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衷心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关于共享站分类体系的提案关于讨论区管理方针的提案关于移除权限申请中『萌娘百科的提问』段落的提案关于方针、指引与论述的修正案正在讨论中,欢迎参与!
  •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虚拟UP主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重定向自VTuber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萌薇头像.pn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
萌娘百科虚拟UP主相关条目正在建设中,欢迎有兴趣编辑讨论的朋友加入萌娘百科虚拟UP主编辑群:1072053952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Edit-clear.svg
当前条目由于质量不佳正在大幅修改砍掉重练,如果您有兴趣,不妨一起动手参与讨论
当前修整进度
49%
Tango-nosources.svg
此条目需要补充更多来源
请协助添加多方面可靠来源以改善这篇条目,无法查证的内容可能会因为异议提出而移除。
Vtuber人气比较图ver20191231.jpg
VTuber订阅数对比(截至2018年12月31日)[1]
基本资料
用语名称 虚拟UP主
其他表述 虚拟YouTuber
VTuber
虚拟主播
用语出处 绊爱(Virtual YouTuber)[2]
小希(虚拟UP主)[3]
相关条目 UP主虚拟偶像

虚拟UP主,在YouTube上投稿的又称虚拟YouTuber,是指使用计算机图形技术生成的虚拟形象在网络平台上进行视频创作和直播等娱乐活动的UP主。同时也指代相关行业和文化。

简介

绊爱是第一位自称“虚拟YouTuber”的角色,也是虚拟YouTuber这一概念的开创者[2]

关于虚拟UP主的定义至今仍比较模糊。狭义的虚拟UP主指以原创的虚拟角色设定、形象为自身的代表,在视频网站、社交平台上进行娱乐活动的艺人。形象多以日本动漫风格的3D模型或2D模型展示,以动作捕捉技术控制模型运动,并以真人声优(中之人)配音,但声优一般并不公开。视频形式多种多样,vlog和游戏实况较多。

广义的虚拟UP主是指以虚拟形象在视频网站上进行投稿活动的up主,并不对是否为虚拟人设进行限制。以此标准进行衡量,Ami Yamato可视作世界上第一个虚拟YouTuber[4]。但其仅是以动画形象替代自身形象进行投稿,而活动并未脱离作者的真实身份,可以认为是广义的虚拟YouTuber。

虚拟UP主的概念是由绊爱在2016年12月以“虚拟YouTuber”的形式开创的[2],绊爱也是公认的第一个虚拟YouTuber。自绊爱大热以后,2018年出现了大量的虚拟YouTuber。一些动画组也会让该剧动画的角色推出VTuber为作品进行宣传,但大多为短期经营。

名称

虚拟次元计划小希是第一位自称“虚拟UP主”的角色,也是Bilibili和中国大陆的第一位虚拟UP主[3]

由于各种原因,“虚拟UP主”难以形成统一的称呼。此处介绍一些常见称呼与其常见释义。下列任何一种称呼或几种的并称均有可能指代所有虚拟UP主。请尽量避免与人发生关于称呼的争执。

虚拟YouTuberVirtual YouTuberバーチャルYouTuber,简写为VTuberVTB

绊爱于2016年12月提出[2]。一般情况下,该称呼可以泛指任何平台上的所有虚拟UP主,也是世界范围内运用最广的称呼。在特定语境下,该称呼也特指主要在YouTube活动的虚拟UP主。
在英文语境中,YouTuber是指以YouTube为主要平台的原创内容创作者,或以在YouTube上发表原创内容获利而谋生的人。

虚拟UP主VUP,即Virtual Uploader,有时被误写为Virtual Uper或Virtual Upper)

虚拟次元计划小希于2017年8月提出[3]。该称呼一般指主要在Bilibili或Acfun等弹幕视频网站上活动的虚拟UP主(包括外籍),有时也指国际上其它平台的虚拟UP主。
在日本网络用语中,UP主可以指任何将视频、声音、图像等数据向共享网站(包括视频网站、FTP、讨论版等等)上传发布的人,而在中文互联网中主要是指将视频上传到Bilibili或Acfun的人,但内容不一定为上传者原创。“虚拟UP主”中的“UP主”则强调原创内容创作者,而不包括搬运工
由于历史原因,以及如果按照字面意思,则全世界任何平台上投稿视频和直播推流都属于上传(upload),且这一称呼已被Bilibili官方在频道、账号认证等场合采用,本条目主要采用虚拟UP主的称呼。
彩虹社月之美兔是一位代表性的直播势虚拟YouTuber(虚拟主播)[5]

虚拟主播(Virtual Liver[注 1]バーチャルライバー,简写为VLiver,英语中又称Virtual Streamer

彩虹社提出的概念[来源请求][注 2],主要指以直播活动为主的虚拟UP主。
在中文中,“主播”是广播电视系统形成的概念,指“主持人型播音员”,现主要指在直播平台上开展活动的艺人。但并不是所有虚拟UP主都开展直播活动,所以一般不推荐用该称呼泛指所有虚拟UP主。

虚拟偶像(Virtual Idol[注 1]バーチャルアイドル

一般情况见虚拟偶像,其范围包含虚拟UP主,尤指偶像化运营的虚拟UP主。
并不是所有虚拟UP主都以成为偶像为目标开展活动,所以一般不推荐用该称呼泛指所有虚拟UP主。

角色设定

艾琳是一位早期以虚拟角色形象和设定为个人代表策划系列节目和组织的YouTuber[6]

由于虚拟UP主的创作自由度极高,虚拟UP主群体真正做到了“百花齐放”,诞生了各种不同形式和风格的虚拟UP主,具有极高的多样性。

虚拟UP主的外表大多数是日本动漫风格美少女形象,少数为男性、动物或其它卡通形象。在人物设定上,虚拟UP主可以具有各种萌属性。例如,可以涵盖任何现实或虚构的身份、职业、种族、年龄,具有各种个体特征、服饰、道具、性格、声线、习惯、好恶、人际关系等等,以及为什么要成为虚拟UP主的原因(或明确与其它已公开身份的区分)。需要注意的是,由于绊爱的设定为AI,导致一部分人将其他虚拟UP主的设定一并误认为AI。而实际上并非所有虚拟UP主的设定均为AI,且绝大多数虚拟UP主并未涉及人工智能技术。

虽然虚拟UP主拥有各自的角色设定,但在活动过程中会不可避免地受到声优(中之人)本身的影响。有的严格遵循设定,有的则并不一定,此时会产生如“清楚”等特殊萌属性。所以多数情况下虚拟UP主的设定仅起到包装参考作用。

