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衷心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 创建原型类条目前请阅读关于原型类条目收录方针变动的公告
  •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决死行进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29392987.jpg
本曲目已成为传说。
由于本曲目的原曲视频播放数超过100万次,本曲目获得VOCALOID传说曲的称号。
更多VOCALOID传说曲请参见传说曲一览表
自杀游行.png
Illustration by 片井雨司
歌曲名称
决死行进(自杀游行)
スーサイドパレヱド
Suicide Parade
于2017年7月18日投稿至niconico,再生数为1,893,000+
于2017年7月19日投稿至YouTube,再生数为4,100,000+
演唱
GUMI
P主
ユリイ·カノン
链接
Nicovideo  YouTube 
しっちゃかめっちゃかなモノを作りました。
#01 エニグマティック似非神話。
做了很多超棒的东西。
#01 谜一般的记号 冒牌神话。
——投稿説明文

スーサイドパレヱドユリイ·カノン于2017年7月18日投稿至niconico的VOCALOID原创歌曲。

歌曲的风格与《アザレアの亡霊》的作者已隐退P主トーマ相似,同时作者ユリイ・カノン也承认自己是一个Tohma厨

歌曲具有浓重的暗黑感。PV中在频繁的分镜下出现大篇幅的报告式文字和没有生气的事物极其富有暗示性。中古西亚风格的弦乐和具有力量的现代鼓点融合。Pv中包含信息量巨大的文字,整曲世界观巨大。

