信,她选择放走泽拉图和他的剩余部下,因为她已经让泽拉图背负了一个无法释怀的罪孽,而这种罪孽将在他今后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中不断地折磨他,这比直接杀了他要更能令她满足刀锋女王这个抖S!

得知了这一切的阿塔尼斯出奇愤怒,他召集了当时所能召集的最大规模的舰队,和蒙斯克的破烂舰队与杜加尔的残余舰队组成同盟,共同攻击查尔被感染的高空轨道平台。刀锋女王仅凭平台上驻扎的军队就歼灭了所有的三支舰队。阿塔尼斯在撤退时狠狠地警告凯瑞甘:

享受暂时的胜利吧,凯瑞甘,因为星灵永远不会忘记你的背叛。我们会一直注意你的。
——阿塔尼斯

黑暗起源Dark Origin

离开查尔后的泽拉图和他的部下受一股微弱的星灵信号吸引,来到了一个黑暗的小型冰雪卫星上。在这里他们发现,一群雇佣兵在防守着一个科学基地,而这个基地里则有一批生物储罐,这些储罐里有的装着星灵,有的装着异虫。在救出几个星灵同胞后,泽拉图发现这个科学基地还存有被感染的人类,此后惊讶地发现这个科学基地正在进行人为接合异虫与星灵DNA的测试。泽拉图一边探索一边祈祷这不是真的,然而在看到一个储罐后,一切的祈祷都彻底破碎——这个储罐里,装着一个正在休眠的星灵/异虫混合体。

此时,萨米尔·杜兰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了。泽拉图气愤地质问这是不是刀锋女王的作品,杜兰称年轻的凯瑞甘还不能理解这一切。泽拉图继续带着愤怒和恐惧质问杜兰知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混合体有着什么样的能耐,杜兰则称,这是“轮回的终结”与“历史的顶点”。杜兰还称,泽拉图大可将这座设施抹平,但这并没有用,因为他已经在很多地方播下了混合体的种子,而当混合体苏醒时,他们的世界会被彻底地改变。

说完这段话之后,杜兰便消失不见。泽拉图和他的部下抹平了这座设施,然而却并不能得到安宁,他只能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坐在飞船上,担忧星灵和整个宇宙的未来。回到萨古拉斯后,泽拉图因杀死女族长的心魔而拒绝成为奈拉齐姆新的族长,转而将这一职位让给拉沙加尔生前最亲密的挚友莫汗达尔《自由之翼》战役“究极黑暗”里的虚空领头。在真实故事线,于《虚空之遗》故事开始前死于族人奈拉齐姆之手,族长之位由拉沙加尔之女沃拉尊继承,自己保留黑暗教长的头衔,并开始自我流放与救赎。

达拉姆Dealaam的建立】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母巢之战结束之后,异虫似乎就此消失。艾尔星灵随即联合奈拉齐姆星灵共同组成了联合体——达拉姆Dealaam。残存的艾尔星灵仲裁官和奈拉齐姆共同推举阿塔尼斯为达拉姆的大主教Hierarch,作为统一星灵的最高领导人。

虽然面对灭族的威胁,艾尔星灵和奈拉齐姆星灵就携手并进达成了共识,但是双方仍然存在非常大的分歧。部分残存的艾尔星灵仲裁官依旧仇视着奈拉齐姆,而部分出生于萨古拉斯的奈拉齐姆年轻星灵则将艾尔星灵视为外来者,对于他们的到来感到抵触。尤其是艾尔星灵开始大规模地开采萨古拉斯的资源,触怒了部分奈拉齐姆,双方在达拉姆的新最高权力机构——光影议会里争执不断,阿塔尼斯在这几年里的工作几乎都是毫无止境地调和双方的矛盾。