部分典型的虚拟UP主设定

分类

按照活动方式、所属团体、形象来源等方面,虚拟UP主可大致分成几类:

视频势/直播势

参见:#活动形式

依据主要活动类型和对自身形象塑造的方式,可将虚拟UP主分为视频势直播势歌势。由于虚拟UP主的活动形式日渐多元化,视频势、直播势和歌势之间并没有十分严格的区分,视频势、歌势有时也会进行直播,直播势也会投稿视频。

视频势:指以视频投稿为主要活动的虚拟UP主。
直播势:指以直播为主要活动的虚拟UP主,彩虹社hololive等直播势团体旗下艺人往往称为虚拟主播(Virtual Liver)。
歌势:以MV投稿、歌唱直播为主进行活动的VTuber,亦可称为虚拟歌手(Virtual Singer)。

个人势/企业势

Nekomasu是一位早期的个人势虚拟YouTuber的代表角色
参见:#运营背景

依据所属团体,可将虚拟UP主分为个人势企业势社团势。个人势、企业势与社团势之间也没有十分严格的区分,随着虚拟UP主签约、解约或其它复杂的人事调动,一位虚拟UP主的从属关系可能会改变。

个人势:指一个人单独进行策划、视频制作、直播等活动的虚拟UP主。
企业势:从属于企业或事务所,相比于个人势,能获得公司的技术支持、资源分配等,同时也能在出道时获得更多的曝光度。
社团势:介于个人势和企业势之间,所在的团体不是企业,而是由虚拟UP主相关同好组成的。

转生势/非转生势

依据形象来源,可将虚拟UP主分为转生势非转生势

转生势:指使用原本在媒体平台上开展其它活动的账号出道、或将原本的虚拟形象制作成Live2D模型或3D模型、或原作者公开宣布新开账号开展虚拟UP主活动(相应的,后者的原账号则被称为“前世”)。这种情况下一般会带着原来自己活动的粉丝。因为这些粉丝并不是因为虚拟UP主活动而是之前的活动加入的,因此一般统计的时候都会先排除掉。
非转生势:指完全使用原创的虚拟形象和人物设定,以新的平台账号开展活动的虚拟UP主。

背景

技术背景

22/7的成员正在穿戴动作捕捉设备,并与工作人员合影[7]

虚拟UP主需要一定技术背景以使虚拟形象展示在网络媒体上,而不同级别的技术背景也会直接导致不同的呈现效果。[注 3]

虚拟UP主形象的模型分为2D模型和3D模型。2D模型制作成本比较简单,对应的硬件要求也比较低,且容易实现具有张力的画面[来源请求],因此是个人势虚拟UP主的首选模型。但2D模型表现受到限制,无法做出一些复杂的肢体动作。3D模型通常包含全身的形象信息,配合动作捕捉可以做出大范围的肢体动作,可以更好展现虚拟形象,但制作和配套设施成本较高,多数为企业势虚拟UP主使用。一些虚拟UP主在活动后期条件允许时会将2D模型的形象重新用3D模型表示,并配置相应的设备,此时称为“3D化”。同时也存在3D模型与2D模型并用的虚拟UP主,为了在不同的设备、画面要求下分别发挥各自的优点。

神乐七奈在直播中绘制黑桃影的角色立绘[8]

制作2D模型一般至少需要一张人物形象原画、表情差分等信息,并用Live2D等软件建模。制作3D模型则需要人物的完整立绘、三视图、细节图等详细的形象设定信息,并用Maya、3DS MAX、Blender、MetasequoiaVRoid Studio等软件建模。虚拟UP主的原画师或角色设计在粉丝文化中被称为“妈妈”。

为了实时展现虚拟UP主的动作或缩短动画制作周期,一般使用动作捕捉技术记录动作、表情等信息,以控制模型的运动。常用的动作捕捉系统有Oculus、HTC VIVE、KINECT、Perception Neuron、Leap Motion等,一些有条件的企业亦会使用如OptiTrack、Vicon、Motion Analysis等专业级光学动作捕捉系统。也有的软件不要求额外的动作捕捉设备,而只需要电脑或手机自带的摄像头即可实现简单的动作捕捉。

有了以上的形象模型和动作数据之后,还需要相关软件处理动作数据并应用于模型,以制作动画或开展直播活动。业内常见的制作软件有Facerig、Unity、MikuMikuDance、VRChat、KiLA、ORION、Virtual Cast、ANICAST等。一些企业或社团也可能有专用或自主研发的软件,例如Hologram Live SystemNijisanji AppAien Studio等等。

除此以外,还需要麦克风等设备、OBS Studio等直播推流软件等等技术准备。

中之人

佃煮海苔男(左)事实上已公开其为自己创作的虚拟YouTuber犬山玉姬(右)的中之人
绊爱于2020年4月24日公开其初始声优为春日望[9]

中之人指虚拟UP主的声优(配音演员)和动作捕捉来源,也就是“扮演”虚拟UP主的人。来自日语“なかひと”,字面意思为“里面的人”或“背后的人”。

虚拟UP主的中之人作为一种职业正在被大众接受。例如CCTV新科动漫发布新科娘中之人更换声明[10]。一些社团在招聘时也会明确将中之人作为一种职位[11]

一般在视频的制作和直播中,一位虚拟UP主的声优和动作捕捉来源是同一人。但一些舞蹈MV等对动作要求高的视频的动作捕捉可能由另外的演员负责。

声音(声优性别)大多数与角色性别相匹配,但也有一些与人物设定性别不同,拥有女性形象而中之人为男性的虚拟UP主被称为“八美肉”。

与一般动画、游戏角色的中之人不同的是,虚拟UP主的中之人在表演过程中较少有固定的台词,尤其在直播和线下活动中更是很大程度依赖中之人的临场发挥水平,中之人的音色、性格、经验甚至个人经历等因素直接决定了虚拟UP主的表现,所以中之人被认为是赋予虚拟UP主的内涵和灵魂的关键角色。

根据业界通常的惯例,虚拟UP主们并不会公布背后的中之人身份。观众试图发掘或讨论未公开中之人的虚拟UP主的中之人信息的行为被认为是非常失礼的。但也有一些公开中之人的虚拟UP主,例如MonsterZ MATE犬山玉姬神乐七奈绊爱

大部分观众对于无官方声明、无正当理由更换或添加虚拟UP主中之人的行为都不认可,例如绊爱的分身企划受到了广泛的争议。但业界也存在经常更换中之人的虚拟UP主,例如新科娘自开展虚拟UP主活动以来更换了2次中之人,但因为每次官方都给出合理原因,大多数观众都可以理解。[有争议]

