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娘百科衷心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关于共享站分类体系的提案关于讨论区管理方针的提案正在讨论中,欢迎参与!
  • 你好~!欢迎来到萌娘百科!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点这里加入萌娘百科!
  • 欢迎具有翻译能力的同学~有意者请点→Category:需要翻译的条目
  • 如果您在萌娘百科上发现某些内容错误/空缺,请勇于修正/添加!编辑萌娘百科其实很容易!
  • 觉得萌娘百科有趣的话,请推荐给朋友哦~
  • 萌娘百科群119170500欢迎加入,加入时请写明【萌娘百科+自己的ID】~
  • 萌娘百科Discord群组已经建立,请点此加入!

女神异闻录3

萌娘百科,万物皆可萌的百科全书!转载请标注来源页面的网页链接,并声明引自萌娘百科。内容不可商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女神异闻录3
女神异闻录3
PlayStation 2 JP - Persona 3.jpg
FES
PlayStation 2 JP - Persona 3 FES.jpg
Portable
PlayStation Portable JP - Persona 3 Portable.jpg
原名 ペルソナ3
常用译名 Persona 3
类型 JRPG、Galgame
平台 PlayStation2(无印、FES)
PlayStation Portable(Portable)
PlayStation4(Dancing Moon Night)
分级
CERO:CERO-B.svg - 12岁以上
ESRB:ESRB 2013 Mature.svg - 成熟
PEGI:PEGI 12.svg - 12岁以上
GSRR:GSRR PG 12 logo.svg - 辅12级
开发 Atlus
发行 Atlus
总监 桥野桂
制作人 桥野桂
美工 副岛成记
音乐 目黑将司
模式 单人
发行时间 2006年7月13日(无印)
2007年4月19日(FES)
2009年11月1日(Portable)
2018年5月20日(月夜热舞)
相关作品 正统续作:女神异闻录4女神异闻录5
外传:女神异闻录Q女神异闻录Q2
Memento Mori.

《女神异闻录3》Persona 3,简称P3)是Atlus开发的JRPG游戏系列《女神异闻录》的第四部正统续作,也是被称为“新Persona系列”的第一部作品。除了原版外,归属于该序列的游戏作品还有资料包性质的《女神异闻录3 FES》PERSONA3 FES,简称P3F)、PSP上的加料劣化移植版《女神异闻录3便携版》PERSONA3 Portable,简称P3P)、以及10年后的衍生音游女神异闻录3 月夜热舞PERSONA3: Dancing Moon Night,简称P3D)。

简介

深夜0点,一日与一日的夹缝中的、被隐藏的时间。其名为“影时间”。在这个普通人无法涉足的时刻,街道被异样的寂静所包围,足以使误入其中的人感到毛骨悚然。而这段时间在街上游荡的,则是被称为“Shadow”的,十分异样的怪物。

在某一个满月之夜,午夜过后,“Shadow”们突然袭击了主人公一行。而在主角一行被逼到走投无路的时候,突然,潜藏于他们心底的力量被激发了出来……

在无印发售一年后发售的加强版PERSONA3 FES(简称P3F)中,共有两个章节:一个为p3本篇“Episode Yourself”(美版为The Journey),剧情上保留了无印版的全部内容;另一个是P3F特有剧情——后日谈性质的“Episode Aegis”(美版为The Answer),可操纵曾为队友之一的Aegis,在不断重复的3月31日中探索本篇中留下的伏笔。然而不知为何,在P3P中,Aegis章节被砍掉了…

Cast

S.E.E.S众(包括男女主人公)

(按剧场版出场顺序排列,P3F、P3P独占角色另起一段)
男主角(结城理)石田彰劳模石头身兼一役
岳羽由佳莉油咖喱丰口惠美
伊织顺平鸟海浩辅
桐条美鹤田中理惠
真田明彦绿川光
山岸风花能登麻美子
荒垣真次郎中井和哉
Aegis坂本真绫
天田干绪方惠美
虎狼丸:???一只不会说人话的狗要什么声优
望月绫时石田彰劳模石头身兼二役


几月修司:堀秀行
友近健二:野岛健儿
森山夏纪:种崎敦美
小田桐秀利:三浦祥朗
鸟海浩子:小松由佳
隆也:神奈延年
仁:小野坂昌也
千鸟:泽城美雪
桐条武治:增谷康纪
岳羽泳一郎:山本兼平
大桥舞子:折笠富美子
柏木典子:生天目仁美
田中社长大骗子岛田敏
宫本一志:私市淳
伏见千寻:前田爱
西胁结子:佐藤聪美
齐川菊乃:浅野真澄


法洛斯:石田彰劳模石头身兼三役
伊丽莎白泽城美雪
伊戈尔田之中勇
Nyx石田彰劳模石头身兼四役


Metis其实也是Aegis斋藤千和
女主角井上麻里奈
迪奥多诹访部顺一

Music

PLOT

わたしがわたしとしてここに居る、その目的がやっと分かりました。後はただ、その目的と、あなたの決断が、同じ方を向いているのかどうか……それだけです。
我作为“我”站在此处的目的我终于明白了。剩下的仅仅是要看我这个目的和你的决断是否朝着同一个方向……仅此而已。
——艾吉斯,12月30日夜
Radiation warning symbol.svg
以下为全篇剧情梗概,可以帮助你快速了(jù)解(tòu)全部故事,请斟酌。

Episode Yourself

故事发生在2009年,开始于在其父母因事故死亡十年后,转学回到辰巳人工岛的、带着耳机的音乐达人——主人公。他在报道之日姗姗来迟、在半夜才来到岩户台宿舍[注 1]。一个自称法洛斯 (Pharos) 的神秘男孩向主人公介绍自己,并让他签下契约成为魔法少女

主人公很快被月光馆学园的“特别课外活动部” (S.E.E.S,全称Specialized Extracurricular Execution Squad) 拉入伙。S.E.E.S外表上是一个休闲的学生社团,但随后他很快见识到了影时间 (Dark Hour) 的奥秘。影时间是一个常人毫不知晓的特殊时刻,只有少数具有“潜能”的人能进入影时间,而大多数人在这个时刻会变化为“棺材”的形态。在影时间中活跃的特殊生物“暗影”会攻击此时活动的人,被击倒后就会变成“无气力症” (Apathy Syndrome) 的患者,浑浑噩噩、堪比植物人,失去“活下去”的念头。

S.E.E.S通过人格面具进行战斗。主人公具有“不羁之力”可以召唤多个人格面具。在梦境中常常来到天鹅绒房间,在这里伊戈尔为主人公提供帮助,指引主人公创造和强化人格面具。伊戈尔还鼓励主人公与身边的人们建立羁绊,这被称为社群 (Communication/Social Link),在社交中与他人建立的羁绊将在战斗中转化为力量。其实是Galgame的常规设定辣