续曲为《トーデス・トリープ

歌曲

词·曲·PVユリイ·カノン
片井雨司
GUMI

原曲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歌词

  • 歌词翻译:若林葵
    [关闭注音][开启注音]
スーサイドパレヱド
决死行进
さき泥黎ないり中心街ちゅうしんがい
刚刚爬出的地狱中心街道上
延命えんめいばっかのそんなCRUDクラッドじゃあ
在令人只余续命一事的奇怪疫病笼罩下
あいえないな
连爱也买不到手里
文明ぶんめいはデフォルメ 宗教性しゅうきょうせいまれ
文明被扭曲化的宗教性所吞噬
そららう幽霊塔ゆうれいとうから彼女かのじょている
她从蚕食天空的幽灵塔之上注视你们
ノイズじりの警報けいほうきだす
混杂噪音的警报声厉声哭啸
戒厳令かいげんれい生命論せいめいろんゆが
戒严令下的深夜 生命论开始歪曲
Damselディー Inアイ Distressディーはいない
落难少女踪影难寻
「もういいかい?」0
“你准备好了吗?”
嗚呼ああ――
啊啊——
詠唱えいしょう崩壊ほうかい 劣等人間れっとうにんげん
咏唱崩坏 劣等人类
「さよならだ」0
就此作别吧
スーサイドパレヱド0
决死行进
共鳴きょうめい 宣教せんきょう 絶唱ぜっしょう
共鸣 宣教 绝唱
かみのろう 言葉ことばになれ
统统化作诅咒神明的词句
わらってくれよ全部ぜんぶゆめだって
展露笑颜吧 一切皆是梦境
あい脳内のうないおくblackブラックoutアウト
在爱已消亡的脑内深处丧失意识
かい世界せかい
这个奇诡的世界
狂乱きょうらん 淵叢えんそう 濫觴らんしょう
狂乱 渊薮 滥觞
ライヒェの雑踏ざっとう とおりゃんせ
跨过成堆的死尸 请你通行吧
ルベルいろかすきそって
比赛着鲜红的杀敌数字
Megeメッジゆえ夢見ゆめみ妄信もうしんSHOWショウ
缘于术法而梦见了迷信之景
甲斐かい心臓しんぞう
即使献出这颗没有价值的心脏
きみをすくせるすべをれても
而找到了得以挽救你的办法
嗚呼ああ こんなみにく姿すがただれあいしてくれる?
可是这副丑陋的姿态又有谁愿意去爱呢?
かる愚民ぐみんには
对此等愚民
ならしたプロパガンダ
进行的平等宣传
ばっしてばっかの偏執へんしつレッテル
贴上写满了惩处的偏执标签
「メセナはノータリンだ」0
“公益赞助,傻瓜才会干”
いた免罪符めんざいふ
紧抱的赎罪券
くだらん空理空論くうりくうろん
不过是无趣空谈
人体じんたい贋造がんぞう
人体伪制
Suitスーツ道化どうけゆめるのか?
身披机械服的小丑还有资格做梦吗
信仰心しんこうしん乖離かいり おおうアクチュアリティ
背离的信仰心 逐渐覆盖了真实
さいはさながら透徹とうてつした
骰子宛如一颗透彻的眼睛
罪悪ざいあくのない救済きゅうさいのイド
无辜无罪的救赎的本我
最初さいしょ最期さいご幸福こうふくさえもてたんだ
就连最初也是最后的唯一幸福也一并抛下
スーサイドパレヱド0
决死行进
せい乱聲らんじょう
生与死的乱声
おそれをらないそのよう
向那双无所畏惧的眼眸射击而去
わかっていたんだ全部ぜんぶゆめだって
我都明白的 一切皆是梦境
You'reユア a liarライアー
你这个花言巧语
饒舌じょうぜつSwindleスウィンドル
欺诈的骗子
鬼面きめんかぶった少年しょうねん
戴上鬼面的少年
自分じぶんかおさえわすれ じゅうける
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容貌 拔枪相向
maliceマリスちた怪物かいぶつになって
成为了一个恶意满盈的怪物
半狂乱はんきょうらん叫喚きょうかん行進こうしん
陷入半疯狂的狂吼行进
スーサイドパレヱド0
决死行进
共鳴きょうめい 宣教せんきょう 絶唱ぜっしょう
共鸣 宣教 绝唱
かみのろう 言葉ことばになれ
统统化作诅咒神明的词句
わらってくれよ全部ぜんぶゆめだって
展露笑颜吧 一切皆是梦境
あい脳内のうないおくblackブラックoutアウト
在爱已消亡的脑内深处丧失意识
スーサイドパレヱド0
决死行进
今日きょうんだっていいって
今天就算死掉也没什么不好的
いつだってそうおもってた
我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么想的
きみにれて こころ芽生めばえて
昔时与你相伴 心中萌生希望
きていたいとねがってしまったんだ
我开始祈愿自己一定要活下去了
嗚呼ああ
啊啊,
それが悪夢ゆめはじまりだった
那就是所有噩梦的开端

歌曲相关

在PV的分镜中出现的文段。

——最初也是最后的幸福——【00:02】
她憎恨自己的人生。
她渴望有一个当自己玩游戏太入神而耽误回家时,能够温柔斥责满身泥巴的自己的妈妈。
她憎恨自己的人生。
她渴望有一个当自己努力学习,考试拿到全班第一的分数时,能够表扬自己的爸爸。 她憎恨自己的人生。
她渴望能够围着温馨的饭桌吃饭的家庭。她渴望能够对自己说早安的家庭。她渴望能够对自己说晚安的家庭。她渴望拥有家庭。 那时她还不知道。
时间是早上,她像往常一样起得比任何人都要早,然后坐上开往学校的公共汽车。她经常坐在倒数第二排靠窗的座位,今天却已经被人捷足先登。坐在那里的少女虽然穿着和她一样的校服,却是没有见过的面孔。犹豫了半天,她最后还是坐在了那个女孩的旁边。少女大概是察觉到了她的动作,一瞬间将视线从窗外移到她的方向,但是又马上转回去看向窗外的风景。
能够看到最靠近学校的站台了,两个人同时站起身来,这时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她没有带伞,下车以后只好先跑进站台的屋檐下避雨。她想反正还有时间,干脆先看看情况等到雨停吧,就这么呆站在那里的时候。
「一起走吧。」
刚刚公共汽车上坐在一起的少女把黑色的伞伸向她的头顶。 「啊……嗯,谢谢。」
这是在高一那年,入冬之前街道边树上的红叶纷纷飘落时发生的故事。 那时她还不知道。