由于中之人的身份被藏在角色背后,观众难以直接关注中之人的情况。有时会出现一些侵害中之人权益的事件,甚至欺凌、压榨中之人的行为,例如游戏部企划艺人欺凌事件;同时亦偶有部分中之人滥用观众对中之人的信任地位,对虚拟形象的价值造成伤害的现象发生,如新科娘三代目中之人对其运营团队的诋毁。这些事件会引起观众的广泛争议。

综合以上原因,中之人在虚拟UP主文化中被普遍认为属于敏感话题。有些虚拟UP主运营方面会明确禁止粉丝讨论中之人。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真正的AI虚拟主播,使用VOICEROID等音声合成软件生成语音。她们的背后并没有配音演员,只有背后的程序员。例如米娜

运营背景

谷乡元昭(右一)是日本COVER株式会社的董事长兼总经理,Hololive Production的管理者,因为其在虚拟YouTuber文化中的梗而具有一定话题性

与其它的创作者、网络主播和艺人一样,虚拟UP主活动需要对其内容进行运营。运营背景包括个人运营、社团运营、企业独立运营、事务所运营等等。

个人运营是指不属于任何一个组织,一个人单独进行内容策划、视频制作、直播等活动。这一类运营方式自由度最高,但运营背景比较脆弱,节目效果不稳定,受到个人因素影响非常大。许多时候虚拟UP主会有一些朋友或者粉丝协助制作,但仍然视为个人势。例如名取纱那nekomasu神乐七奈等等。
社团运营是指几位没有企业背景的虚拟UP主组成社团,或者既有社团扩展出虚拟UP主活动,社团方面一定程度上参加运营,但没有成立公司以盈利为目的活动。这一类运营方式不易被个人因素影响,且一定程度上可以提高虚拟UP主起步平台。例如ChucolalaoveRideaP-SP等等。
企业独立运营是指由企业以盈利为目的运营一个虚拟UP主或虚拟UP主组合,或者企业扩展虚拟UP主业务。这一类运营方式更为专业化,可能投入较高成本,且内容制作受个人影响较小,作品质量一般比个人运营更有保证。例如田中姬铃木雏新科娘等等。
事务所运营是指以虚拟UP主为主要活动和资金来源的事务所的运营方式,通常具有专业的技术、运营团队,旗下虚拟UP主既可以单独开展活动,也可以与其它成员联动,事务所方面可以发动全团队的力量,制作大型作品或者举办大型活动,新成员在出道时可以迅速获得大量技术、宣传、人脉等资源,事务所作为整体的运营较少受到虚拟UP主个人的影响。例如彩虹社hololiveupd8等等。
除此以外,还有茨日和这样的具有政府部门背景的虚拟UP主,不过极为少见。

相对于虚拟UP主在台前的活动,虚拟UP主幕后的运营是不透明的。一些企业独立运营可能会刻意隐藏作为运营对虚拟UP主的影响[来源请求],而有的运营方面会参加虚拟UP主活动、成为虚拟UP主文化的符号,或者抽象为独立的虚拟形象。

而运营方面导致的争议事件,例如绊爱中之人事件游戏部企划艺人欺凌事件Cover中国负责人石事件,以及THE MOON STUDIOENTUMVGaming等事务所宣布解散等消息,则会引发观众对虚拟UP主运营的关注。

平台

地域和语言

oveRidea举办的“唱吧!世界友好春节直播!2020”共有来自至少4个国家和地区、12个组织的62名虚拟UP主参加,并使用中日英三语直播

由于虚拟UP主文化与日本ACG文化有较强的关联性,虚拟UP主的活动范围大多数在日本和中国的网络平台,相关从业者也大多来自日本和中国。除此以外,也有一些来自韩国、印度尼西亚、印度、美国、欧洲和其它地区的虚拟UP主。

一些虚拟UP主组织或企划可能会将业务扩展至海外,面向其它国家和地区开展活动,也可能招募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虚拟UP主,尝试跨国运营和联动。例如,彩虹社在日本网络平台立足之后,面向中国、印度尼西亚、印度、韩国分别推出了VirtuaReal、NIJISANJI ID、NIJISANJI IN、NIJISANJI KR等企划。hololive也面向中国和印度尼西亚推出了hololive China、hololive Indonesia等企划。

虚拟UP主语言大多数为日语、中文,少数为英语、印尼语、韩语等。大多数虚拟UP主只能使用其母语开展活动,而多语言虚拟UP主则可以面向不同地域的观众开展活动,因此尤为难得,相关从业者中拥有留学或海外工作背景的比例也比较高。虚拟UP主的语言能力话题也为观众津津乐道。一些虚拟UP主组织会筛选或培养虚拟UP主的语言水平,例如战斗吧歌姬!的所有虚拟偶像均可以用中文和日语开展活动,而oveRidea的所有虚拟YouTuber均可以用日语、英语和中文交流。

网络媒体平台

2020年5月2日晚Bilibili直播虚拟主播区部分直播

虚拟UP主以虚拟YouTuber的概念发源于YouTube,并在YouTube和Bilibili上形成了较大的社群规模和文化,亦有部分虚拟UP主活跃于其它平台。

Youtube

YouTube目前仍然是绝大多数中国大陆以外的虚拟UP主和事务所活跃的主要平台,也有一些来自中国大陆的虚拟UP主同时在YouTube活动。根据User Local的统计,截至2020年1月,在YouTube上曾经出现过的虚拟YouTuber累计超过10000名。

在YouTube上活动的虚拟Youtuber要想取得收益,需要申请收益化,通过后方可享有诸如Super Chat之类的收益方式。

相比而言,Youtube具有更少的抽成,付费用户的体验更好(例如,注册成为频道会员就可以以平均30人民币/月享受到评论区专属表情、会员限定直播等服务)。

Bilibili

Bilibili作为以二次元文化起步的视频网站,比YouTube更注重虚拟UP主在自身平台的发展。Bilibili直播开设了虚拟主播分区,Blilbili官方也曾多次举办各种虚拟UP主专题线上线下活动。

相比而言,Bilibili具有更好的社交机能(动态功能可以像推特、微博一样用来与粉丝进行互动),而且收益化门槛很低,竞争压力较小,观众包容度高。但是付费用户的体验比YouTube略差,能吸收到的观众群体基本都是中文用户,对外籍用户受限很大(需要进行实名认证)。