籍由人格面具的力量,数月里S.E.E.S主要在探索一座神秘的塔——塔耳塔洛斯 (Tartarus),这座塔位于月光馆学园原址,只在影时间时拔地而起。他们还必须击败每一个满月时分出现的大暗影,防止这些暗影破坏建筑、袭击人们。大家认为,杀死所有十二个暗影就可以破坏影时间。S.E.E.S召唤人格面具的方式是用特质的手枪——“召唤器” (Evoker) 对自己的太阳穴开枪。应该是气枪,在自杀中感受到死亡的体验,从而激发人格面具的力量。总之要能“感受到死亡”是召唤人格面具的先决条件。以月光馆学园理事长几月修司为核心的S.E.E.S的成员还包括:桐条美鹤真田明彦岳羽由佳莉伊织顺平[注 2]山岸风花[注 3]

在影时间期间还会遇到一个专门捣乱的反派邪教组织——斯特雷加 (Strega),成员是神贵隆也白户阵吉野千鸟。也是人格面具使用者,使用自残的方式召唤人格面具,还发明了抑制人格面具暴走的精神药物。

经过几次满月行动之后,美鹤被由佳莉逼迫,向S.E.E.S的大家透露塔耳塔洛斯和影时间的起源。十年前,美鹤的祖父创立桐条集团,建立研究所收容暗影,尝试利用暗影的强大力量。但是实验发生了爆炸事故,逃脱的暗影汇聚组合成十二只更大的暗影,对应十二大秘仪。顾问几月修司告诉他们,如果他们击败了全部十二只阴影大秘仪,那么塔耳塔洛斯和影时间将会永远消失。

在各种机缘巧合下,游戏中期,S.E.E.S加入了更多的成员:天田干虎狼丸荒垣真次郎[注 4]艾吉斯 (Aegis)[注 5]

在十月的满月行动中(10月4日),荒垣真次郎准时在天田干的母亲遇害的地点与天田干会面。两年前,荒垣在执行S.E.E.S任务时人格面具暴走,意外杀害了天田的母亲。因此,荒垣淡出S.E.E.S,并开始服用人格面具抑制药物。天田将他视为其母亲的杀人犯,出于报仇的目的加入S.E.E.S。荒垣无意劝阻天田复仇,但警告天田干,如果天田继续这样下去,可能会变成像他一样的结局。神贵隆也华丽登场,向天田透漏,荒垣服用的抑制药物的副作用就是会慢慢地要了他的命,所以即使不被天田杀死,也很快会小命不保。天田崩溃,神贵隆也趁机拿起左轮手枪,发动枪械攻击把荒垣打得剩下1 HP,质问S.E.E.S如今的导航是谁。天田说导航是他自己。神贵就把天田也打成1 HP。结果荒垣跳出来接子弹,遗言让天田对自己好一点,让明彦来帮忙照顾天田,然后凭借他的最后力量站了起来,距离S.E.E.S几步之遥,说“本来应该就是这样”后倒下。不要停下来啊最后的牺牲赢得了天田干的尊重,并坚定了真田明彦的决心。置办了荒垣的葬礼;S.E.E.S陷入情绪的低谷,众人更加团结在一起。

11月3日,S.E.E.S与神贵隆也白户阵战斗,反派两人从月光桥上跳下自杀。击败了最后一个暗影大秘仪“倒悬者”。但是,在11月4日的庆功宴上,S.E.E.S意识到影时间仍然存在。几月修司真相暴露:通过消灭大暗影,倪克斯 (Nyx) 的一部分被释放回归本体,如今十二部分融合,倪克斯将降临,从而世界将走到尽头。这也是桐条集团十年前的真正目的,但那次实验室爆炸中倪克斯过早被放出(这也是影时间和塔耳塔洛斯的由来)。机器人艾吉斯与倪克斯战斗,迫于无法完全击败它,被冲击四散的倪克斯身体的大部分分散到各地、形成阴影大秘仪;最后一小部分被艾吉斯封印在现场一个小男孩的身体中。这个小男孩就是主人公。主人公的父母也在这场核平的对决中被波及而丧生。

几月修司向艾吉斯发出指令,抓住S.E.E.S众人,将他们绑在塔顶的几个十字架上,作为发动倪克斯降临的祭品。美鹤的父亲桐条武治及时赶到,并被几月修司射杀。几月命令艾吉斯杀死S.E.E.S众,艾吉斯违抗并释放了他们。几月修司害怕而向后退,跌下塔顶[注 6]。回到宿舍之后,法洛斯现身与主人公告别。

距离击败最后大暗影一周后的11月9日,神秘转学生望月绫时现身。艾吉斯对绫时有说不出原因的警觉,觉得绫时很危险。

11月22日,风花在塔耳塔洛斯外面发现斯特雷加成员吉野千鸟。此前千鸟与伊织顺平已经处于类似于恋爱的关系,所以此时顺平首当其中靠近千鸟。千鸟与S.E.E.S开始战斗。没死透的神贵隆也白户阵到场,说千鸟被这些冥顽不化之人糟蹋了。神贵隆也一枪干掉了顺平没有人格面具扛伤害,所以一枪毙命。千鸟用自己的全部HP、SP发动人格面具技能,以自己生命为代价,复活了顺平。顺平的人格面具赫耳墨斯(Hermes)与千鸟的美狄亚(Medea)融合,觉醒人格面具特里斯墨吉斯忒斯(Trismegistus),但这时候神贵隆也、白户阵已经溜了。

12月2日,望月绫时和艾吉斯在月光桥对峙。艾吉斯在战斗中被绫时狂虐,因此本月中也不再是可操作角色。S.E.E.S赶到,绫时自称是十二暗影大秘仪融合而诞生的倪克斯的“宣告者”,大家能看到绫时就说明倪克斯的必然降临,而这将会是世界的末日。法洛斯表示,和主人公的相处,赋予了他类似人的外表和情感,所以他愿意为主人公提供了新的选择:如果杀死绫时,与影时间相关的记忆将被抹除,大家将像普通学生一样生活,直到倪克斯的到来;而如果他们不在12月31日之前杀死他,倪克斯将会降临,带来世界的毁灭。绫时说,十年前,他在月光桥上被艾吉斯击败,因而在一个孩子(主人公)的身体中寄宿,直至命运把主人公带回到辰巳人工岛、并推动大暗影的融合。

12月30日夜,艾吉斯归队S.E.E.S,成为可操作角色。

> 宿舍的休闲区,与大家分别很久后终于回来的艾吉斯被同伴们围住……

艾吉斯:「我刚刚回来了。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伊织顺平:「呀~太好了。毕竟整整1个月啊,担心死了啊真的。」

山岸风花:「我也是,心想着要是有个万一就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艾吉斯:「因为我是机械……所以就算完全损坏也能重新制造。就算一切都没有了,也留有“艾吉斯”这个规格……」