不过,星灵还是在这几年的时间里进行了大规模的重建。折跃科技得到改善,借由改进的折跃科技,现在星灵的部队可以瞬间折跃至任意一个有水晶塔功能的区域;寻找宜居地的远征行动也重新启动;黄金舰队也得以重建,艾尔星灵和奈拉齐姆星灵共同为了光复艾尔而奋斗。虽然异虫已经消失,但是星灵还是在大规模地寻找地下的虫巢;星灵与泰伦帝国则达成了互不侵犯的默契,双方井水不犯河水。直到四年之后,异虫突然大举回归,并入侵泰伦帝国。

刀锋女王Queen of Blades的回归】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母巢之战结束四年后,刀锋女王高调回归,率领大军入侵泰伦帝国实际上是为了寻找萨尔那加神器钥石,顺便推翻蒙斯克的政权。达拉姆星灵没有介入人类与异虫的战争,而是专注于建设黄金舰队,意图光复艾尔。

然而,泽拉图却找到了已经四年没有联系的吉姆·雷诺。泽拉图警告雷诺:堕落萨尔那加埃蒙即将回归,凯瑞甘是阻挡萨尔那加、确保所有人都活下去的关键,必须让她活着。雷诺遵照泽拉图的警告,和泰伦帝国合作利用神器将凯瑞甘变回人形。

在凯瑞甘变回人形后不久,雷诺被泰伦帝国逮捕,凯瑞甘开启了复仇之旅。泽拉图再次出现在凯瑞甘身边:他受到古代萨尔那加奥鲁斯的指引,放下了过去的仇恨,引导凯瑞甘回到异虫的起源地泽鲁斯Zerus,重新成为刀锋女王,统领异虫。在泽拉图的引导下,凯瑞甘成功利用原始精华进化为了刀锋女王,经过神器和泽鲁斯原始精华的双重洗礼,堕落萨尔那加埃蒙对凯瑞甘的影响也被彻底驱逐,凯瑞甘和异虫连为了一体。

随后,凯瑞甘率领大军攻破了泰伦帝国的防线,摧毁了阿克图尔斯·蒙斯克的政权,并手刃了阿克图尔斯。此后凯瑞甘便带领异虫深入宇宙,寻找堕落萨尔那加埃蒙的蛛丝马迹。

虚空之遗Legacy of the Void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在凯瑞甘撤走异虫后,阿塔尼斯判断,来自刀锋女王的威胁已经消失,而艾尔星球上的异虫也进入了野生状态。阿塔尼斯决定召集黄金舰队光复艾尔。

然而,就在出征的前一刻,泽拉图突然出现,警告阿塔尼斯关于埃蒙的回归,要求阿塔尼斯停止出征,并面对埃蒙的威胁。迫于光影议会各方势力的压力,阿塔尼斯无视了泽拉图的警告,继续执行出征。

在出征的过程中,阿塔尼斯和泽拉图惊讶地发现,艾尔星球上出现了混合体,原本应该进入野生状态的异虫由混合体带领着。这让阿塔尼斯被迫正式泽拉图的警告。阿塔尼斯对泽拉图坦白了做领袖协调各方的压力和困难,以及对自己的怀疑;泽拉图则为他树立了信心。阿塔尼斯决定派泽拉图前往克哈获取钥石,自己则去启动亚顿之矛方舟。

任务刚刚启动就出现了不应出现的状况——艾尔星灵们似乎在卡拉中被“隔断”,他们无法感受到队友的存在;而本该被扫清的异虫却又再次出现。泽拉图感到了危险,下令暂缓前往克哈,转而寻找阿塔尼斯。在任务中,奈拉齐姆惊讶地发现部分艾尔星灵似乎被占据;而后埃蒙正式出现,他夺取了卡拉的控制权,瞬间控制了所有的圣堂武士。泽拉图带领奈拉齐姆一路突破陨落圣堂武士的重围找到了阿塔尼斯将其解救;然而自己却惨死于阿塔尼斯埃蒙的刀刃。