目前选择在Bilibili活动的虚拟UP主基本来自于中国大陆地区,少有如雫Lulu铃宫铃等外籍用户选择主要以该平台活动。

其他平台

除了YouTube和Bilibili以外,虚拟UP主还活跃于抖音(TikTok)、SHOWROOM、Twitch、斗鱼、AcFun等平台,不过规模相对较小。大多数YouTube和Bilibili上的虚拟UP主将以上平台作为其活动的扩展,而也有一些虚拟UP主将以上平台作为主要活动场所。

除了视频网站以外,虚拟UP主还会在Twitter、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开展活动,有的虚拟UP主还会使用QQ组建粉丝群等相对私密的在线互动场所。

跨平台活动

不少虚拟UP主会同时在多个平台开展活动,以扩大受众面积。而由于中国大陆地区用户基数庞大,却无法登录YouTube等平台,因此Bilibili成为不少外籍虚拟UP主跨平台活动不可或缺的一环(因此本小节所述的“跨平台活动”主要是跨YouTube-Bilibili活动)。例如hololive在2019年1月8日宣布与bilibili达成合作,正式进驻,彩虹社也派出不少旗下主播进驻B站。此外也有不少外籍个人势依赖搬运在国内获得较高关注度以后选择在B站展开活动。

入驻B站后,除了正常的转播(或者“双推流”直播)以外,还会专门举办“Bilibili限定直播”,专门与B站网友直播互动。除此以外,一些外籍虚拟UP主还会抽出一些时间利用其他方式(例如动态互动、QQ群语音等)和B站粉丝交流。而由于各种原因,有的虚拟UP主活动的重心可能会转移,甚至几乎放弃先前的平台。较为知名的如帕里京华Hakari Kanna音音继Nene阳向心美等。

不少进入新平台的虚拟UP主会通过各种互动方式,逐渐融入平台。较为知名的事件包括帕里京华冰糖的“我们仨”事件、早稻叽绯赤艾莉欧用SC聊天等。

Bilibili的观众对从YouTube平台发展而来的外籍虚拟YouTuber宽容度较高,而少有中国虚拟UP主在YouTube取得显著成绩。

活动

活动形式

虚拟UP主的活动形式非常自由且多样化,每一位虚拟UP主会探索并采取符合自身具体情况的活动形式。按照媒体分类,虚拟UP主的活动有视频投稿、直播、图像、社交互动、线下活动等。按照具体活动内容,题材包括但不限于自我介绍、杂谈、vlog、短剧、游戏实况、广播节目、音乐、演唱会、番剧等等,以及与其他虚拟UP主或现实艺人的联动。

从技术上说,虚拟UP主的活动与其它视频作者和主播的区别在于虚拟UP主可以利用其虚拟形象的数字化特性完成其它UP主无法做到的画面和交互,且一些虚拟UP主在此方面进行了积极的尝试,然而大多数UP主并未充分利用这一特性。

杂谈

杂谈是在直播中与粉丝积极互动的方式之一。谈话内容会极大展现虚拟UP主的人格魅力,并且虚拟UP主一般会读粉丝发的弹幕和醒目留言,甚至直接与粉丝通话,增强与粉丝的互动,将一般粉丝转化为核心粉丝。

Vlog、短剧

Vlog和短剧是在视频中经常采取的形式。在Vlog中,虚拟UP主会尝试对特定话题展开讨论或实践,且经常成为系列节目。在短剧中,虚拟UP主通过特定表演表达某一主题,一段视频的情节一般比较独立。由于在视频中可以应用后期制作,一些虚拟UP主可能会利用其模型、场景、镜头的数字化特性,结合特效、物理引擎等,完成一些现实中几乎无法完成的效果。

游戏实况
猫宫日向因为在《绝地求生:大逃杀》游戏实况视频中的高水平表现而短时间获得了大量人气[12]

在直播或视频中,虚拟UP主会通过玩电子游戏增强同为游戏爱好者的粉丝的好感,游戏过程也可能制造话题,而如果游戏水平优秀则可能获得较高话题性。与其它主播不同的是,对一些允许自定义玩家角色形象的游戏,虚拟UP主可能会按照其虚拟形象制作,有的甚至可以直接导入虚拟形象的模型信息。

广播节目、音声

一些虚拟UP主会在直播中开展广播节目,或者发布音频,尤其是有特定题材的付费音声,以面向喜欢其声音的粉丝。

音乐、演唱会
Hololive所属的星街彗星2020年3月1日的演唱会获得了极大的成功[13]

有相关实力和条件的虚拟UP主会发布原创或翻唱的音乐作品,以虚拟网络歌手的身份活跃,甚至与音乐公司签约成为专业的歌手。虚拟UP主音乐作品的MV大多数是以其形象为主角的日本动画风格的视频。也有一些虚拟UP主会在直播中弹奏乐器。而有更高实力的虚拟UP主会参加或举办线上或线下演唱会,借鉴传统歌手的活动模式,成为更专业的虚拟歌手,极大提高自身价值。

电视动画
VIRTUALSAN-LOOKING是一部以虚拟YouTuber为题材和演员的电视动画[14]

一些动画以虚拟UP主为题材或者有虚拟UP主参与制作,此时相关虚拟UP主会以其形象在番剧中饰演角色,例如《VIRTUALSAN-LOOKING》、《四月一日三姐妹之家庭故事》。还有的仅作为声优,但以虚拟UP主的身份参与。

联动

虚拟UP主可以与其他虚拟UP主或现实中的其他艺人共同参与视频制作、直播等活动,有时参与的虚拟UP主可以达到几十人甚至上百人。联动活动一般会提高虚拟UP主文化的活跃程度,扩展观众的关注范围,并因此为联动方带来知名度和新粉丝,甚至扩大虚拟UP主群体的社会影响力。

活动历程

出道预备期

通常以最早的个人频道的完整或非完整的设定文本,或原始虚拟形象草稿,或组织发布中之人招募信息为开始,过程时间长短不定,直到正式出道为止。此期间可能会有少量活动,但活动归类较为模糊,可结合实际情况计入或不计入为虚拟UP主活动。

出道/自我介绍

出道是虚拟UP主与其他拥有虚拟形象(也可能有较为完整的人设)的视频作者或主播较为明显的区别,即公开宣布自己的虚拟UP主身份。

自我介绍一般被认为是虚拟UP主开始活动的标志。可以以发布视频或进行初次直播的方式进行。在自我介绍中,虚拟UP主一般会介绍自己的形象、人物设定,并初步展示其声音、文案、语言能力、主持水平等实力。新的观众在初步了解一位虚拟UP主时也常常从自我介绍开始。