岳羽由佳莉:「真是的……不要那样说自己啊……」

桐条美鹤:「虽然被告知完全修复还需要一周,但我勉强要求他们加快了速度。……因为明天是“最后一天”啊。」

艾吉斯:「真的……给你们添麻烦了,十分抱歉。美鹤来过实验室那边。那天晚上的事我听说了……各方面似乎都很严峻呢……理……你还好吗?……话说,不可能好吧。在这种状况下……」

结城理:「不,我挺好的。」

艾吉斯:「真的吗?那样的话我就稍微安心些了。10年前的那天……我,对你…… ……」

结城理:「你做的是正确的事。」

艾吉斯:「但是……我……要是我没做那种事的话,就不会让你……有这么痛苦的经历了……绫时君说过的事……对他提出的选项要如何回答……你已经决定好了吗……?」

结城理:「决定好了。」

艾吉斯:「……我有个请求。明天……绫时君来了的话……将他……将他的性命……!大家今后只会一直痛苦下去什么的我无法忍受!如果是如此痛苦的记忆的话,希望你能选择将其消去……!就算那样做会……就算那样做会……将至今为止的回忆……还有我的事……忘记……」

岳羽由佳莉:「等等……艾吉斯?刚一回来就说什么啊!」

伊织顺平:「真是啊!不像是艾吉斯啊,说那种话……」

艾吉斯:「……」

桐条美鹤:「怎么了……艾吉斯。」

艾吉斯:「我……是为了什么回到这里来的呢……从 暗影手下守护各位,是我被赋予的使命。但是,我清楚地知道了这是以我无法获胜的事。我……为什么在这里呢……明明不管如何想念各位也连泪水都无法流下……!」

山岸风花:「艾吉斯……」

艾吉斯:「为什么明白是无用功还要去战斗!?为什么将仅有一条的性命使用在只会痛苦的战斗上!?这种豁出性命的事……我完全不理解……!」

真田明彦:「没打算豁出去。因为没打算那样……所以想看到未来。……是吧?」

天田干:「是的。」

艾吉斯:「我不理解。没有”生命”的我,对那种事……」

伊织顺平:「哈哈……那个和生命不生命的没关系啊。」

艾吉斯:「我,是被命令从暗影手下守护人类的机械。但是,以我的力量无法完成那命令……现在的自己是为了什么站在这里呢,我不明白……但是,谁都……不回答我……」

伊织顺平:「那是当然的啊。因为活着与死去这些事不是由别人来告诉给你的。不管是谁都很难决定啊。因为没有皆大欢喜这个选项啊。但是,只要活着,就必须要做出某种选择……所以,看着同样在频恼着、努力着的家伙就会想要帮一把啊。因为那份心情,我们才总算能得以前进啊。哈哈,虽然说得毫无条理,但大概……就是这样。」

艾吉斯:「就是这样,吗……」

山岸风花:「看到艾吉斯一个人倒下的时候,我……痛切地感受到了……这次,我想守护你……忘记艾吉斯什么的,绝对做不到啊……」

艾吉斯:「风花……」

桐条美鹤:「目的什么的谁都会迷失的。但迷失了的话,再找就好了。找不到的话,改变目的就好了。将寻找作为目的就好了。虽然说不出什么伟大的话,但在这一年间……我感觉稍微有些明白了。活着,就是改变。然后作出决定的,永远是自己。」

艾吉斯:「我也……能改变吗。」

桐条美鹤:「已经改变很多了啊。……自己没察觉到吗?你这样说起话来仿佛就是真正的“人类”啊。」

艾吉斯:「……被赋予我的目的现在我明白了……我……是被命令“活下去”的机械。下命令的是……我自己。就算恐惧也试着“活下去”吧……因为,这是我与我之间的约定……虽然不明白方法……但那也大概是活着……吧。」

天田干:「是的……一定是。」

虎狼丸:「汪!」

> 充满决意的心让艾吉斯唤醒了自己新的力量……艾吉斯的人格面具“雅典娜神像(Palladion)”觉醒为了“雅典娜(Athena)”!

艾吉斯:「能让我也作为大家的同伴加入进去吗……」

伊织顺平:「那是当然的吧?真是的,从之前开始就是了啊……」

艾吉斯:「……谢谢!我,不论今后发生什么,都会和各位在一起。不论发生什么都会……!」

岳羽由佳莉:「嗯!」

12月31日夜,望月绫时来访,等待主人公的抉择。

> 如同约定的那样,绫时终于来了…… ……终于必须做出决断了。

望月绫时:「噢……好久不见了呢……再过一会儿就到0时了……是我们约定好的时间了。过了0时的话,我就会失去这个姿态,成为你们无法碰触的存在。答案……已经得出来了吗……?」

> 同伴们一语不发……

望月绫时:「我到他的房间里等到0时为止吧。要是决定好怎么办,希望能过来找我。」

山岸风花:「绫时君……」

望月绫时:「对了……必须告诉你们才行。不必因为对“杀死我”这件事的抵触而做出违心的选择。之前也说过,我不管怎样都是会消失的。我完全没有对“死”的抵触。无需抱有奇怪的同情心哦。」

伊织顺平:「……」

望月绫时:「那……我等着……」

> 绫时出去了……

桐条美鹤:「答案……决定好了吧。」

结城理:「……」

桐条美鹤:「哎……不用说出口也行。听听大家的想法吧。」

真田明彦:「不必多问。」

岳羽由佳莉:「当然,决定好了。」

伊织顺平:「没下定决心的话,就不会到这儿来了哦。」

山岸风花:「我也没问题。」

天田干:「我也已经毫无迷惘了。」

虎狼丸:「汪!」

艾吉斯:「我也……自己决定好了。」

桐条美鹤:「心情都是一样的啊。」

真田明彦:「那么……拜托了啊。……可以吧。」

> 自己的房间……绫时站在房间角落……

望月绫时:「嗨。和上次在这房间里像这样两个人谈话……已经隔了几个月呢?当然,那时候既不是这种样子,名字也不同呢。大家……似乎打算让我活下去呢。他们想要将性命赌在毫无胜算的战斗中……但是,现在在这里的是你。我再说一遍哦。杀掉我的话,塔耳塔洛斯和影时间,还有你们战斗的记忆便会消失。你们从明天开始,会作为普普通通的高中生醒来。然后可以一无所知地、毫无痛苦地度过灭亡的瞬间到来之前的时间。但是让我活下去的话,你们就会一直为无可逃避的死而恐惧直至迎来那一天。“倪克斯”绝对无法打倒……战斗什么的是做无用功。……你在迷惘吗?还是说,已经找到答案了呢?」