——低等人类——【00:03】
尖锐的冲击声引起了沉重的回响。
发出声响的手枪被握在身穿军服的少年手中。面前坐在御座上从额头流出鲜血的是他的父亲。少年那双无精打采没有感情的眼睛,完全不输给他已经死去的父亲。
硝烟慢慢散开融进空气当中。居然会被自己亲自教授锻炼的枪术所杀,真是讽刺。 「再见了。」
这句话是对刚刚父亲话语的回答,但是他已经听不到了。虽然负有养育之恩,但既然已经知道了真相,我的心中已没有丝毫的罪恶感。这是为了达到目标而必须要去做的事情之一。而且能够坐在御座上死去,这么好的死法不是很符合皇帝的身份吗。无论怎么通过将肉体变为机器而延长寿命,最终还是如此简单地迎来了死亡,只会令人感到空虚。
我将不久前还是父亲的那个东西从御座上拖了下来,小心地坐了上去。就在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了我的场地,再也不会有人来碍事了。国家、军队还有人民,都会由我随心所欲地操控。
我已不再是低等的人类。虽然一开始为自己的真面目而感到惶恐不安,但它正是我所渴望的。
已经没有任何需要害怕的东西了。

——她从幽灵塔上注视着——【00:05】
一边看着窗外的高塔,一边上着无聊的课。上课的内容当然没有记到脑子里。 雨。
布满天空的灰云像是盖上了盖子,不让一丝光线透漏出来。
那座高耸着屹立的塔就像是直接刺进了由云组成的墙壁。像现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下高塔的尖顶已不可见,而起浓雾的时候塔的全貌都看不大清楚。人们都称它为“幽灵塔”。
超越人类智慧的那座塔是在逾百年之前建成的,据说高塔之中祭奠着贵为此国建国者的大魔女。还有传言说存在着由大魔女的魔力筑成的魔力障壁,因此邪恶之物不会靠近它的周围。我从小时候开始也经常被别人告诫「大魔女一直在看着你,所以不要做坏事啊」。
我奶奶的奶奶辈时期的女王就是那个大魔女大人。我也听说过大魔女大人操纵的魔法可以在瞬间将数百名士兵烧为灰烬这样的传说。她就像是教科书和传奇里面出现的人物,没有什么真实感。
像这样一边上课一边发呆的样子大魔女大人也会看到吗。我的嘴角偷偷地露出了笑容。 希望今天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平均的宣传——【1:12】
大街上排列着无数个年久失修,带着无裂缝与缺角的建筑物。这是在帝国当中有最多贫困阶级居住的地区。而在此地的街道中央,群众聚集在某个广场之中,他们的视线都集中在帝国的皇太子身上。
「距离上次的大战已过了一百年,这个星球50%的土地仍然处在寸草不生的状态。我们活下来仅仅是因为幸运吗?不是,是因为我们的祖先比其它任何国家的人民都要优秀。我们国家拥有的引以为傲的伟大科学力量令世界陷入了恐慌。若没有科学的力量,我们也无法在大战当中存活下来。然而战争带来的不是胜利与失败,也不是和平,只有荒废的大地和数不清的牺牲。战后这个国家改变了统治制度,也停止了进化。停止进化的生物总有一天会被淘汰。为什么我们国家的科学曾经能够发达到让全世界将其视为威胁?是因为竞争。为了超越别的国家,我们比其它任何国家都要期望得到力量与繁荣。国与国之间携起手来……那种思想早在很久以前就消失了。如今的时代,我们不知道积聚军力的别国何时会像以往一样进攻到这里。」
鼓掌声逐渐变得响亮。欢呼声此起彼伏。
「为了保护家庭和朋友我们必须要得到力量!我们这些存在活在当下,并不是为了单纯地走向死亡。而是为了给未来、给子孙延续生命而存在!你们难道要自降身份,成为被虚假的和平所侵蚀,放弃了进化的低等人类吗?现在!真是我们需要开始进化的时候!」
掌声与喝彩久响不止。那声音仿佛要撼动世界。