粉丝量达成

通常指YouTube和Bilibili平台在达成一定阶段订阅量获得的创作者奖励[注 4],也可以指自行树立的粉丝量目标达成。虚拟UP主可能会因此发布纪念视频或进行纪念直播。随着粉丝量目标的不断突破,可以见证一个虚拟UP主的成长历程。

中之人替换

处于活动中的虚拟UP主(一般是非个人势)的现任中之人因各种原因辞退中之人职务,可重新招募新中之人。有些运营方会同时对虚拟UP主进行形象更换或修改,该形象通常被称之为“N代目”形象。

未出道/已死亡

未出道是暂处于出道预备期的虚拟UP主因其中之人或其运营出现变故而终止准备,其设定、频道账号、动态等可能会被官方抹除,而从未正式开始活动。

已死亡指虚拟UP主因其中之人逝世而被迫终止活动,并由其合作运营公布其终止活动消息。其遗留信息、账号等处理方式不定。如果不更换中之人,则虚拟UP主已死亡状态等同于已毕业状态。

毕业

毕业指虚拟UP主由于各种原因引退、停止虚拟UP主活动。一般以发布毕业声明的文字、视频或直播为标志。也有一些虚拟UP主可能声明毕业后以其它身份继续活跃。

观众

观众群体特征

虚拟UP主观众与御宅族ACG次文化爱好者的重合度较高。观众中男性占多数,职业大多为在校学生和企业职工,年龄大多处于16至25岁,大多来自日本和中国,少数来自美国、韩国、印度尼西亚等其他国家和地区。在中国主要以广东、浙江、江苏等省份分布最多。观众平均拥有较高学历,思想比较开放和国际化,拥有较高的网络娱乐活动需求和消费驱动力。

粉丝行为

关注

平台用户可通过订阅虚拟UP主官方频道,以便及时收到动态或直播情况等信息推送,该行为可增加虚拟UP主粉丝量,粉丝量通常对虚拟UP主非常重要。

打赏行为

指平台用户通过购买平台产品,如发布SC(亦称醒目留言)、赠送虚拟礼物、加入频道会员 (英语:Channel Member) 等方式进行虚拟消费,虚拟UP主会因此收获一定的收益。收益的比例由平台决定。

应援行为

粉丝可通过一些企业官方公开的收货地址,来向其旗下的虚拟UP主寄送礼物。由于居住地属于个人隐私,个人势虚拟UP主通常不接收礼物。

  • 通常而言,事务所会规定限制的礼物类型[15][16],常见的禁止寄送礼物包括:
    1. 高价值品
    2. 二手商品
    3. 现金和代金券
    4. 生鲜产品(包括需冷藏冷冻的物品)、活物
    5. 食品和饮品
    6. 日用化学品
    7. 存储设备(如U盘,CD等)
    8. 体积过大的礼物(通常以一人可以搬运作为标准)
    9. 内衣(含内裤
    10. 易燃、易爆、带腐蚀性物体、有毒物品及国家明令禁止运输的物品
  • 除此之外官方亦会检查收到的礼物,且可能视情况拒绝接收礼物。[注 5]拒绝接收的礼物视事务所规定将寄回或废弃处理。
  • 礼物的限制类型通常很多,但是可靠的网络商城购买并直接邮递至事务所的产品可能接受。且粉丝依然相当热衷并能「颇有创造性地」寄出符合规定的有趣礼物,例如钥匙串挂饰、文具、挂毯等等。
二次创作

指以虚拟UP主的形象、声音、特征等为基础的非官方创意制作,但要注意二次创作过程中所使用的素材涉及的版权及题材敏感问题。

关于虚拟UP主的二次创作作品可分为以下几种:

  • MMD:使用官方公开或民间自制的以虚拟UP主形象为基础的模型,制作歌舞、小短剧等视频。
  • 剪辑:对虚拟UP主的直播进行私人录播后制作趣味合集。
  • 鬼畜:以虚拟UP主声音为基础的音MAD作品或是以声音、形象素材(接头霸王)重新剪辑制作视频等。
  • 游戏:以虚拟UP主的形象、人际关系为基础的非企业游戏制作。
  • 手书:以虚拟UP主形象为基础的手绘动画。

粉丝文化

主条目:虚拟UP主/梗

搬运工/字幕组

参见:搬运工字幕组汉化组
民间搬运

其性质与专注于轻小说、游戏、番剧等其他外语作品的民间汉化字幕组相同,属于专注于外语的个人或小团体的虚拟UP主发布的视频或直播的私人录播翻译、制作字幕的爱好群体或个人,拥有Blibili单独搬运账号,也可用该单独账号进行转播和帮助粉丝与虚拟UP主互动以及翻译社交媒体动态等。可分为已授权搬运组和无授权搬运组(海盗搬运),区别方式为是否经过原作者同意并授权搬运和翻译,但实质都属于非官方。也有一些个人或群体尝试将Bilibili上的虚拟UP主作品翻译成外语并搬运至国外平台,但未形成规模。

官方(化)字幕组

官方字幕组为虚拟UP主官方自行组建字幕组官方账号运营,官方化字幕组为民间搬运组受到官方授权许可并使用原有搬运号参与官方运营(如多数hololive成员在Bilibili的账号),或者两者可同时存在并共同运营(如一些彩虹社成员在Bilibili的账号),也有的将原搬运号完全转交给官方运营(如绊爱的Bilibili账号)。官方化后的原组成员名义上已属于官方运营的一部分,但通常并没有任何相关收益或收益甚微。与其他外语作品不同的是,字幕组参与官方运营这一行为几乎只发生在虚拟UP主群体中。

历史

主条目:虚拟UP主/历史
截至2020年1月,世界上曾出现过的虚拟YouTuber超过10000名[17]

虚拟UP主以虚拟YouTuber的概念由绊爱于2016年12月提出[2],经过数年的发展,目前世界范围内曾出现过的虚拟UP主已有上万名,直播活动的综合人气逐渐超越视频作品,并形成了虚拟UP主事务所及成熟的运营模式,各方举办了多次虚拟UP主活动,极大扩展了跨国、跨平台活动,成为以中日互联网为主要范围、以YouTubeBilibili为主要平台的网络文化热点之一。

2011年以前,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导致的计算机图形、网络流媒体等相关技术得到普及,网络社群的形成,以及日本偶像文化、虚拟偶像文化、网络直播等亚文化的兴起,奠定了虚拟UP主产生的技术和文化基础。

