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衷心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 创建原型类条目前请阅读关于原型类条目收录方针变动的公告
七日内新公告:关于网站网络波动的公告
  •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是不是我本不该出生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mmons-emblem-success.svg
这个条目曾经被作品作者 / 条目人物巡回过。终于萌百也到了足够让公式前来巡回的知名度了吗!?
VOCALOID殿堂曲题头.jpg
本曲目已进入殿堂

本曲目已经拥有了超过10万次播放,荣膺VOCALOID中文殿堂曲称号。
更多VOCALOID中文殿堂曲请参见殿堂曲导航
记录了我身边的一些人和他们经历的一些事
是不是我本不该出生.jpg
视频封面
歌曲名称
是不是我本不该出生
于2021年2月27日投稿 ,再生数为 --
演唱
洛天依
UP主
沧弦落尘
链接
bilibili 

简介

是不是我本不该出生》是沧弦落尘于2021年2月27日投稿至bilibiliVOCALOID中文原创歌曲,由洛天依演唱。殿堂曲,截至现在已有 -- 次观看, -- 人收藏。

本曲与《我亲爱的母亲》的旋律除调性外完全相同。

作者的话

相信细心的各位也发现了,这首歌和《我亲爱的母亲》是共用的一套旋律。虽然发布时间上这首晚一些,但其实这才是第一版。
这首歌的伴奏是由一位姐姐和我共同出资的,当然,我们并没有考虑过能回本。
她跟我讲了很多自己被家暴的过往,希望我能做一首关于儿童被虐待的歌,于是就有了现在各位看到的视频。
不过我并非仅仅以她的经历为参考。让我感到可悲的是,我开始写词,开始在脑子里搜寻素材的时候,能回想起我的很多朋友……

——词作沧弦落尘发布于评论区

这几天有不少人回我说,《母亲》的曲调有点过于低沉不够刚硬,现在我能说出原因了。
当然,这两首歌的混音上也有一定区别[doge]

——曲作ビャクヤ_白夜发布于评论区

歌曲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歌词

作词
PV
沧弦落尘
作曲
混音
ビャクヤ_白夜
编曲 Funny Face
调教 U0
曲绘 Smile
演唱 洛天依
  • 斜体字为文案。

当我茫然无措降生尘世中 所有的期许都变成负重
你用你还没做完的梦 擅自谋划我人生
我的一丝一毫都由你操控 每一道伤痕诉说着屈从
身上的线松了又去缝 双耳昨夜又失聪

是不是我 本不该出生 每声啼哭都罪加一等
我的面目是否生来可憎 遍体鳞伤还要喜不自胜
是不是我 破坏你的梦 断线木偶远不够忠诚
自说自话描绘远大前程 拿起冰冷刻刀 凿碎我的人生


家里生了个女孩,大家都不高兴。
小时候我妈经常问我为什么不去死。
起初我还能吃一些热菜,后来弟弟出生了。
在他四岁以后,餐桌上就没有我的位置了。
鸡毛掸子上早就没有鸡毛了,那就是一根光秃秃的竹杠。
我是成年以后才知道,鸡毛掸子不是用来打人的。
但我也并不意外,可能我确实是个垃圾。
挨打挨骂是常有的事,但爸妈并不会下死手,也从不打我的脸。
我还要体面地去挣钱。
这些钱里有没有我的学费呢?
我感觉我挣不到两人份了……
我还在工作,弟弟去大学了。
妈已经疯了,她看不到能宠爱的,就会盯上能发泄的。
可是我想,她也是女人啊,为什么这么对我呢?
我爸也想不明白,他开始喝酒了。
他的腰带永远有两条,一条在腰上,一条在手上。
他喝酒喝得兴起就抽我,然后抽我妈。
然后他们就吵架,摔东西……
家里全乱了,我会躲在外面哭。
这时候会有人揪着我的耳朵把我拎进屋。
把我扔进屋里的人并不固定,
不过一般是我妈,我爸喝了酒,站不稳。
他们不吵了,说都是我的错。
我如果沉默,那就都是我的错,会被扇耳光。
如果顶嘴,他们眼里就放光,会被扇很多耳光。
有时候他们扇不动,就拿开水泼我。
我躲不开,也不体面了。
脸上,手上,到处是伤。
有人问起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我在想,会不会真地都是我的错……
可能我真地犯错了,我是犯错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也开始喝酒了……

你指着别家聪慧的孩童 批判我愚钝太无用
一寸皮肉又被烧个火红 却心灰意冷
我无数次乞求你的恩宠 到头来落得一场空
血溶于水烂俗借口成了 施暴通行证

是不是我 本不该出生 每声啼哭都罪加一等
我的面目是否生来可憎 遍体鳞伤还要喜不自胜
是不是我 破坏你的梦 断线木偶远不够忠诚
自说自话描绘远大前程 拿起冰冷刻刀 凿碎我的人生


我小学的时候,进行了一次“抓周”。
面前是一本琴谱,还有一根毛笔。
我爸跟我说,必须选一个,以后要学。
我说我不想学,哪个都不想。
他面无表情地抓着我的头发,另一只手把我打出了鼻血。
后来我学了钢琴,我觉得好难。
别人都比我学得快。
他们把所有邻居都赶跑了。
我每晚上都要练,要赶上别的同学。
赶不上要挨打。
后来上了初中,起得越来越早,睡得越来越晚。
到初三,作业写不完了。
我看着试卷和琴谱,不知道选哪一个。
我的手指已经很疼了,但我哭得尽量小声。
还是被听见了。
哭是浪费时间的,浪费时间要挨打……
我撑住了,我的高中还算不错。
我问了问同班的大家,好像只有我没有暑假。
结果第一次考试,我就又流了鼻血,因为排名不在前三。
他拿着试卷对我说,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质问我为什么物理能考九十五分却考了九十分。
高二之后,我感觉自己快不行了。
起床太早了。
我是班里唯一的走读生,但是我的睡眠并不充足。
琴谱,试卷,琴谱,试卷,琴谱,试卷,琴谱……
手疼。
我忘了是从哪次月考开始,我再也没进过前十……
最后一年了,准确说,最后一百天了,我撑不下去了……
那天晚上我发疯了,我不确定自己是鼓起勇气了还是彻底放弃了。
我把手腕对准键盘,用力磕上去,从淤青到流血,我一声不吭。
但他们听见我在砸琴,闯进我的卧室。
我爸把我抡在地上。
我再也不用学琴了,我的手废了,考试也废了,什么都废了。
他们一刻不停地骂我,说我辜负了他们,说全都怪我。
我每笑一次就要流鼻血,但我也还是一刻不停地笑。
反正他们从不改悔的。

是不是我 本不该出生 那你为何还以命相赠
平凡如我也非为你而生 我的人生不是你的佐证
是不是我 破坏你的梦 累赘附庸还挣脱缰绳
收起你的掌控暴虐癔症 能否请你不要 碾碎我的人生


其实我多希望,故事就仅仅是个故事,
结果我还是要在结尾的地方加一行字。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