> ……这是极其重要的选择……必须慎重选择才行……

Bad Ending:杀死绫时,舍弃记忆。

望月绫时:「是吗……你理解我了呢。我认为永远积极向上是很棒的活法。但是,即便如此也不代表除此之外的活法就是错误的。到底哪条道路通往幸福,这是谁都看不到的。能与你相遇……我很高兴哦。这种心情,大概……就被称为“幸福”吧。至今为止,真的谢谢你……」(枪声)

> 那一瞬间……一切都停止了。仿佛就像用橡皮擦掉笔记一样,不论是视野还是思维都渐渐消失…… ……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身处于平稳的日常生活中了。平稳的城市……平稳的高中生活……然后……季节流转……

接下来的故事

> 3月3日朝,月光馆学园高中,校门前……

伊织顺平:「哟!今天明明很冷,你却也没翘课,到学校来了啊。佩服,佩服。话说,已经过了一年了啊……来年开始就是三年级了吧?高中也还剩一年就要结束了吗……今后会有啥有意思的事吗?」

结城理:「谁知道。」

伊织顺平:「哦~是那样吗。但是,总觉得差点儿意思啊。尤其是看着现在的三年级前辈啊……该说他们是姑且先光顾着学习吗,至少看着不觉得有趣啊。真的好吗,我们也那个样子。总觉得像是忘了点儿什么啊……」

少女:「……」

伊织顺平:「哎呀,那孩子……是不是在看这边?话说,不觉得有点儿可爱吗!?那样的女孩这学校里之前有吗?」

岳羽由佳莉:「在说什么啊你。她是和咱们一个宿舍的女孩吧?」

伊织顺平:「真的!?是这样来着!?呃……她的名字是……?」

岳羽由佳莉:「那个……倒还不知道。」

伊织顺平:「什么啊,结果还是不知道嘛。话说宿舍啊,因为学年更替弄得乱七八糟的,人员出入什么的最近都搞不明白啊。啊,话说你们听说了吗?真田前辈说是马上就要搬出去了。拳击部的真田前辈。知道吧?」

岳羽由佳莉:「虽然几乎没和他说过话呢。毕业生当然会搬出去了吧。桐条前辈也已经开始收拾了呢。」

伊织顺平:「桐条是……哦,学生会长吗。她是住在咱宿舍的啊。」

岳羽由佳莉:「……不过,怎么回事呢,那孩子。我说!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看着这边?有什么事?」

少女:「啊,不……没什么。」

伊织顺平:「总觉得……她是不是有点儿在钻牛角尖的感觉?……诶,难道说,她是对我或者是你有意思!?」

岳羽由佳莉:「哈哈,不可能呢。」

伊织顺平:「……真是一如既往呢,你那种吐槽一点儿都不可爱啊……」

> 3月5日上午,月光馆学园,大讲堂……

主持的老师:「接下来,毕业生致答辞。毕业生代表,D班,桐条美鹤同学。」

桐条美鹤:「好的。在学园度过的最后一年,对我来说是承担了重要职责的一年。在完成了学生会长的职责之际,我想到1年前在这讲坛上,曾与各位这样说过。因为未来的时间是有限的,所以不能逃避。仔细一想,给了我思考此事机会的或许是命运。我想可能也有人知道,我去年经历了父亲因病亡故的试炼……说实话,失去了父亲……我自己也差点儿失去了继续前进的自信。或许我太过相信光是一个人去“面对”是正确的。不可能所有人都那么坚强……不受人支持就无法站起来的时候也存在……自从失去父亲之后,很多人都给了我温暖的鼓励。我在此刻发觉大家教会了我被支持、被守护所带来的温暖。我,从今以后也希望在众多人的守护之中,走过有限的未来时光。与各位共同在这座学园中度过了高中阶段这件事对我们毕业生来说……是至高无上的宝物。这3年里,谢谢……大家了……」

伊织顺平:「……总觉着好像挺吃力的啊。我说,就算是那位会长同学,果然,还是会哭的吧?」

结城理:「因为她也是人啊。」

伊织顺平:「哎呀……果然没来啊……」

岳羽由佳莉:「喂,什么事啊?」

伊织顺平:「没啥,就是在想前几天在校门看见的孩子没在啊。还以为毕业典礼的话她应该会来呢……」

岳羽由佳莉:「啊~没来的似乎还有不少啊。我还以为像你这样的绝对不会来呢,真意外啊。」

伊织顺平:「是吗?话说,来年就轮到咱们了啊……总觉得令人焦急啊……由佳莉毕业后怎么打算?还是要升学?」

岳羽由佳莉:「嗯……说实话,还没决定啊。你呢?」

结城理:「没想过。」

岳羽由佳莉:「呵呵,这种事情本来就是那样的呢。刚才,会长哭了吧?因为我爸爸也去世了,我稍微能明白一点儿。但是就算对我说“未来的时间是有限的……”,我也不明白因此该要做什么呢……虽然道理是懂的……但它适合的是那些决定好了想做的事的人啊。」

伊织顺平:「哎,先不说想做的事……你就是好啊,真的。似乎和某人的关系也不错啊……」

岳羽由佳莉:「……怎么一回事?」

伊织顺平:「没什么啊,由佳莉。」

岳羽由佳莉:「……哦。……但是啊,就算不像那样勉强找出想做的事情也行啊……就算说不出未来会怎样,就算只活在当下也很丰富多彩吧。」

伊织顺平:「嗯?哎,虽然得想活得丰富多彩才行。」

岳羽由佳莉:「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人生的时间是用来寻找幸福的,那么光知道真相就并不是全部。拼命去奋斗也很累呢。当然,偶尔也有必须要干的时候啊。能接受的话就行了吧,最终来说。那样就不管怎样使用时间都好了啊。不把现在用来为将来做打算的人也不能说都是坏蛋、白痴吧?」

伊织顺平:「……是啊。刚才这番话说得相当不错啊。」

岳羽由佳莉:「因为我自己……没有那么强大呢。但是因为不强大,有时也会不安……虽然很复杂呢。总觉得,结果还是不太爽啊。」

伊织顺平:「像我这样的成天都会啊,感到不安什么的。就算思考也无计可施啦。这种时候就只有热闹起来忘掉它。」

岳羽由佳莉:「呵呵,真是你的风格。」

伊织顺平:「现在这个时代,就算不鼓足精神也能活下去啊。又不是我们搞成那样的啊。那么,悠哉悠哉地前进不也挺好?」

岳羽由佳莉:「那么,如果悠哉地走不下去了的话,要怎么办?」

伊织顺平:「那个就到那时再说吧。话说,就是为那种时候留着的啊。多余的精神之类的。我说,于是乎,咱们去卡拉OK吧?去那庆祝我们的前途啊!」

岳羽由佳莉:「那是毕业生的事吧。哎,我想想……要是你也来,我就同意哦。」

> ……由佳莉看着这边笑着。

伊织顺平:「搞啥啊,这差别。话说,你已经确定要来了吧。请你果汁啊,好吧?」

> 照这趋势似乎没法拒绝。一起去卡拉OK吗?