2011年至2016年11月,动作捕捉技术得到普及,以虚拟形象作为知识产权(IP)或自身形象的代替以及跨媒体的概念进一步发展,出现了一些使用虚拟形象开展活动的个人或企划,并使其概念和运营模式得到进一步探索和推广。YouTube和Bilibili作为用户原创内容(UGC)模式的视频平台快速发展。2015年以后中国对日本国家印象逐渐回暖,为虚拟UP主的出现做好了技术和文化上的准备。

2016年12月至2018年1月,绊爱开创了虚拟YouTuber的概念,随后在YouTube上形成了四天王为绝对优势的局面,并开始形成话题,同时在Bilibili虚拟UP主也开始出现。视频投稿为活动的主要形式。

2018年2月至2018年10月,虚拟UP主文化迅速发展并成为网络文化热点,YouTube上的数量在10个月内从小于50名扩展至5000名以上,综合订阅数和播放量等指标快速增长,出现以直播为主要活动的虚拟YouTuber,出现虚拟YouTuber事务所和以事务所为背景的运营模式。在此时间段内先后形成的业内知名事务所和组织有彩虹社ENTUM.LIVEhololiveUnlimited等。

2018年11月至今,虚拟UP主文化稳步发展,数量增速趋于理性,偶有新星爆发。直播逐渐成为主要的活动形式。日本虚拟YouTuber事务所成规模地扩展海外业务,Bilibili官方与一些日本虚拟YouTuber事务所开展运营和技术合作,扩大虚拟UP主企业和个人代理业务,并积极推广虚拟UP主,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争议事件,一些虚拟UP主和事务所停止活动。2020年1月24日以来,由于新冠疫情爆发,群众响应官方号召减少外出活动,导致观众对网络娱乐消费需求上升,促进了虚拟UP主行业快速发展。

相关产业

影响

2019年 niconico 流行语大赏相关推特[18]

中国

  • B站
    • 专门在直播分区中增设了虚拟主播区
    • 参与筹办了诸如《唱吧!中日友好春节直播》、《冰火歌会》等活动
    • 和日本的COVER会社、Ichikara会社的旗下的虚拟主播企划进行了合作。并合作推出了hololive china和VirtuaReal企划。
    • 哔哩哔哩第一季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陈睿表示:【虚拟主播的增长非常强劲,该季度有超过来自全世界的6000虚拟主播在B站开播,观看的观众人数接近6000万[19]。】
  • CCTV
    • 旗下CCTV新科动漫频道于2019年推出了官方的虚拟UP主——新科娘
    • 2019年7月10日Siva小虾鱼参加了CCTV《机智过人》第三季的录制。作为虚拟主播,向朱广权老师和韩雪老师提问。央视新闻的微博直播间直播了录制过程。

日本

  • niconico流行语大赏
    • 2018排行榜中,“虚拟YouTuber”排名第一。在前100中有11个vtuber相关词汇
    • 2019排行榜中,“NIJISANJI”排名第一,虚拟YouTuber降到了18名,前100中有13个vtuber相关词汇
  • 红白歌会

NHK推出了特别节目「NHK虚拟红白歌合战」于2020年1月1日开始播放[20]

报道与研究

媒体报道

《VTIQ》是日本的虚拟YouTuber专门杂志,第五期封面人物为花谱[21]

英国广播公司 (BBC) Worklife在2018年10月的报道中以绊爱和Ami Yamato等为例,介绍了作为新视频主播形式的虚拟YouTuber。文章认为,虚拟YouTuber“将会永远改变我们与人互动的方式”、“这是一场对未来有重大影响的运动——它可能改变品牌营销产品的方式,以及我们与技术进行的互动方式。它甚至可以让我们永远活着。”[22]。2018年12月,BBC Entertainment & Arts 将日本的虚拟YouTuber与其他日本亚文化和Instagram上的虚拟博主等相对比,认为“无论虚拟YouTuber……将成为互联网的一部分,还是仅成为短暂的潮流而淡出,至少现在围绕现实的界线正继续变得模糊。”[23]

韩国中央日报英文版于2019年3月发表的文章认为,虚拟YouTuber的“这些实验不仅推动了内容创作的边界,而且提出了关于在未来内容将如何生产和消费的基本问题。”[24]

华尔街日报于2019年8月发表的文章称,“VTuber是日本悠久的漫画和动画传统的一种演变,为漫画书和电视屏幕上早先描绘的那种人物提供了实时互动。下一步可能是人工智能,让VTuber们在没有任何后台人类帮助的情况下唱歌、跳舞和恶作剧。”[25]

彭博社于2019年9月发表的文章认为,虚拟YouTuber“将流行文化与日益增强的互动性相结合的潜在技术和公式——以及由此带来的可信度——是普遍的。”[26]

除此以外,连线杂志意大利版[27]、南德意志报[28]、日本时报[29]等国际知名媒体对虚拟YouTuber有相关报道。

角川书店旗下的Comptiq杂志开设了虚拟YouTuber专门杂志VTIQ[30]。CGWORLD[31]、Eureka[32]、Febri[33]等日本知名杂志也有多次关于虚拟YouTuber的专题报道。

学术研究

关于虚拟UP主传播过程模式的研究[34]

自称“虚拟经济学家”的虚拟YouTuber千莉推出了3本电子著作,对虚拟YouTuber的内容本质、未来展望、商业活动等方面进行了考察和分析。书中认为,虚拟YouTuber作为与VR和5G等技术结合的新一代动画产业,面向日本国内和海外推广,对日本社会有深刻意义,有望成为日本令和时代的新文化产业中心。[35]

广西大学研究生谭莹以虚拟UP主小希为例,研究了其作为典型的以视频为主要活动模式的虚拟UP主的传播关系的建构。[34]

印度尼西亚学者以绊爱为例,研究了印度尼西亚的观众观看虚拟YouTuber作品的动机和意义。[36]

典型代表

虚拟YouTuber

虚拟YouTuber四天王

66718490 p0.png

公认的虚拟YouTuber四天王是对YouTube频道订阅数最早突破10万人的五人绊爱Mirai Akari辉夜月电脑少女SiroNekomasu的统称。其中绊爱由于频道订阅数最早突破100万而视作高于其他四人的存在。由于top5的原因又被称为“常任理事国”。 四天王有五个是常识

最早,虚拟YouTuber四天王代表的是YouTube上订阅量最高的5名虚拟YouTuber。而自猫宮ひなた订阅数超越Nekomasu后,业界对虚拟YouTuber四天王的定义有过一定的争论。现在广泛被认可的说法是:现在公认的虚拟YouTuber四天王对虚拟YouTuber业界影响最大,虚拟YouTuber四天王以及五人的名号应作为对其所作贡献的肯定而保留。

