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衷心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七日内新公告:关于新增可通过https协议加载如B站等防盗链网站图片的模板的公告
关于共享站分类体系的提案关于讨论区管理方针的提案关于移除权限申请中『萌娘百科的提问』段落的提案正在讨论中,欢迎参与!
  •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恶书追放运动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恶书追放运动
恶书追放运动.jpg日本报纸对于该事件的报道
事件信息
地点 日本
发生时间 20世纪50年代
影响 抵制漫画、漫画出版社倒闭、日本漫画分级制度建立等
相关条目
漫画有害论事件宫崎勤事件

恶书追放运动,又名「禁止有害图书运动」,「扫荡不良读物运动」、「驱逐坏书运动」(日文:悪書追放運動),是1955年日本各地PTA(家长与教师联合组织)和文化人团体发起的针对漫画为主的驱逐「恶书」的运动,期间出现在校园烧毁漫画书等激进的行为,昭和三十年(1955年)四月十二日《读卖新闻》使用「恶书追放运动」一词来描述这次民间运动,此后「恶书追放运动」被独立使用于不同场合[1]

背景

二战后的婴儿潮,在五十年代步入儿童时期,成人开始关注儿童的成长问题。儿童向漫画杂志在这个时期也大量增加,漫画在那个时期成为儿童文化的主流。当时媒体将日本战后青少年犯罪上升,伦理性风俗的急剧改变的情况归为不良漫画的影响[2]。社会保守派对漫画不良影响的批判声音也随著漫画的发展而增加[3]

1954年4月19日,心理学家弗雷德里克·威瑟姆(Frederic Wertham)的作品《诱惑无辜》在美国出版,引起了巨大反响。反漫画运动由此在美国开始。在这股风潮的影响下,受真天皇当时驻日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的授意[4],该运动在日本也形成了一定的舆论风潮。

1954年日本的中央青少年问题审议会在7月召开「青少年に有害な出版物、映画等対策専門委員会」,讨论谈及国民运动的发展及启蒙宣传的途径;优秀出版物和电影的推荐方式;各关系者的自律方案;立法措施等。

次年,1955年初第四回青少年问题全国协议会在东京召开,各都道府县均有代表出席。中央青少年问题审议会为青少年问题全国协议会的讨论作总结,5月公布「青少年に有害な出版物、映画等対策について」。

跟著各地的关注儿童团体纷纷就对策展开会议和讨论。

过程

1955年,日本各地的「父母-教师联盟」(Parent-Teacher Association),「日本儿童守护会」和「母亲联合会」等民间组织发起了抵制低俗漫画的焚书运动,在教室收缴孩子们的漫画,并集中在操场焚烧殆尽。紧接着,随着大众传媒的介入,驱逐坏书运动成为了全国瞩目的重大事件。

《日本读书报》发表了名为“儿童杂志的真实情况”的四次特辑,第一辑发表了战争漫画的残酷描写,第二辑则将侧重点放在了少女漫画上,第三辑报道了漫画附录过多的问题,最后一辑记录了教师们对儿童的指导。一连串的报道使驱逐坏书成了全国性的话题,《读卖新闻》《朝日新闻》等主流报纸也进行了长篇专题报道。

事情很快变得难以控制,原本针对低俗漫画的抵制活动蔓延到热门的儿童漫画领域。当时的日本的知名漫画家的作品纷纷受到影响。除了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山川惣治的《少年肯尼亚》以外,杉浦茂的《猿飞佐助》和武内纲义《赤胴铃之助》也都先后成了驱逐坏书运动的对象。其中当时已经十分出名的日本漫画家手冢治虫受到的冲击最大,他的《莱欧物语》(Lion Books)因为系列中的《复眼魔人》中有女性更衣画面而招到批评,《铁臂阿童木》因为有投水自杀画面,亦受到抨击。[5] 手冢治虫在当时接受了大量儿童相关团体的访谈和杂志采访[6]


影响

地方政府纷纷出台青少年保护法案。

在舆论压力下,同年在小学馆的指方龙二召集之下,成立了「日本儿童杂志编辑协会」(日本児童雑誌編集者会),希望透过编辑自律来平息舆论[7]

在战后流行的赤本漫画[8]被大量查封,贷本漫画风气在六十年代之后消失。

不少儿童杂志废刊或者休刊[9]

废刊

  • よい子幼稚園(集英社)(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6月号)
  • 幼年(博英社)(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6月号)
  • 私の幼稚園(同)(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6月号)
  • 二年ブック(学習研究社)(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6月号)
  • 三年ブック(同)(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6月号)
  • 太陽少年(太陽少年社)(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6月号)
  • 少女の友(実業之日本社)(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6月号)
  • 夫婦生活(家庭社)(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6月号)
  • デカメロン(全日本出版社)(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7月号)
  • あまとりあ(あまとりあ社)(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8月号)
  • りべらる(白羊書房)(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9月号)

休刊

  • おんな読本(家庭社)(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4月号)
  • 読物娯楽版(双葉社)(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4月号)
  • 奇譚クラブ(曙書房)(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5月号)
  • 風俗科学(第三文庫)(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5月号)
  • 少女サロン(偕成社)(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8月号)
  • 幼稚園えほん(秋田書店)(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8月号)
  • 漫画少年(学童社)(最后一刊为昭和30年10月号)

随着日本经济矛盾的逐渐缓解,和漫画分级制度的逐渐确立,该事件在手冢治虫等人的抗议中逐渐偃旗息鼓,对于漫画是否会对儿童造成不良影响的问题也逐渐少有人关注了。直到1989年的宫崎勤事件,色情漫画才再次成为众矢之的,引发了日本的第二次“漫画有害论”热潮。

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