一起去。

(End.)

True Ending:不杀绫时,维持现状。

望月绫时:「我说的话……没有很好地传达出我的意思吗……到0时为止,还有一点儿时间呢。虽然本来不想让你看到的……但实在没办法。」

曾是绫时的存在:「看吧……我不是人类。我终究是为这个世界带来死的存在。不必对消灭我这件事抱有迟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与“倪克斯”对峙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对大家来说是幸福的……世界上有着“无可奈何之事”。你们对此并不了解。记忆什么的是个暖味的东西啊……就算欠缺了,那也立即会成为新的现实。现在,不应该将大家从痛苦中解救出来吗。……这是只有你能做出的选择哦。听好了……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再一次让我听下你的答案吧……」

不杀绫时,维持现状。

曾是绫时的存在:「…… ……」

望月绫时:「……我明白了啊。虽然很遗憾,但性命是属于你们自己的。……它的用法也是呢。我会遵从你们的选择哦。回到大家那里去吧。让我告诉你们……与“倪克斯”会面的方法……」

> 一回到休闲区,同伴们就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冲了过来……

伊织顺平:「哟。又见面了啊,绫时!」

望月绫时:「呼……虽然很遗憾……但这是你们的选择。」

岳羽由佳莉:「这是当然的吧。」

望月绫时:「当然吗……明明要阻止倪克斯是不可能的呢……」

桐条美鹤:「走多远算多远吧。一切都得从那里开始。」

真田明彦:「何况,说不可能的只有你啊。现阶段就算没有可能性也无所谓。」

望月绫时:「……我知道了。很快就到0时了。因为没时间我就简单说了。现在开始告诉你们与倪克斯见面的方法。地点是……“塔耳塔洛斯的顶层”。在约定之日,到达那个塔的顶层就可以了。」

岳羽由佳莉:「约定之日是……?」

望月绫时:「从明天开始数,正好1个月。2010年,1月31日。“倪克斯”将降临在塔耳塔洛斯……是世界终结之日。」

伊织顺平:「1个月……」

望月绫时:「所谓塔耳塔洛斯,是穿越黑暗夜空的巨大洞穴……引导倪克斯的“标记”……由于“宣告者”出现,倪克斯知道一切已准备就绪,便会降临在那里……然后,灭亡就将到访……」

真田明彦:「所以叫“灭亡之塔”吗。总之,到达顶层的话就能和倪克斯战斗了吧?」

望月绫时:「是吗……但是,这样可以吗。从今往后的日子,对于你们来说将成为与无尽绝望的战斗。之前我也说过,倪克斯绝对“无法打倒”。在亲自面对倪克斯之时,你们绝对会明白那是怎么一回事吧。你们将在那里认识到自己直以来是在企图与什么对抗。」

桐条美鹤:「……我们已经做好觉悟了啊。不用你说那么多遍。是1个月之后的1月31日吧。……我会记住的。」

望月绫时:「那么……我先走了哦。因为想和你们……在还是这个样貌的时候道别。」

山岸风花:「绫时君……」

伊织顺平:「……」

望月绫时:「艾吉斯……抱款。让你也留下十分痛苦的回忆了。」

艾吉斯:「我不会忘记的。与你曾是敌人,并且曾是朋友的事……」

岳羽由佳莉:「艾吉斯……」

望月绫时:「谢谢。能这样子见面,我想这就是最后一次了。但是我会……一直看着你们哦。那么……再见。……新年快乐。……是会这么说的吧,在年终之时。再见了。」

> 绫时出去了。

伊织顺平:「嘿……那家伙……」

桐条美鹤:「1个月后的1月31日吗……去吧,大家一起。」

> 与同伴一同做出了重大决断。强烈地感受到了与同伴们的羁绊……

吾即汝……汝即吾……汝,终于收获了真实的羁绊。此刻,“愚者”之力将为汝散开最后的门扉。吾等将孕育出“愚者”的究极之力的资格赐予汝……(【愚者】特别课外活动部社群MAX)

> 大家的目的现在合而为一了……羁绊让大家牢固地团结在一起,为完成使命而奋战……

吾即汝……汝即吾……汝,寻见了新的羁绊……汝孕育出“审判”型人格面具之时,吾等将赐予其更多力量的祝福……(【审判】倪克斯讨伐队社群开启)

> 很快新年便将到来……一个月后的1月31日。那一天,将能面对“倪克斯”。既然已经决定要战斗,到那天为止就必须要向着塔耳塔洛斯的顶层前进……这是大家自己决定的事。……充满无数回忆的2009年静静地结束了……

神贵隆也创建了一个以倪克斯的救赎为中心的宗教信仰,他本人则是该宗教的大祭司,白户阵负责在网络上散布谣言。神贵隆也以宗教的形式来操纵和控制那些内心脆弱、对死亡胆怯和恐慌的人。在报纸专访中,神贵隆也声称,世界处于动荡之中,已经几乎没有希望;“倪克斯”宏伟的存在是人类唯一的救赎。神贵隆也声称,他从倪克斯那里得到了庇佑,领会了倪克斯的伟大;还有一些“受到倪克斯庇佑的人”(指S.E.E.S)则将这种“庇佑”用于自己的自私。

整个1月份,辰巳人工岛居民的精神状况十分紧张。“无气力症”的患者无处不在。街道上到处都是涂鸦、碎纸和垃圾,无人打理。神贵隆也的追随者开始分发有关即将发生的世界末日和倪克斯的救赎的小册子。

2010年1月31日,S.E.E.S爬到塔耳塔洛斯的顶部,与倪克斯对决。半路上,神贵隆也白户阵在此守候,并被S.E.E.S击败。在塔顶上,S.E.E.S遇到了望月绫时,他现在的真实身份为倪克斯的化身。无论是否击败了它,这具化身仍然能够召唤倪克斯。月亮从中间裂开,露出奇特的装置,杀死地球上的人们。主人公利用从S.E.E.S和其他社群朋友那里获得的羁绊,创造了为倪克斯准备的“PS Almighty.png 伟大的封印 (Great Seal) [注 7],并为此付出了自己生命的代价。