VTuber四天王,左起分别是:Nekomasu电脑少女Siro绊爱Mirai Akari辉夜月

活动开始的时间最早,也是订阅数最高的虚拟YouTuber。有A.I.Channel和A.I.Games两个频道,其主频道A.I.Channel是最早突破100万订阅量的频道。自称是天才智能的超级人工AI,但是由于经常干各种智减活动,被网友称为人工智障。偶尔会出席漫展等线下活动。

其频道Mirai Akari Project由2014年活动的频道アニメ娘エイレーン改制而来。是四大天王中最土豪的一个。

在四天王中活动开始时间最晚,但订阅数上升最快的。四大天王中最蛇精病的一个。目前和SACRA MUSIC公司签约,成为首位虚拟youtuber歌手。

活动开始时间较早的虚拟YouTuber,四大天王中游戏玩得最好的一个。

四大天王中唯一一个以大叔声音出道的。个人vtuber,引领了vtuber平民化的潮流。

彩虹社

日本いちから公司旗下的虚拟主播企划,Vtuber界第一大箱(人数上)

由于重度浸泡网络次文化,在生放送杂谈中能很自然的给观众御宅族亲切感。加上鬼才一般的思路,让她经常讲出惊人之语造就源源不绝的梗和话题性,并持续在粉丝创作中延伸。

公式站的介绍中是“有一点天然”实际上是“完全的天然”。
表情相当的丰富。只是嘴总是张开的。傻气十足的孩子,曾在学力测试中不负众望地拿到最后一位。

hololive

本是COVER株式会社制作的虚拟YouTuber捕捉app,后来发展成一个虚拟YouTuber企划。偶像生草企划

是货真价实的清楚少女。经常因为不懂评论中的次文化梗而感到困扰,这也成为了她的萌点之一。其性格在不失高中生元气清纯的同时又有着像邻家大姐姐妈妈一样温柔善良的包容力。Yagoo最后的降压药

可爱清楚美少女,其实有时也有着腹黑的一面。是狐狸!才不是猫!awsl在v圈流行的主要推动者之一。

来自异世界的龙族,母语似乎是英语,相比起日语,对英语更为擅长。有着每日早安可可的定番节目。

.LIVE

其他人气较高的虚拟YouTuber

请编辑者不要在此栏大量添加,最好可以根据油管目前排名添加!

除虚拟YouTuber四天王以外,猫宫 ひなた艾琳一家、藤崎由爱富士葵等亦有较高人气。

FPS游戏有职业水平的虚拟YouTuber。两周内就获得了超10万订阅,实质上订阅量已超越Nekomasu成为虚拟YouTuber第五。

早在2014年就开始在YouTube投稿的被粉丝追认的虚拟YouTuber,声音为独特的电子合成音。有着高超的剪辑技巧和无尽的脑洞,同时发掘并培养了萌实Yomemi萌惠等多名虚拟YouTuber。

bilibili上高人气的虚拟YouTuber

虚拟YouTuber在YouTube上的人气数据对比

主条目:虚拟UP主/人气对比

关于VTuber在YouTube上的人气,可参见: https://virtual-youtuber.userlocal.jp/document/ranking

关于Bilibili虚拟主播在B站的人气,可参见: https://vtuber.magictea.cc/rank

虚拟bilibili UP主

亦有单独(或在其它平台已停止活动)在bilibili上出道并展开虚拟UP主活动的虚拟形象,可简称为VUP。

根据中国移动通信公司咪咕(中国移动)与日本通信公司NTT DOCOMO共同打造次元偶像组合项目企划而推出的网络直播动画角色。从时间上来看应该是中国国内最早的虚拟UP主,由于定位为直播动画和线下歌手偶像,所以并没有展开大量的与观众互动的活动。

中国国内最早一批的虚拟UP主。主要成员有小希小桃。其在B站上的频道“虚拟次元计划”。[37]

注释

  1. 1.0 1.1 Virtual Liver和Virtual Idol属于和制英语,其中Virtual Liver在英语中是指医学上肝脏的虚拟仿真建模,而Virtual Idol作为虚拟偶像的含义则被英语世界接受。
  2. 彩虹社提出的是“Virtual Liver”这一概念,而中文中“虚拟主播”这一概念出现时间比彩虹社早。
  3. 本章节所有列举到的设备、软件等等排名均不分先后。
  4. YouTube和Bilibili在达到10万、100万等粉丝时都会向作者寄出实体礼物奖牌。YouTube创作者奖的奖牌又俗称“金/银播放按钮”或“金/银盾”,Bilibili创作者奖的奖牌又俗称“金色/银色小电视”。
  5. 举例而言,hololive 拒绝接受填充毛绒玩具和抱枕作为礼物;彩虹社接受礼物的时期,拒绝接受含有需要拆开检查的金属制品的礼物,以及各种证明书例如结婚申请书