阿塔尼斯只能寄希望于方舟。他和一小支黑暗圣堂武士队伍汇合,救下了相位技师凯拉克斯和几个圣堂武士,并共同前往议会之心的废墟启动方舟。此时还连接于卡拉的星灵已经全部被埃蒙控制。最终,亚顿之矛在被攻陷前成功启动,仅存的未被卡拉影响的星灵被折跃上船,阿塔尼斯正式开始了流浪之旅。

此后,阿塔尼斯先后在克哈取回了钥石、在萨古拉斯团结了黑暗圣堂武士萨古拉斯星球在战争中被完全摧毁、在格拉修斯设施取回了重启后的净化者项目。遵循钥石的引导,阿塔尼斯带队进入奥塔里安裂隙,来到了乌尔纳。在乌尔纳,星灵开启了进入飞升之殿的大门,阿塔尼斯在委托沃拉尊临时指挥亚顿之矛后,只身进入飞升之殿以唤醒古代萨尔那加。在那里,他遇见了曾经的敌人凯瑞甘,二人决定放下仇恨结盟,以共同面对即将到来的湮灭。二人突破了防御,成功进入飞升之殿的核心,然而他们到的太晚了——埃蒙已抢在他们之前杀死了飞升之殿里的所有萨尔那加,并开启了通往虚空的传送门,利用虚空暗影来摧毁他们。

就在被埃蒙摧毁的千钧一发之际,塔达林的升格第一人阿拉纳克侵入亚顿之矛并向沃拉尊提出交易,以协助解救阿塔尼斯为条件,要求与阿塔尼斯谈判。沃拉尊接受了这一条件,率队解救阿塔尼斯,并关闭了虚空传送门。阿拉纳克和阿塔尼斯相见并提出交易——协助阿拉纳克成为塔达林的高阶领主,回报是让塔达林脱离战争,不再视达拉姆为敌。阿塔尼斯接受了这一交易,协助阿拉纳克成为了塔达林高阶领主,阿拉纳克随后履行承诺,率领塔达林与达拉姆结盟并对埃蒙倒戈。

此后,阿塔尼斯又前往艾迪昂星重启了古代的净化者项目,以让净化者自行管理、将净化者视为完整的星灵为条件,希望净化者加入达拉姆。净化者接受了这一条件,加入达拉姆开展战斗。最终,阿塔尼斯前往复仇之痕,摧毁了莫比斯军团和那里的混合体生产工厂。

在壮大自己、拉拢盟友、削弱对方三步走之后,阿塔尼斯率部对艾尔展开反攻,成功摧毁了埃蒙的宿体,并将埃蒙从卡拉中剥离。艾尔星灵借此机会悉数切断自己的神经索大清亡了,没有躯体和精神可以依附的埃蒙被逐回了虚空,艾尔得以光复,星灵得以统一。

不过,埃蒙并没有死亡。凯瑞甘提出,希望能进入虚空斩杀埃蒙,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阿塔尼斯接受了凯瑞甘的邀请,三族击杀了埃蒙的仆从纳鲁德,协助刀锋女王升格为萨尔那加,再协助刀锋女王升格成为了新的萨尔那加,继续这一无尽的轮回。

战后,阿拉纳克拒绝加入统一星灵,他带领塔达林离开了艾尔,前往星区深处建设家园。所有反对这一决定的塔达林都获得了一次选择的机会:加入圣堂武士。艾尔星灵、奈拉齐姆星灵、净化者星灵和一小部分加入圣堂武士的塔达林共同组成了新的达拉姆(统一)星灵,在艾尔开展重建工作,并和以瓦伦里安·蒙斯克和马特·霍纳为首的新泰伦帝国政府签订了同盟协议;星灵与人类还一道和新的异虫女王扎加拉共同承诺不再互相侵犯。

至此,《星际争霸2》的星灵主线故事全部结束。

  1. 关于卡拉提仲裁事件,请参阅巨像Colossus词条内对本事件的详细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