岳羽由佳莉:「这里是……」

桐条美鹤:「由倪克斯的……不,“他”的力量产生的吗……?」

真田明彦:「山岸,那家伙没事吗!?战斗怎样了!?」

山岸风花:「在被光包围的时候,全部就都消失了……已经……什么反应都……」

天田干:「难道说,与这力量作为交换……」

伊织顺平:「在说什么啊!!不可能那样!好好找啊!只有那家伙什么的,那种事……」

山岸风花:「……」

伊织顺平:「骗人的吧……」

真田明彦:「唔……不管是哪个家伙都……!」

桐条美鹤:「明明我们也是抱着赌上性命的觉悟……不,是抱着舍弃性命的觉悟走到这里来的……!」

艾吉斯:「为何……我是如此的无力呢……?为何守护不了重要的人呢……!?我……明明是为此才来到这里的!!」

岳羽由佳莉:「你在的吧!我知道的啊!我绝对不相信你已经不在了!回答我啊!你听得到的吧——!」

艾吉斯:「我们在这里!!出声啊,拜托了!!」

> 大家在拼命寻找。

结城理:「没事的……」

艾吉斯:「……!?」

岳羽由佳莉:「……!?」

曾经听过的声音:「……不用担心哦。」

真田明彦:「那声音是……!?」

曾经听过的声音:「我将在这宇宙中再次回归沉睡。这次,你们能回到真正的日常生活中了哦。你们也是……“他”也是呢。」

岳羽由佳莉:「……!」

曾经听过的声音:「他……找寻到了“生命的答案”。虽然只是比你们早了一步……仅仅如此而已啊。」

艾吉斯:「生命的……答案……」

曾经听过的声音:「艾吉斯……就算是你也终将会找寻到的。你已经是无可替代的“生命”了。不论对谁来说都是呢……之后只要你自己察觉到就好了……察觉到羁绊的力量已经将你如何改变……」

艾吉斯:「羁绊的,力量……」

曾经听过的声音:「很快,影时间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论是谁,都会真正意义上走出这个时间。你们生命的日历还会继续下去。恭喜。奇迹……出现了。待到何时再会吧……」


岳羽由佳莉:「这里是……咦,塔耳塔洛斯的……入口前面?我们什么时候……咦,快看!!」

伊织顺平:「喂、喂,那个!塔耳塔洛斯在……」

桐条美鹤:「在崩塌,消失在了天空中……」

真田明彦:「……」


岳羽由佳莉:「这下子终于……真正地变回了原本的学校……」

桐条美鹤:「结束了啊……」

艾吉斯:「那……!那是……!!理……!!」

岳羽由佳莉:「回来了……」

山岸风花:「太好了啊……结城君……」

伊织顺平:「太慢了啊!太拖后腿了啊你!迟到什么的……真是……」

天田干:「还、还以为或许再也见不到你了……这可是让我稍微有点儿害怕了啊……」

真田明彦:「真是的。有为这种事就哭的家伙吗……」

天田干:「真田哥不也是……」

桐条美鹤:「这样子人终于……到齐了啊……」

虎狼丸:「汪!」

艾吉斯:「理……哎呀……我……」

> 在本应是机械的艾吉斯的脸颊上,有泪珠落下来……

艾吉斯:「怎么办,停不住……真、真奇怪呢……」

> 在同伴们温暖的迎接中,影时间结束了……这次它真正的……再也不会到来了吧……战斗……结束了。奇迹发生了……世界避免了灭亡。然后……城市也回到了平稳与普通的生活中。已经谁都不再记得天地异变之类的事了……然后……季节流转……

> 3月3日朝,月光馆学园高中,校门前……

伊织顺平:「哟!今天明明很冷,你却也没翘课,到学校来了啊。佩服,佩服。话说,已经过了一年了啊……来年开始就是三年级了吧?高中也还剩一年就要结束了吗……今后会有啥有意思的事吗?」

结城理:「有啊。」

伊织顺平:「哦~是那样吗。但是,总觉得差点儿意思啊。尤其是看着现在的三年级前辈啊……该说他们是姑且先光顾着学习吗,至少看着不觉得有趣啊。真的好吗,我们也那个样子。总觉得像是忘了点儿什么啊……」

艾吉斯:「……」

伊织顺平:「哎呀,那孩子……是不是在看这边?话说,不觉得有点儿可爱吗!?那样的女孩这学校里之前有吗?」

岳羽由佳莉:「在说什么啊你。她是和咱们一个宿舍的女孩吧?」

伊织顺平:「真的!?是这样来着!?呃……她的名字是……?」

岳羽由佳莉:「那个……倒还不知道。」

伊织顺平:「什么啊,结果还是不知道嘛。话说宿舍啊,因为学年更替弄得乱七八糟的,人员出入什么的最近都搞不明白啊。啊,话说你们听说了吗?真田前辈说是马上就要搬出去了。拳击部的真田前辈。知道吧?」

岳羽由佳莉:「虽然几乎没和他说过话呢。毕业生当然会搬出去了吧。桐条前辈也已经开始收拾了呢。」

伊织顺平:「桐条是……哦,学生会长吗。她是住在咱宿舍的啊。」

岳羽由佳莉:「……不过,怎么回事呢,那孩子。我说!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看着这边?有什么事?」

艾吉斯:「啊,不……没什么。」

伊织顺平:「总觉得……她是不是有点儿在钻牛角尖的感觉?……诶,难道说,她是对我或者是你有意思!?」

岳羽由佳莉:「哈哈,不可能呢。」

伊织顺平:「……真是一如既往呢,你那种吐槽一点儿都不可爱啊……」

伊织顺平:「那个……这么说来,由佳莉你……啊……抱歉,还是算了。」

岳羽由佳莉:「什么啊,话说到一半别擅自停下来啊。」

伊织顺平:「不,那个……咱们,是怎么关系好起来的?不,其实我也没啥深意,只是突然这么想啊……」

岳羽由佳莉:「虽然也没要特意搞好关系呢。偶然的吧?」

伊织顺平:「哈哈,这样的啊……」

岳羽由佳莉:「……但是,挺不可思议呢。虽然说不太好,但或许……稍微能懂的。虽然不太清楚,但总感觉有哪儿不太对劲啊……这么说来,刚才那孩子……」

(钟声)

伊织顺平:「糟糕!」

> 与往常一样的平稳日子在持续着……

> 3月5日朝,毕业典礼当日,在自己的房间……

艾吉斯的声音:「那个……我是艾吉斯。可以……开下门吗?」

艾吉斯:「太好了……又与你见面了……对不起,突然过来找你……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想和你说话……」

结城理:「没什么大不了的。」

艾吉斯:「我……想起来了。虽然大家似乎忘掉了,但我……又回想起来了……我们……那时候……」

结城理:「是啊。」

艾吉斯:「对不起,我这么……只是,全都想起来之后,总觉得……像那最后之战时一样,有种你要离开到远方的感觉……」

结城理:「……」

艾吉斯:「今天……是“毕业典礼的日子”……吧……对不起……典礼已经开始了呢……外面……天气非常好哦。记得吗?和大家约好的地方……先过去吧……到最能将回归平稳的这城市收揽眼底的地方去。」

> 3月5日上午, 此时,在月光馆学园高中,大讲堂……

作为在校生代表的女学生:「……终于离别之时即将到来。在最后,我们为能与前辈们相遇而衷心感到骄傲。衷心祝愿各位身体健康、学业事业顺利,我在此向各位道别。二〇一〇年,吉日。全体在校生。」