参考文献

  1. 【合计1000人】2018年バーチャルYouTuberたちのチャンネル登录者数をアイコンで表现する动画. YouTube. アイコン動画館_IconVideos. 2019-02-03 (日本語). 
  2. 2.0 2.1 2.2 2.3 2.4 绊爱. 【自己紹介】はじめまして!キズナアイですლ(´ڡ`ლ) [【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绊(kizuna)爱(ai)ლ(´ڡ`ლ)]. YouTube. A.I.Channel. 2016-12-01 (日本語). 
  3. 3.0 3.1 3.2 虚拟次元计划. 【小希】国内首位虚拟UP主的初次见面!. Bilibili. 虚拟次元计划. 2017-08-12 (中文). 
  4. Ami Yamato. First Vlog. Trying this out.... YouTube. Ami Yamato. 2011-06-13 (English). 
  5. 月之美兔. 月ノ美兔 - YouTube. YouTube. 月ノ美兎. 2018-02-01 (日本語). 起立!気をつけ!こんにちは、アプリ「にじさんじ」所属の公式バーチャルライバー、月ノ美兎です。 
  6. 艾琳. Boku no Pico - REVIEW by JAPANESE OTAKU. YouTube. 夏実萌恵 - Natsumi Moe. 2014-07-05 (日本語及English). 
  7. 22/7. TOKYO MXにて最速放送『22/7 #计算中 アニメ最终回&シーズン2开始…. Twitter. 2020-03-27 (日本語). 
  8. 神乐七奈. 【B站限定10.31】是怪盗不是平板空母!【人体炼成+产房歌王】. Bilibili. 神乐七奈Official. 2019-11-14 (中文及日本語). 
  9. 绊爱. LIVE配信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Twitter. @aichan_nel. 2020-04-24 (日本語). 
  10. CCTV新科动漫. 官方声明. Bilibili. CCTV新科动漫. 2019-11-15 (中文). 
  11. 魔女公司. 企划介绍与招募. Bilibili. 魔女公司. 2020-02-18 (中文). 
    三垣四象社. 中之人招募公告. Bilibili. 三垣四象社. 2020-04-02 (中文). 
  12. 猫宫日向. バーチャルYoutuber『猫宫ひなた』PUBGをやるよ!【#0X】. YouTube. ひなたチャンネル (Hinata Channel). 2018-02-22 (日本語). 
    猫宫日向. 玩PUBG哦!!!. Bilibili. 猫宫日向Official. 2018-02-23 (中文(中国大陆)‎). 
  13. 星街彗星. 【#星街すいせい3D】全编ライブ!歌って踊る姿を见てください!✨【ホロライブ / 星街すいせい】. YouTube. Suisei Channel. 2020-03-01 (日本語). 
    星街彗星. 【星街彗星3D披露会】全程LIVE!. Bilibili. 星街彗星Official. 2020-03-02 (中文(中国大陆)‎). 
  14. VIRTUALSAN-LOOKING. TVアニメ「バーチャルさんはみている」公式サイト. DWANGO Co., Ltd. Lide, Inc. 2019-04-04 (日本語). 
  15. hololive 的礼物相关规定:
    お問い合わせ [联系方式]. ホロライブプロダクション公式サイト.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17) (日本語). 
    hololive 官方. 关于向hololive production旗下日本VTuber赠送礼物时的注意事项. bilibili. 2019-12-06 [引用时间: 2020-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10) (中文(中国大陆)‎). 
  16. 彩虹社礼物赠送相关规定(已废弃)Contact. にじさんじ 公式サイト. 2020-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31). 
  17. 株式会社ユーザーローカル. バーチャルYouTuber、本日1万人を突破(ユーザーローカル调べ). 2020-01-15 (日本語). 
  18. ふくめん秘书. 「#ネット流行语100 VTuber关连ワード 去年と今年を比较すると、2019年は……」. Twitter. 2019-12-15. 
  19. B站高管解读财报:虚拟主播业务增长非常强劲
  20. 参赛名单
  21. コンプティーク2020年1月号增刊 Vティーク VOL.5. 角川书店. 2019-12-26. ASIN B081WP9WL2 (日本語). 
  22. Bryan Lufkin. The virtual vloggers taking over YouTube. BBC Worklife. 2018-10-03 (English). From Japanese anime characters to Barbie, virtual YouTubers talk and act just like people — and they could change the way we all interact forever.……It's a movement that has big implications for the future – it could change how brands market their products and how we interact with technology. It could even let us live forever. 
  23. Thomas McMullan. Talking horses and perfect faces: The rise of virtual celebrities. BBC News. 2018-12-14 (English). At a time when facial recognition technology is becoming ever more accessible, it has never been so easy to inhabit a fiction. Whether virtual YouTubers and Instagrammers become part of the internet's make-up, or fade as a short-lived fashion, for now the lines around reality continue to blur. 
  24. YOON SO-YEON. Virtual vloggers press record. Korea JoongAng Daily. 2019-03-10 (English). ...the experiments are not only pushing the boundaries of content creation, but posing fundamental questions about how content will be produced and consumed in the future. 
  25. Suryatapa Bhattacharya, River Davis. Japan’s Digital Pop Stars Blur Line Between Virtual and Reality.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2019-08-20 (English). VTubers are an evolution in Japan’s long tradition of manga and anime, giving real-time interactivity to the sort of characters earlier depicted in comic books and on television screens. The next step could b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to allow the VTubers to sing, dance and be mischievous without any backstage human help. 
  26. Pavel Alpeyev, Yuki Furukawa. How Virtual Streamers Became Japan’s Biggest YouTube Attraction. Bloomberg. 2019-09-18 (English). The VTuber phenomenon has so far been almost exclusively Japanese, however its underlying technology and formula of combining popular culture with increased interactivity -- and thus believability -- are universal. 
  27. Gabriele Porro. Chi sono i Vtuber, i creator virtuali di Youtube che spopolano in Giappone. Wired. 2019-08-27 (italiano). 
  28. Michael Moorstedt. Burnout-resistent. Süddeutsche Zeitung. 2019-12-15 (Deutsch). 
  29. KAZUAKI NAGATA. Japan's latest big thing: 'virtual YouTubers'. The Japan Times. 2018-07-17 (English). 
  30. Vティーク. Twitter (日本語). バーチャルユーチューバー・バーチャルタレント専門情報誌「Vティーク」編集部の公式アカウントです。 
  31. CGWORLD Vol.237(2018年5月号). CGWORLD. 2018-04-10. ASIN B07C8ZQCNJ (日本語). 
  32. ユリイカ 2018年7月号 特集 バーチャルYouTuber. 青土社. 2018-06-27. ASIN B07DZ6DLSM. ISBN 978-4791703517 (日本語). 
  33. Febri(フェブリ) Vol.50 [卷头グラビア]キズナアイ. 一迅社. 2018-08-20. ASIN B07F53B9HY (日本語). 
  34. 34.0 34.1 谭莹. 互联网时代国内虚拟UP主“小希”的传播关系建构研究. 广西大学. 2019-06-16 (中文). 
  35. バーチャルエコノミスト千莉. アニメ2.0: VTuberが日本を救う. 2019-04-08. ASIN B07QH1V6TF (日本語). バーチャルエコノミスト千莉. マニア必见!VTuber究极の解说本!行动经济学でバーチャルYouTuberの本质を分析. 2019-07-17. ASIN B07VBCCWZC (日本語). バーチャルエコノミスト千莉. マニア必见!VTuber究极の解说本!Ver.2 行动经济学でバーチャルYouTuberの本质を分析. 2020-05-06. ASIN B08881FB5H (日本語). 
  36. Dwiana Rachmadewi Puspitaningrum, Arie Prasetio. Fenomena “Virtual Youtuber” Kizuna Ai di Kalangan Penggemar Budaya Populer Jepang di Indonesia. MediaTor. 2019-12, 12 (2): 128–140. ISSN 1411-5883. doi:10.29313/mediator.v12i2.4758 (Bahasa Indonesia). 
  37. 此频道为虚研社旗下

外部链接


维基百科
提示你

维基数据
提示你
百科网站
数据统计网站
新闻网站
评论分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