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衷心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 创建原型类条目前请阅读关于原型类条目收录方针变动的公告
关于原型类条目收录方针变动扩充修正意见(2021.03.20)音乐条目收录范围的第二修正案(2021.03.25)正在讨论中,欢迎参与!
  •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罂粟花冠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原版 
VOCALOID殿堂曲题头.jpg
本曲目已进入殿堂

本曲目已经拥有了超过10万次播放,荣膺VOCALOID中文殿堂曲称号。
更多VOCALOID中文殿堂曲请参见殿堂曲导航


罂粟花冠(new).png
曲绘 by 伪善子要卖扇子
歌曲名称
罂粟花冠
于2014年5月15日投稿 ,再生数为 --
演唱
洛天依镜音连
UP主
JUSF周存
链接
bilibili 

简介

罂粟花冠》是JUSF周存于2014年5月15日投稿至bilibiliVOCALOID中文原创歌曲,由洛天依主唱,镜音连伴唱,为「黑暗三姊妹」系列的第三作。殿堂用时约6日6时,截至现在已有 -- 次观看, -- 人收藏,是存娘第七首超过80万再生数、第七首收藏数破3万的歌曲。

本曲是存娘CODE 200的曲子,前身为其2012年5月于5sing发布的镜音连原创曲《black Lancer》。歌名来自于雪莱的诗之意象;叙写内容有关交流与死亡、孤独与永生,因本曲探讨著「自我的极端(向内生长)」和「群众的极端(乌合之众)」两者的平衡,故在曲中桥段(Bridge)部分融合了上述两首曲目的歌词和旋律,整体思想和意义发人深思。[1]

本曲一经发布便获得众多好评,在《心跳同步的时光》和后续作品发布之前,曾一度稳坐存娘VOCALOID原创曲中播放量最高的宝座,是许多存粉或是VC听众的入坑曲。

由于语速快且换气点少,众多爱好者将本曲称为「逼死翻唱之作」。[2]

遗忘版 
VOCALOID殿堂曲题头.jpg
本曲目已进入殿堂

本曲目已经拥有了超过10万次播放,荣膺VOCALOID中文殿堂曲称号。
更多VOCALOID中文殿堂曲请参见殿堂曲导航


罂粟花冠(Forgotten).jpg
曲绘 by 乜
歌曲名称
罂粟花冠 Forgotten ver.
于2019年7月19日投稿 ,再生数为 --
演唱
洛天依镜音连
UP主
JUSF周存
链接
bilibili 

简介

此为JUSF周存于2019年7月19日投稿至bilibili重制版本,由洛天依主唱,镜音连伴唱。殿堂用时约1日23时5分,截至现在已有 -- 次观看, -- 人收藏,是存娘第十二首超过70万再生数、第十首收藏数破3万的歌曲。

存娘将原版本当作「很重要的歌」及「转折点」,也因此将其重制作为她投稿七周年的纪念作。遗忘版在编曲上进行了大幅度改动并优化调教,歌词也有微小修改;PV文案变更、特效十足,曲绘人物是由乜绘制的埃已。相较于原版古典灰暗的氛围,本曲整体节奏更加突出且激昂,可谓焕然一新。

除语速快、换气点少的特点外,本曲更加入了15秒的拉长音,继承了原版本的「逼死翻唱之作」名号。

歌曲

原版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遗忘版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同系列其他作品

向内生长》 / 洛天依 / 言和主唱;

乌合之众》 / 洛天依主唱;

罂粟花冠》 / 洛天依主唱,镜音连伴唱。

二次创作

井一的翻唱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VanCheng的翻唱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祖娅纳惜的翻唱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Chasel懿辰翻调的乐正龙牙版本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中华少女组的原创编舞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幽冥鬼少&猫焱的原创编舞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易大师的小提琴演奏版本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歌词

原版 


Des phy Sallauphe syou chweegh
我予你深重的孤独
Defoe tin Sallauknoe phecheey yahh
我予你无上的幸福


我相信孤独是无法摆脱的命宿
我相信语言是毁灭思想的机械
我相信交流是盲目无情的揭露 都闭了双眼去猜
我相信孤独将逼迫我心门敞开
我相信语言将启发我沉重的爱
我相信交流将引领我获得资格 在她身边享永安

罂粟花冠戴在她的头上 紧紧箍住那被侵犯的思想
仿佛也曾经因爱陷入沉默 寻求超脱五官感知的信仰
罂粟花冠戴在她的头上 戴上瞬间即被宣告了死亡
绝望永不会无端从天而降 除非你嗅到了地狱的芬芳


这些本与我无关
只是为了靠近你而已

我相信接受是存活下去的义务
我相信创造是发自内心的幸福
我相信意义是恒久多变的真理 是极致美好的物
我相信接受将铺陈我前行的路
我相信创造将决定我心的归宿
我相信意义将淡去却永不消逝 静等复生的谶语

罂粟花冠戴在她的头上 深深刺入那被唾弃的渴望
门扉虚掩中透出一丝光亮 夹杂着自远方圣洁的歌唱
罂粟花冠戴在她的头上 戴上瞬间即被宣告了死亡
惩戒永不会无端从天而降 除非你嗅到了地狱的芬芳