主持的老师:「接下来,毕业生致答辞。毕业生代表,D班,桐条美鹤同学。」

桐条美鹤:「好的。在学园度过的最后一年,对我来说是承担了重要职责的一年。在完成了学生会长的职责之际,我想到1年前在这讲坛上,曾与各位这样说过。因为未来的时间是有限的,所以不能逃避。仔细一想,给了我思考此事机会的或许是命运。我想可能也有人知道,我去年,经历了父亲……父亲……因病亡故的,试炼……因病……亡故……?」

男毕业生:「真稀奇啊。那个人居然会演讲时打磕巴啊。」

> 学生们喧闹起来……其中有几名学生倒吸一口气,站了起来……

真田明彦:「……!!我……我们……!」

岳羽由佳莉:「哎呀……我……有重要的事……」

山岸风花:「啊……我……我……」

伊织顺平:「对啊……想起来了!“约定”……!」

桐条美鹤:「想起来了……没错……我因父亲的死,曾一度连活下去的意义都失去了……但是现在不同了……我会继承父亲的遗志。不会逃避未来……必将奋斗向前。我不会再迷惘了!要说为何……!要说为何,那是因为我有着重要的同伴……」

真田明彦:「美鹤!」

山岸风花:「我们……!」

桐条美鹤:「我们还对彼此发誓,保证不论是怎样的未来都绝不逃避!」

> 美鹤这样喊完之后,从讲坛上飞奔到了同伴们身边……

岳羽由佳莉:「前辈……他和艾吉斯的事……!」

桐条美鹤:「嗯,我明白。走吧,各位……!」

> 此时,在高中部校舍,屋顶……明媚的阳光、和缓的轻风让躺倒的身体感到很舒服……艾吉斯紧挨着头坐着……

艾吉斯:「风很舒服呢……我……这样子体验“春天”,还是第一次。但是这个季节也快要逝去了呢……与你一同战斗……面对“世界的终结”……我……终于有点明白了。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所谓的“活着”,是怎么一回事呢……那大概……就是不逃避而认真思考……就是去面对“终结”……不论任何事物,都必将迎来终结……不论什么生命,终究会有消失之时……那一刻终究有一天会来到自己面前,只有曾经直视过这件事的人才一定能明白……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明白活着的证明到底是什么。那次在感到自己力量不足时,为什么会觉得不甘心……现在我也明白了。守护这件事……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是“被给予的使命”了。不知何时,那变为了我自己的愿望……在决心面对“灭亡”的时候,我清楚地明白了。当我想象出再也见不到你的情形后……我头一次明白了自己所期望的事。所以,我……决定了。我……从今以后也想一直守护你。想成为你的力量。虽然这种事肯定就算不是我也能做到……但是,无所谓的。要是为了这个,我一定从今以后也能“活”下去的……谢谢……」

结城理:「别哭了。」

艾吉斯:「是啊,真奇怪呢。难得明白了重要的事,却像这样……」

伊织顺平:「喂——!!」

> 从楼下传来了呼喊声……

艾吉斯:「大家……是啊……对我来说,有着结下了羁绊的人们存在……一定只要是普普通通的事就好了……想着要为重要之人做些什么……光是这样,人就能活下去呢……我也能“活”下去……为了守护你的话……」

> 艾吉斯温和地微笑着……春日的阳光柔和地照射下来……有些困了……

艾吉斯:「谢谢你……真的……你累了吧?……现在就慢慢休息吧……我会一直在这里的……」

> 许多脚步声与熟悉的声音向自己接近……

艾吉斯:「和大家也很快就能见面了……」

> 渐渐地犯困了…… ……闭上眼睛吗?

闭上眼睛。


艾吉斯:「放心吧,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守护着你。」

Episode Aegis

这里是《女神异闻录3 FES》的“Episode Aegis”部分,是在无印和便携版中都没有的新增内容。也属于标准时间线(真结局)的一部分。这部分内容包含对“Episode Yourself”(相当于无印或便携版男主线)的完整剧透。

“Episode Aegis”的故事发生在“Episode Yourself”结束几周后的2010年3月31日。开场动画中揭示,3月5日主人公在艾吉斯大腿上幸福地去世了。S.E.E.S推测他的死亡与他使用生命力击败倪克斯有关。学年结束,宿舍即将关闭。艾吉斯向大家表示,她接下来不会再上学。

艾吉斯获得了“不羁之力”

在宿舍关闭前最后的晚宴上,S.E.E.S众发现自己被困在宿舍中,并且3月31日这一天不断重演。后来,在宿舍地板上开了一个类似门的大洞,S.E.E.S被类似于艾吉斯的反阴影武器梅蒂丝 (Metis) 攻击。在与梅蒂丝战斗以保护她的朋友的过程中,艾吉斯的人格面具雅典娜(Athena)转变为俄耳甫斯(Orpheus),这也是主人公的初始人格面具,艾吉斯还获得了“不羁之力”。艾吉斯劝服了梅蒂丝。梅蒂丝说此举是为了帮助姐姐艾吉斯脱离时间轮回的困境。

在宿舍大洞之下是时间的夹缝 (時の狭間,Abyss of Time),是造成时间轮回的原因。“时间的夹缝”共有七个门,内部有多层迷宫,设计与塔耳塔洛斯类似,战斗就发生在在这些区域之中。在每个迷宫的顶层,S.E.E.S可以看到每个成员过去发生的一件事。连着观看好几件之后,揭示出每扇门上显示的事件就是该成员唤醒人格面具的情景。

在第七扇也就是最后一扇门的顶层,S.E.E.S与主人公的暗影形态战斗。击败它后,每个人都获得了一把钥匙。通过把钥匙拼凑起来,他们将能够结束时间轮回并离开宿舍。但是,梅蒂丝为S.E.E.S提供了一种替代方案:与其解锁宿舍的前门,他们还可以使用钥匙返回到1月31日,回到与倪克斯战斗、主人公去世之前。由佳莉想要这样选择、想要救下主人公,美鹤也支持她,而S.E.E.S的其他成员则认为这太危险了。

S.E.E.S再也无法就如何使用钥匙达成一致,决定通过内战来做出决定。艾吉斯、梅蒂丝和风花拥有全部八个钥匙,拼凑成了最终的钥匙。由佳莉试图从艾吉斯手中夺取钥匙,被梅蒂丝阻止。由佳莉承认自己陷于悲痛之中失去了理智。她在当时也曾做出诺言,但与艾吉斯不同,这个诺言是对她自己的。她许诺尝试将世界变成一个和平的世界,使人们停止对毁灭的渴望。但她承认,自己不能真的成为那样的人,现在除了再次见到主人公之外,她什么都不关心。S.E.E.S众安慰她。她最终决定尊重艾吉斯返回现实的决定。