——戒严令的夜晚生命论开始歪曲——【1:17】
几乎要写满墙壁的文字大概是这个国家的语言吧,但是它们比起文字看起来更像是算式。靠近看就可以知道所有的文字都是用血写出来的。我们并不能理解“这一方的他们”做的事情。
「包扎好了吗?」
「血已经止住了。可以向前走了。」
我体会着难以言状的恶心感受,和后来的队员一起离开了这里。
上次的大战结束以后,已经有一百年以上没有发生过大型的战争了。前任皇帝驾崩,现任皇帝上任以后这个国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曾经以保护国家为己任的军队,现在已然变为攻打他人的军队。
我心中其实强烈反对进攻到一直保持着互相制衡关系的这个国家。但也有不少人因为能够公然狩猎“怪物”而感到欣喜不已。
说实话我没有办法理解,为什么现总帅选择了不进行宣战直接袭击的方法。这种事在这个国家应该是第一次发生吧。但是作为一介小士兵,我无论怎么思考都不会有任何意义。 士兵的任务,就是宁愿牺牲性命也要多杀死一个人。在这个国家,作为士兵的孩子降生,并作为士兵得到培养的人们的人生大概都是如此。那些无人机则不用考虑这些事情,只需要默默执行命令就可以了。某种意义上真是羡慕它们啊。我脑中一边思考着那些可笑的想法,一边手握着枪走向了变为战区的街道。

——低等人类——【1:33】与前面重复

——全部都是梦——【1:34】
军靴的声音。枪声。悲鸣。叫喊声。
带着巨大兜帽的少女由于摔倒受伤的痛苦而扭曲着脸,倚靠在墙壁上。
在情急之下逃进了这个废弃的房屋。在拼命逃跑的途中虽然没有注意到,但是我以前来到过这里。为什么一直忘记了这件事呢。那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让人感觉像心中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在只能模糊想起的记忆当中,我还是一个小孩子。和朋友在玩捉迷藏的时候,我躲到了位于废弃房屋中有着通向地下楼梯的铁门的房间。我偷乐着想应该谁都不会来这种地方吧,没过多久却发现关上的铁门已经打不开了。紧闭的铁门凭借幼小的我的力量根本无法移动分毫,而且房间还没有其它的出口。即使在地下室大声叫喊,外面也几乎听不到我的声音。
从那时起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小时,我已是饥肠辘辘,想到自己要死在这里就不停落泪。
咣咣。有人敲响了铁门。
「你在那里吗!?」
一起玩耍的其中一个朋友反复敲着门。我一边喊着那个孩子的名字,一边求助。
「你稍微离门远一点!」
说完,门的那边响起了更大的冲击声。门依然没有打开,那个声响如此重复了几次。 去叫大人过来吧——我还没有说完,沉重的铁门就慢慢倒向了这一侧,在它的冲击之下沙尘向上弥漫开来。
看到那个孩子的瞬间我就跑了过去,紧紧抱着哭了起来,一边叫着名字一边道谢。……不知为何我想不起来那个孩子的名字。
附近的爆炸声让我回过神来。现在不是沉浸在过去的时候,多希望有人能告诉我全部都是梦。
如果能像那天一样有人能来救救我……不禁这么想着。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吧。但我还是寄希望于奇迹的发生。