Des phy Sallau ksoekoo chy
我予你生存的权利
Des phoety Sallaukwuug sapcky
我本以为你会珍惜她
Des phy Sallau syou coutti
所以我予你深重的祈愿
Desouphy chysameensa phoegh
我本希求你爱上她
Daase cah tinnoa tootty ca/Safiiylla Sheeysaphesoo
舍弃了自由/致我最深爱的你
Dashee kha tiisayhou phoesey/Safiiylla Sheeysallassou
舍弃了最本真的存有/致我最憎恶的你
Des khee haeh suu tokhouu/Safiiylla Sheeysaphesoo
着眼于实证之物/致我最深爱的你
Des phoettee SAABBAY SSAH HAAGH/Safiiylla Sheeysallassou
是多么可怜的人呐/致我最憎恶的你


她的头发全部都向内生长   | 谁在痛苦挣扎
直到发丝湿润无比浸满脑浆  | 妄想挣脱铁枷
只有这样她才能够不再迷茫  | 殊不知这条命
每个决定都不荒唐      | 死期早已定下
所以看吧这不过就是一场闹剧 | 还微笑的人呐
直到最后结束时都无人叹息  | 乐观到让人怕
只有命运还在震惊不肯相信  | 乌合之众的梦
其实悲伤早已死去      | 描绘残破童话

罂粟花冠戴在她的头上 深深刺入那被唾弃的渴望
门扉虚掩中透出一丝光亮 夹杂着自远方圣洁的歌唱
罂粟花冠戴在她的头上 戴上瞬间即被宣告了死亡
惩戒永不会无端从天而降 除非你嗅到了地狱的芬芳

罂粟花冠戴在她的头上 时时提醒她不要放弃抵抗
没有浮木可攀附的那忧伤 熬制成这份浓郁甜蜜馨香
罂粟花冠戴在她的头上 戴上瞬间即被宣告了死亡
理性永不会无端从天而降 除非你嗅到了罂粟的花香

遗忘版 


Des phy Sallauphe syou chweegh
我予你深重的孤独
Defoe tin Sallauknoe phecheey yahh
我予你无上的幸福


我相信孤独是无法摆脱的命宿
我相信语言是毁灭思想的机械
我相信交流是盲目无情的揭露 都闭了双眼去猜
我相信孤独将逼迫我心门敞开
我相信语言将启发我沉重的爱
我相信交流将引领我获得资格 在他身边享永安

罂粟花冠戴在她的头上 紧紧箍住那被侵犯的思想
仿佛也曾经因爱陷入沉默 寻求超脱五官感知的信仰
罂粟花冠戴在她的头上 戴上瞬间即被宣告了死亡
绝望永不会无端从天而降 除非你嗅到了地狱的芬芳


与你有关之事皆与我无关
与我有关之事与任何人无关

我相信接受是存活下去的义务
我相信创造是发自内心的幸福
我相信意义是恒久多变的真理 是极致美好的物
我相信接受将铺陈我前行的路
我相信创造将决定我心的归宿
我相信意义将淡去却永不消逝 静等复生的谶语

罂粟花冠戴在她的头上 深深刺入那被唾弃的渴望
门扉虚掩中透出一丝光亮 夹杂着自远方圣洁的歌唱
罂粟花冠戴在她的头上 戴上瞬间即被宣告了死亡
惩戒永不会无端从天而降 除非你嗅到了地狱的芬芳



Des phy Sallau ksoekoo chy
我予你生存的权利
Des phoety Sallaukwuug sapcky
我本以为你会珍惜他
Des phy Sallau syou coutti
所以我予你深重的祈愿
Desouphy chysameensa phoegh
我本希求你爱上他
Daase cah tinnoa tootty ca/Safiiylla Sheeysaphesoo
舍弃了自由/致我最深爱的你
Dashee kha tiisayhou phoesey/Safiiylla Sheeysallassou
舍弃了最本真的存有/致我最憎恶的你
Des khee haeh suu tokhouu/Safiiylla Sheeysaphesoo
只着眼于实证之物/致我最深爱的你
Des phoettee SAABBAY SSAH HAAGH/Safiiylla Sheeysallassou
是多么可怜的人呐/致我最憎恶的你


她的头发全部都向内生长   | 谁在痛苦挣扎
直到发丝湿润无比浸满脑浆  | 妄想挣脱铁枷
只有这样她才能够不再迷茫  | 殊不知这条命
每个决定都不荒唐      | 死期早已定下
所以看吧这不过就是一场闹剧 | 还微笑的人呐
直到最后结束时都无人叹息  | 乐观到让人怕
只有命运还在震惊不肯相信  | 乌合之众的梦
其实悲伤早已死去      | 描绘残破童话

罂粟花冠戴在她的头上 深深刺入那被唾弃的渴望
门扉虚掩中透出一丝光亮 夹杂着自远方圣洁的歌唱
罂粟花冠戴在她的头上 戴上瞬间即被宣告了死亡
惩戒永不会无端从天而降 除非你嗅到了地狱的芬芳

罂粟花冠戴在她的头上 时时提醒她不要忘记抵抗
没有浮木可攀附的那忧伤 熬制成这份浓郁甜蜜馨香
罂粟花冠戴在她的头上 戴上瞬间即被宣告了死亡
理性永不会无端从天而降 除非你嗅到了罂粟的花香


注释

  1. 部分内容来自存娘于19年1月5日的直播。
  2. ilem2016年1月1日曾在YY歌会上演唱此曲,大叹其难唱程度:「没气了!它这个完全没有气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