他们在“时间的夹缝”中发现了新的第三扇门,通过这扇门S.E.E.S来到了主人公将倪克斯封印的那个瞬间。梅蒂丝解释说,主人公创造封印不是对倪克斯的(倪克斯本性并无善恶),而是要阻止人类召唤倪克斯、导致毁灭的重演。从活着的人们寻求死亡的意识中诞生的恶念的集合体,不断创造出一种叫做厄瑞玻斯 (Erebus) 的怪物,这个怪物试图破坏封印以召唤倪克斯。梅蒂丝暗示厄瑞玻斯与倪克斯的接触是造成毁灭的原因。S.E.E.S意识到,即使他们也曾有求死的欲望,因此如今希望与之作战。战后,美鹤指出,厄瑞玻斯未来还将重生,因为人类总是拥有着对死亡的渴望。

离开“时间的夹缝”、用最终钥匙打开宿舍前门后,梅蒂斯、艾吉斯和S.E.E.S众被召唤到天鹅绒房间,伊戈尔表示惊喜。梅蒂丝的真正身份是艾吉斯的一部分人格,因为对主人公的死感到烦恼,她不愿意再像人类一样生活,希望重新去做一台机械。但是在经历了“时间的夹缝”发生的种种事情之后,艾吉斯如今改变了主意,决定继续上学。

衍生动画

女神异闻录 圣洁之魂

《女神异闻录:圣洁之魂》(《Persona - trinity soul -》)是A1P草创期最重要的动画之一,于2008年1月5日开始放送。本作设定上是在P3十年后,然而由于与两年后的P4等正传的设定冲突,目前已经被官方归为黑历史。

Staff

原作:《女神异闻录3》(ATLUS)
监督:松本淳
主角色原案:副岛成纪(ATLUS)
系列构成:むとうやすゆき
角色设定:石井百合子
Persona设计:玄马宣彦
メカデザ设计:常木志伸
音乐:岩崎琢
美术监督:铃木路惠
美术设定:田村せいき、藤濑智康
色彩设计:中岛和子
CGI:古川贵之
摄影监督:石原浩二
编集:西山茂
制作: A-1 Pictures
制作: ペルソナ~トリニティ・ソウル~制作委员会

Cast

神乡慎:冈本信彦
神乡谅:子安武人
神乡洵:泽城美雪
茅野めぐみ:阿澄佳奈
榊叶拓朗:田坂秀树
守本叶鸣:中原麻衣
紫仓统马:浪川大辅
纪本祐史:飞田展男
濑能壮太郎:高城元气
橘花沙季:佐古真弓
二阶堂映子:小林沙苗
伊藤久仁雄:江川央生
楢崎智弘:川原庆久

女神异闻录3 剧场版

本系列一共4部,分别为《春生》(《Spring Of Birth》,2013年11月23日上映)、《仲夏骑士之梦》(《Midnight Knight's Dream》,2014年6月7日上映)、《秋降》(《Falling Down》,2015年4月4日上映)、《重生之冬》(《Winter Of Rebirth》,2016年1月23日上映)。除了《春生》为AIC制作外,剩下的三部均为A1制作。

Staff

原作:《女神异闻录3》(Atlus)
监督:

  • 秋田谷典昭(《春生》)
  • 田口智久(《仲夏骑士之梦》)
  • 元永庆太郎(《秋降》)
  • 田口智久(《重生之冬》)

脚本:熊谷 纯
角色原案:副岛成纪
人物设计:渡部圭祐
Persona设计:秋恭摩
美术监督:

  • 小滨俊裕(《春生》、《仲夏骑士之梦》)
  • 甲斐政俊(《秋降》)
  • 谷冈善王(《重生之冬》)

色彩设计:合田纱织
总作画监督:

  • 朝来昭子(《春生》、《仲夏骑士之梦》)
  • 石川智美、大冢八爱、山田裕子(《秋降》)

作画监督:草间英兴(《春生》、《仲夏骑士之梦》)
音乐:目黑将司、小林泽也
音响监督:饭田里树
编辑:樱井崇
动画制作:

Cast

见上文“Cast”章节

Music

余谈

  • 由于新Persona系列主角都是无口属性(官方说法是为了让玩家更好的代入到角色中),所以据说游戏里担当主角役的CV都是几乎可以躺着赚钱的才怪嘞!也不看看CV表里主角役的石头兼了多少角色(滑稽)至于为什么他们都是石头配嘛,是有原因的。见"死神",重度剧透。
动画版及衍生作里台词量巨大的点了一下踩
  • 因为担任伊戈尔声优的田之中勇已于2010年逝世,所以在4部剧场版(包括PERSONA4的两部动画)里,制作组为了保留原声原味节省经费选择将游戏的片段重新剪辑来作为配音片段。
以下内容涉及对《女神异闻录5》的剧透,请在打开前做好心理准备

所以在《女神异闻录5》里,伊戈尔的声优换成了津嘉山正种,原因有二:
其一、毕竟是正统作,总不能还拿剪辑的音效来糊弄过去吧?当然,其实最后还是把剪辑过的原声音效拿了出来,原因马上就讲
其二、设定上伊戈尔被圣杯打败并囚禁,所以雨宫莲见到的“伊戈尔”是假货,相当于是新角色的存在,新角色换新声优也是理所应当的吧?所以最后主角救出伊戈尔的时候制作组把剪辑过的音效放在了这里,既表明了“真物”的存在,也借此向过世的田之中勇致敬

  • 在P3P里可以见到上国中的P4角色天城雪子;相对的,P4的修学旅行就安排在P3的主场辰巳人工岛(且由P4A可知久慈川理世曾在酒吧里开演唱会,然而因为隐者BOSS在酒吧地下某房间吸取电力导致电力不稳定乃至断电而被迫中止)

时间永无停息。時は、待たない。
平等地将一切送往终焉。すべてを等しく、終わりへと運んでゆく。

未来的光辉有限,想要守护住它的人啊。限りある未来の輝きを、守らんとする者よ。

一年——1年間——
前往这段被给予的时间吧。その与えられた時を往くがいい。

相信自己的内心,己が心の信ずるまま、
即便是稀松平常的每天,也要坚定不移地向前迈进——緩やかなる日々にも、摇るぎなく進むのだ——

注释和外部链接

注释

  1. 在电影版中,明确是由于有人卧轨自杀导致地铁延误。
  2. 游戏开始后不久加入。
  3. 因校园霸凌被困在塔耳塔洛斯高处,被S.E.E.S救出后加入。
  4. 老队员,曾经淡出一段时间,如今归来。
  5. 专门应对暗影的战斗机器人,从实验室跑出来后加入S.E.E.S。
  6. 可能是故意自杀,也可能只是单纯忘记再往后退就掉下去了。
  7. 解放内在宇宙,封印死之母星倪克斯的力量。

外部链接