一系列报告【1:39】

《报告#4》
《报告#5》
名字:XXXXXX
名字:XXXXXX
年龄:22岁
年龄:18岁
性别:男
性别:男
出身地区:第9地区
出身地区:第4地区
实验日期:2118年1月28日21点54分
实验日期:2118年1月28日22点39分
实验结果:失败。死亡。
实验结果:成功。第二实验中死亡
《报告#6》
《报告#13》
名字:XXXXXX
名字:XXXXXX
年龄:19岁
年龄:27岁
性别:女
性别:女
出身地区:第1地区
出身地区:第2地区
实验日期:2118年1月28日23点27分
实验日期:2118年1月29日19点48分
实验结果:失败。死亡。
实验结果:失败。死亡。
《报告#14》
《报告#15》
名字:XXXXXX
名字:XXXXXX
年龄:22岁
年龄:21岁
性别:男
性别:男
出身地区:第5地区
出身地区:第11地区
实验日期:2118年1月29日20点14分
实验日期:2118年1月29日22点27分
实验结果:失败。死亡。
实验结果:成功


——小丑——【1:39】
房间被数个摄像机包围着,铁墙上锈迹斑斑。被称为「小丑」的人面前,滚落着已经被蹂躏到看不出原型的肉块和肉片。穿着制服的修长身材的男子和他的部下正通过监视器观察着房间中的景象。
「现阶段还没有观察到小丑的暴走,它也没有对特定对象以外的东西做出反应,姑且算是成功了吧。」
「我想想……」
修长身材的男子一口气喝下了已经温热的咖啡。
「杀了我吧。」
他将咖啡放回桌子的手停在了半空当中。旁边的部下听到那个声音以后也露出了惊慌失措的神情。
「刚刚是……那家伙吗?」
「是,是的……难以置信。」
相机在他们的操纵下靠近小丑,小丑的表情与先前相比没有变化,眼睛如同人偶一般不具有任何的感情。但是有一处不同,那就是脸颊上流淌的水滴,毫无疑问,那是眼泪。

——星云螺旋——【3:02】
生锈的铁塔。像海洋一样广阔的沙漠。两个人注视着外面令人扫兴的景色。叼着香烟的略显老态的男人。身穿军服的少年。
「我们国家的前身国家曾经存在着战后最大规模的邪教集团。表面上进行的是一些向神明祈祷、探究真理、解决苦痛一类的活动,但也有小道消息称它在背后有着诱拐、人体实验、武装配备等动作。教团的活动据点周围在短时间内出现了不少行踪不明的人,而教团设施从以前开始受到了怀疑,人们就进入其中强制搜查。结果他们抓到了证据,逮捕了教主和几名干部。之后这个宗教集团也解散了,大家都以为它在成为国家的威胁之前就已经被解决了。」 他将香烟放到了烟灰缸上,又点燃了新一根香烟。
少年只是直直地看向窗外。男人吸了一口烟,又开始开口说话。
「宣布教主死刑的次日,教徒们蜂拥而至,绑架了当时的总统并发表了犯罪声明。他们要求国家释放教主与干部,允许教团逃命,并以后不会对教团进行干预,而国家接受了这个条件。此后数十年,虽然表面上教团并没有在历史上登场,但是背后某个国家和教团在秘密接触。他们联手是为了取得教团曾经进行的人体实验、生物兵器、化学兵器等成果,这些成果甚至能凌驾于大国的军事力量与技术之上。那个国家当时的女王就是人们以后所说的大魔女。她用非人的力量让曾经弱小的国家脱胎换骨变成了可以执掌世界大权的强大国家。不久之后他们就和我们帝国打起了战争,除了部分不具备军事力量的国家,世界被划分为东西两股势力。东西战争,那就是100年前发生的大战。由于历经数年的战事波及,这个星球的一半都被损毁,直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恢复。」
「本来教团就是在这个国家诞生的。可以说它是这个国家孕育的罪恶之一。」
他在面前的景色当中,试图想象出过去可能存在过的世界。那是以前读过的小说当中登场的街道。摩天轮,游玩设施,电影院,游戏场地,热闹的街道。像梦一样的街道。
设施,电影院,游戏场地,热闹的街道。像梦一样的街道。

注释与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